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楔子
    宋湘拭了下唇角,看着指间那抹殷红,喉头滚动了一下。
    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此外一切如常,就像以往任何一个早晨。
    她才二十三岁,身子向来很好,这么心惊的时刻,没有过。
    她把目光放在面前碗盘上,早上她只喝了一碗香蕈汤,吃了一小碗面,凭她的经验,东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然的话,一家人吃饭,为什么孩子们还能快活玩耍,偏生她却中了毒?但她的不适又的确是从早饭后开始的。
    当时她反胃想呕吐,陆瞻还皱眉看了她一眼。
    腹部剧痛推动着鲜血又溢出来些许。
    不害怕是假的。但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毒,是能一步到位的剧毒。
    她回想了一下,昨夜依旧是陆瞻入睡后,她四面巡视完才上的床。当时夜色宁静,月如银盘,各家各户都没有动静传来,床上陆瞻的睡容也仍然是眉头微蹙,身姿笔挺,一副头发丝里头都写着即使被迫只能睡上一张床,也要与她分清界限的模样。
    当时她还在心里暗哂,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这时候还说分清界线,不觉得虚伪么?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宋湘是个平时做针线,都能在心里默记绣出来一朵牡丹花大概用了多少针的人。贬来潭州这一年,她难免需要亲身做饭洗衣,碗盘橱柜但凡是她经手的,绝对不会随意。
    所以她不可能留下那条缝。
    当时她也疑心来着,但是想想难免马有失蹄,些许小事,检查完之后便并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想想,那毒便只可能下在碗上了。
    但她不过是毫无背景的乡野出身的皇孙妃,哦,如今连皇孙妃也不是了,他们已经成了庶人。在潭州这一年,她也只是以陆瞻的附属而存在,为什么会有人要下毒杀她呢?
    她拿起面前的碗,又放下来。
    看来他们是杀错人了。
    她出身乡野,甚至还是个丧父之女,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本是只机缘巧合变了凤凰的麻雀。
    而她的丈夫陆瞻,是当今皇帝的亲孙子,晋王府的世子。七年前她与陆瞻奉旨成婚,成婚当夜陆瞻就犯事被罚服役半年,后来回了京,又在一次围场狩猎惊到了圣驾,被当场问罪,合家贬为庶人,才发配到了潭州。
    总而言之,陆瞻的命是他们当中最有价值的这毫无疑问,其次是两个孩子。她是最可有可无的。毒下在碗上,孩子们还小,用的是小碗,他们一家四口,要排除掉孩子还是相对容易。剩下的的碗,不管是她还是陆瞻,总能蒙中一个——大约流着皇室血脉的陆瞻到底命要衿贵些,老天爷也保佑他,所以她便成了陆瞻的替死鬼。
    腹部传来的一阵胜过一阵的痛感在刺激她的神经,她咽了咽喉头,把那股腥甜强压下去。
    活是活不成了,孩子们还有祖父祖母,他们避开孩子下手,可见还是有所忌惮的,想来也是不敢,使她略可放心。
    她撑着身子挪到床前,软着膝盖跪地找出个瓷瓶,喂了一把药下去。
    药是一般的解毒药,救是肯定救不了她的,但能拖一时是一时吧,她至少还要见见陆瞻,她得把孩子们托付给他!也得让他知道知道,被他横竖看不上眼的她,最后总算也替他死了一回,他无论如何得护她的孩子们周全!
    “哟,陆娘子这是怎么了?”
    面前忽然响起油腻到让人作呕的声音。因为刺耳得过分,宋湘不消看,都知道是哪条道上来的野狗。
    她稳了稳气息抬头,顶着苍白的脸扯了扯唇角:“佟将军来找我们爷?”
    佟庆是潭州府的驻军将领,朝廷指派监视监管着他们一家的人之一。
    虽然免去牢狱之苦,在潭州辖内也有一定行动自由,但终究官府还是有监视监管之责的。隔三差五,他们这院子不是衙门的人来,就是屯营里的人来。
    “我不找他。我来找娘子。”佟庆涎着脸来扶她,“娘子大早上地怎么坐地上?来,我来扶你上床!”
