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02章 杀了他!
    “是我啊湘湘,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儿?”
    宋湘屏息望着他,迅速地调整视线看向周围。
    铁牛是她在鹤山村里的邻居,小时候就认识。
    而且这地方这么眼熟,可不就是她出嫁之前住过的村子?还有她所处之地竟然还是自家的菜园,眼下田野还没有完全转绿,旧年的枯草仍崛强地摇曳在春风里。
    她不是死在潭州吗?怎么回来的?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裙,长及腰际的发丝,又看向铁牛,一脸懵然的铁牛还穿着当年他最常穿的一件粗布衫子,手里拿着锄头,是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并不是后来她在街头遇见的已成了屠户的样子。
    静默片刻她突然站起来:“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在地里薅草,看到一匹快马疯了似的往这边冲过来,然后你被撞飞了,就赶紧过来了!”
    马……
    宋湘屏息片刻,双眼之中忽然迸射出精光,随后她攥着裙摆跌跌撞撞地奔向了后山!
    后山下是片草甸,因为树木挡了荫,没被开辟出来种庄稼,在时为寸土之争而大动干戈的乡下,平日村里的牛羊来这里吃草,宋湘从来不曾说过什么。
    但这个平日只有牛羊光顾的地方,此刻却趴倒着一个人!
    “就是他!”铁牛指着地上,语气里掩饰不住气愤,“湘湘,就是他撞了你!”
    宋湘脸色雪白,蹲下来把这人脸上的发丝拨开。十六七岁少年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浓眉高鼻,眼帘紧闭,长而密的睫毛弯成了两道墨弧,眉头不知为何而深皱着,看表象怎么也看不出来薄情寡义的样子——但毫无疑问这张脸她也是熟识的,这是陆瞻!
    她脑子里仿佛有什么炸响了,并且牵引着她的手迅速下滑,落在他脖颈上!
    看到了铁牛,能在这里看到陆瞻简直毫不意外。
    她被马撞晕倒在菜园子里的事也就发生过一回,那年陆瞻因为马匹失控而撞到了趴在瓜棚上摘瓜而被瓜苗绊住的她,重击之下她栽了下来。
    她记得清清楚楚,她被铁牛唤醒之后就发现了他,再后来就与铁牛一道把他扶进了就近的她家中。她不但救了他,给他喂汤喂水,还给他请了大夫,收留了他多日!
    在那七年里,她还跟他前后生育过两个孩子!
    但就是这个人,最后在她临死之前想跟他再交代几句也没有给机会!
    宋湘胸脯起伏,将手掌压上他的喉结。
    她的确不爱争强好胜,对身份地位也并没有什么野心,知道那婚姻是你不情我不愿,那七年哪怕是他从未对她有温和颜色,她也没有抱怨过,因为抱怨也不过是困缚自己而已。
    但这并不能说明她没有原则和底线!哪怕是捆绑的婚姻,只要没有办法摆脱,那就起码得做到相互尊重不是吗?
    但他没有!
    在她临死之前,他让她对他的最后一点笃信都化成了泡影!他要进京这样重要的事情,他是做了之后,才打发人来知会了她一句!
    谁说他有良心?
    他没有!
    宋湘眼里如藏了冰,手掌往下压。
    “这是什么?”
    正在翻查陆瞻身上四处的铁牛看到他腰间的玉,“这人穿得像个富家子弟,还挂着这么值钱的东西,这般无视王法在田间驰骋,多半是哪家纨绔!待我去禀知里正,先记他一笔账,再打听是哪里人,去衙门里告他一状再说!”
    神思回转,宋湘如同触到了开水,蓦地缩了手。
    她刚刚在干什么?杀人?
    宋湘再看了眼地上,咽了口唾液,抚着仍在颤抖的手站起来。
    是她犯魔怔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前世,能重新活过,难道还要为了他,再送掉这条性命么?
    她抚着额,紧闭起了双眼。
    “什么年代了,竟还敢这般无礼!”铁牛捋起了袖子,“你在这等着,我去找里正!”
    宋湘一伸手忽扯住他衣袖……
    朝廷有律法,无论是谁,田间纵马踩踏庄稼都是犯法的。
    但陆瞻是皇家的人,关键此番的确是马失控了——眼下连马都不见了就能说明事实。所以就是喊了里正过来,最后也还是拿捏不了他。
    关键是,喊了里正来,最后总得弄醒他,还得给他请大夫吧?这是她宋家的地,她又是目击者,她岂非又要卷进去?
    能活回来多么不容易,犯不着。
    不管她对潭州的一切还存着多少疑虑,那道赐婚圣旨都是悲剧的开始,如果不是踏入皇室,她是绝不会落到被莫名毒杀的下场的。
    以及当初那么多人说她配不上陆瞻,又指责她是陆瞻的扫把星的时候,可有谁想过若不是因为她心存善念救下他陆瞻,她完全不用过这样的日子?
    即便不死,她又凭什么要低声下气束手束脚过日子?
    她这一生与前世交割的最好办法,不是杀人泄愤,而是从这一刻起就不要认识他!不要跟他有任何接触!
    她松开紧握的双手,抬头道:“虽然是踩踏了庄稼,但看他身边连个扈从也没有,未必就是来作恶的。眼下他昏过去了,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闹出人命可麻烦了。不如你先提水把他泼醒,然后问问他来历再做说法?”
    铁牛深以为然:“我这就去舀水!”
    宋湘点头:“这里交给你,濂哥儿一个人在家里,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她再看了陆瞻片刻,就抬步跨出了菜园。
    ……
    “必须在天亮之前到达宜州!”
    随同晋王妃派来的人一道进京的陆瞻冒雨疾驰在北上的路上,宛如雨夜里的流星。在疾驰的中途他沉声朝后头的侍卫喊话。
    晋王妃给他的信里并没说发生了什么,但字短而语气凝重,来接陆瞻的人也是看着他长大的王妃多年的心腹,同样也没有告诉他内情。
    但是他们都让他必须在五日之内赶到京城、那样急迫急切的口吻,以及侍卫特意请他走出家门相会这样的谨慎行事,都让陆瞻极快意识到,一定是京城出了要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