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05章 熊孩子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这个道理宋湘懂。
    但事情发生得终究还是有些突然,即便缜密如她,眼下也仅能做出与陆瞻各走阳关道的决定,余下的根本来不及想。
    她突然就这么死了,而陆瞻又去了京城,那孩子们怎么办?凶手才下了毒,翌日一早陆瞻就进了京,这两件事又有没有联系?
    但陆瞻身边并不安全,是有人想害他,才最终导致她的死,这是肯定的。如果说成亲当晚陆瞻的犯错属于意外,那么围场失误也许也没那么简单……
    她再不了解陆瞻,同床共枕七年,也知道他素日禀性,他不是鲁莽之人。
    前世皇储未立,晋王是大热门人选,但也难保无人眼红。
    若不是有这层思虑,她就不会出事之后夜夜入睡前那般谨慎。
    虽然终于没能防得了暗箭,可到底会是哪些人,她心里隐隐约约也是有谱的。
    宋湘不免缓缓沉了一口气。
    她与他成亲七年,对他的事情完全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她也不知道。
    他们成亲之后,他都是我行我素,两个人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生儿子,是没有别的交集的,如今已隔着两世,他的事又与她何干?她想的是有点多了。
    “湘湘!”
    刚到家门口,隔壁家的陈五婶箭步走出来。
    宋家位于整个鹤山村的中间,距离菜园不是最近,也不是最远,是宋裕在时修建的一座三进院子,从前一家人也会偶尔来小住,也因此与乡邻们早就熟络。
    陈五婶只生了三个女儿,在婆家有点抬不起头,打从郑容这进士夫人带着孩子住到村里来,替她在婆母面前解过两回围之后,从此便跟他们家关系至为亲密了。
    宋湘从那样的前世出来,乍看到久违的乡邻也心生温暧:“五婶怎么了?”
    陈五婶呶嘴:“方才你二婶来过了。还拿狗子出气来着!”
    宋湘听到“二婶”,眉头已先动了动。
    前世的今日,她带着陆瞻回家时,二婶游氏的确是与女儿宋渝来过了。
    鹤山村虽离京城不远,但却属京南兴平县辖内。宋裕仅有一个弟弟,单名一个珉字,中了举后就在县衙里谋了个同知的差事。
    宋珉是幺子,受祖母喜爱,性子可不像要撑门户的宋裕稳重。娶了游氏后,两房关系开始一直不怎么亲密。
    游氏的父亲是县衙里的捕头,游氏觉得自己同样出生官户,是不比进士夫人的大嫂差到哪里去的。
    知道游氏是个爱闹腾的,宋湘平时懒得理会。但听到她拿狗出气,她还是不痛快。
    去年春天她去城里买针线,回来路上遇到了一条挡路的银环蛇,当时才四五个月大的狗子从草丛里跑出来把蛇给吠跑了。
    她见它脏兮兮的像是没主,就带了回来。养了段时日,竟很强壮漂亮,平时看家也很得力,不管她在地里劳作,还是进城采购,狗子都寸步不离。
    前世因为事急,没遇到陈五婶拦路报讯,进门后也就没留意她们欺负狗子的事,稀里糊涂就混了过去。
    但后来她腾出手来时,才发现院子里乱七八糟,不用猜也知道发生过什么。
    宋湘想了下,淡然道:“她也许久没来了,兴许是有事吧。”说完她低头从菜篮子里拿了把芫荽递给陈五婶:“方才采多了些,婶子拿回去给蓉姐姐拌菜,她爱吃这口。”
    陈五婶推辞了下,最后抵抗不住这抹碧绿鲜嫩,接了过来:“你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种菜倒很会把握天时!我们家那畦芫荽,如今才冒了个尖儿呢。哎,你五叔今儿进城了,回来要是割了肉,我便拿来包饺子,给你们送些!”
    宋湘笑应下来。
    “梨花,给我上!”
    刚到门下,就听屋里传来喝斥,紧接着狗子一阵狂吠,箭一般冲出来,半路上看到宋湘,四脚一顿,立时摇头摆尾地凑上来。
    “梨花!”
    宋湘摸了摸它的头,跨门进内。
    廊下堆着的柴禾后头探出个脑袋,随后一声“姐”,宋濂从后头爬出来,耷拉肩膀带着几分讨好来接她的篮子:“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游氏又回来了呢!”
    宋湘望着面前才八岁大,但浑身上下都透着机灵劲儿的小毛孩儿,先不去管他说什么,而是一把牵住了他的手:“吃饭没有?”又伸手拈去他衣衫上沾着的柴禾。
    宋濂小她七岁,前世在宋湘嫁去晋王府,他和母亲不想给她拖后腿还住村里,就也搬回了京城,另置了宅院。
    宋湘在王府受冷眼那阵子,原本正用心读书的宋濂招呼起他一帮小伙伴把奚落她的人偷偷给打了。
    后来虽然没有出事,但宋湘仍不想他再闯祸,他十岁那年,她就把他送去陕西外祖家了,此后姐弟再没见面。
    熊孩子受宠若惊:“没吃,你要给我做吗?”
    宋湘轻睨他一眼,挽着袖子走向厨房:“母亲呢?”
    “不是一大早进城去了吗?”
    宋湘想起来也是。又问:“二婶来做什么?”
    “不知道!”宋濂屁颠屁颠跟进来,拿了颗蒜头在手里抛着说:“但她来能有什么好事?肯定又是想算计咱们呗!”
    宋湘手顿了下,看了眼他才又继续择菜。
    没爹的孩子早当家,宋濂也比同龄孩子更懂事。
    当年祖母虽说疼幺子,但行事还是公允的。祖父亡故之后,祖母就主持分家,按规矩长房是占得份量多些,那是因为长子承担着赡养老母,以及传递家族香火之责。
    但婶娘游氏仍认为婆婆分家不公,叫嚣着婆婆偏心,还说往日待幺子的好都是虚情假意。宋裕已经考了进士,哪还缺家里这三十亩田地?家里这点祖产应该照顾他们二房,由他们继承才对。
    将门出身的母亲郑容岂是个好相与的,即便娘家远在山西,又岂能容你们明目张胆欺压到孤儿寡母头上?
    一个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的日子,游氏又来作妖,管家理财没啥本事、打架揍人是把好手的郑容,就撸起袖子把她给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