    他手还没挨着宋湘,就听“啪”地一声之下,迎面一巴掌已猝不及防甩到了他脸上。
    这力道虽然比不上宋湘平时,却也成功在他肥硕左脸上留下个巴掌印。
    只是也耗去了许多精力,顺着甩巴掌出去的势,她歪了下去,顺势支肘在地上,却还是在扯着嘴角:“不瞒将军,我近日确是得了种怪病,旁的人只要挨着了我我就手发痒,非得甩他几巴掌才舒坦的病。多谢将军怜惜,怪我没早提醒,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佟庆垂涎她已久,此刻她无反抗之力,但也不能将死之时还要受他的侮辱。
    “贱人!”
    佟庆怒意裹身,腾地站起来,作势便要踹到她身上。
    宋湘两眼一眨未眨,斜支着身子的姿势,却莫名勾魂。
    佟庆望着这样的她,半路上硬生生地把脚收了回来。
    他眯着双眼蹲下,换了副面孔:“你死了这条心,从古至今被贬为庶人的皇子皇孙还能够被恢复身份的屈指可数,朝中几位皇子都人品才学上佳,也没有缺皇储这样的好事轮到他陆瞻,再者他犯的可是忤逆之罪,你这辈子是绝无可能再当上风光尊贵的皇孙妃的了。
    “我对你很有几分满意,你若肯从我,借着这山高皇帝远的,我接你上我府中做个姨娘,或者另置住所给你安身享福,倒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他换了面孔,宋湘也就换了心思。
    要说有机会下毒的,便数姓佟的他们这些隔三差五监管的人嫌疑最大。
    但听听佟庆方才这番说话,等着陆瞻再倒霉,再接盘占有她,心思简直已摆在明面上。但是如果他是凶手,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陆瞻的现状?而且如果陆瞻出了意外,他一定会直接说他活不成了,绝不会在此浪费口舌。
    那么,凶手不是他?
    ……不,眼下不是纠结凶手的时候,她得见到陆瞻,得跟他交代遗言!
    他还年轻,她这个已经相敬如“冰”七年,甚至是无法摆脱的原配终于死了,倘若他能活下去,那么将来再娶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她不当面嘱告他,逼他发誓,谁知道他会不会连她的孩子也一并撂到脑后呢?
    当然承诺和誓言都算不得什么,但那也好过什么都不说!
    她这七年随他浮浮沉沉,也算尽职尽责,如今已经因为他而丢了性命,无论如何,他保会她两个孩子是应该的!她要老天爷也替她看着!
    她又咽了咽喉头,缓声道:“将军若真有怜惜我的心思,倒不如先允我的下人去替我唤个大夫……”
    他们都是不能出城的,陆瞻肯定在城里,小县城地方也不大,只要家里仆从出现在街头寻医,他肯定会收到消息。收到消息他也肯定会回来的,夫妻七年,虽然不曾交心,但她知道,他这点良心还是有的。
    “娘子!娘子!”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就有人冲了进来。
    一个十八九岁婢女打扮的少女喘着气停在门下,激动的脸上布满着欣喜的光芒:“娘子,公子回京了!就在刚刚京城来了人,公子见过他们就随他们一道进京了!如今应已经出了城,他打发奴婢回来嘱告娘子,让娘子好生照顾着两位哥儿,切莫出差错!”
    宋湘倏然抬头:“……你再说一遍?”
    丫鬟仍处在兴奋之中,完全没察觉到她的异样:“奴婢说公子回京了,是王妃派人来接的——这是好事啊娘子!公子恢复身份有希望了!”
    宋湘望她半晌,蓦地扯了下嘴角。
    “所以也就是说,他撇下我们母子,一声不吭地独自回京奔他的前程去了,是么?”
    丫鬟愣住:“娘子……哎,娘子你怎么了?娘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