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10章 闺女,有你的八卦!
    “伤着哪儿了?为什么这么不小心?”
    晋王妃坐下来,带着责备地看着他的伤势。
    陆瞻瞪退围过来的侍女,掀开外袍,露出里面血迹面积明显小很多的中衣:“我无妨,让母亲担心了。”
    晋王妃顿住。
    陆瞻把外袍掩上:“我只是摔伤了腰肋和腿脚,是三哥误会了而已。”说完他又灵活地活动了一下胳膊。
    回头太医来了,总会禀知他们真相,陆瞻从来就没想瞒着他。
    晋王妃面色稍缓,连忙查看他的腿:“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瞻只能说:“马匹在城郊出了点意外。没什么要紧的。”
    “好好的马怎么会出意外?”晋王妃抬头:“你们的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有专人饲养,再说你身边还有那么多扈从,这都能摔伤,简直闻所未闻。”
    这话自然夸张了些,但陆瞻何尝不这么想?只不过这事一来他心里有数就好,要是让王妃深究,势必大动干戈,于他心中计划不利。
    二来说到这些便又涉及宋湘。前世晋王请旨赐婚的时候母妃虽然是极力反对过的,但是她向来也恩怨分明,若是知道伤了宋湘,她指不定会跟晋王提出让他去宋家赔礼。
    总之这件事他自己来处理就好了,绝不能让家里再掺和。
    想到这里他便又趁王妃没注意,跟重华使了个眼色。
    重华是打小跟着陆瞻的,素有默契,当下就出门去寻延昭宫的掌事宦官魏春拿钱去买宅子买铺子。
    “禀王妃,太医到宫门下了。”
    门外太监碎步前来禀报。
    晋王妃起身:“让侧妃他们都先回去,世子这里要静养。”
    太监下去了,陆瞻又问她:“怎么不见周贻?”
    王妃端水喂给他:“你外祖父有点不舒服,我打发他和噙夏去杨家了。”
    陆瞻哦了一声,把水接过来,自己喝。
    晋王妃是大学士杨朝的长女,杨家从前代起就是朝廷的重臣,当年太祖定国,为了拉拢这些能臣世家,一直琢磨着跟杨家联姻,那年正好得知时为皇孙的晋王与杨家大小姐一见倾心,太祖便允了这门婚事。
    不过印象里王妃鲜少归宁,比如这次,杨朝生病,身为女儿的晋王妃都只是打发人回去。
    要说她是内眷身不由己,那可小看她了,晋王府虽说有侧妃有侍妾,但王妃可是有着重臣千金的身份,她就是进宫,皇帝也会对这个儿媳妇和颜悦色,再凭着她的魄力,这晋王府可是没有人能挡得着她去哪儿的。
    一会儿太医进来,晋王妃只留下近身的几个人,其余的便打发了出去。对外仍说陆瞻伤得严重。精明如王妃,显然也是多留了个心眼儿。
    陆瞻细想起来前世她这样的举动多了去了,可惜的是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
    宋湘撵走了陆瞻,心里还有些不忿,但为这么个人浪费心思也不值得,骨头斩完了也就罢了。
    倒是游氏的到来提醒了她,终究手里的三十亩田地还在被人惦记,就是不知她眼下打着什么算盘?
    午饭做了个蛋炒饭,用骨汤氽了几片白菜,桶里正好有前几日水由里捞上来的田螺,想起在潭州时学到的当地菜,便掐了些韭菜藿香,加点辣椒碎进去炒了香辣螺片。
    宋濂扒了三大碗饭。又就着骨头汤解辣,喝了整两碗。还问她哪学的新菜?宋湘随口推说是看书学的,就打发他去读书了。
    回房她翻出家里的账薄。
    村里没谁家像他们这样还记账,但宋湘幼时是学着管过家的人,有记账的习惯。
    账本上是熟悉的她的笔记,除去三十亩地,他们家名下还有眼下住着的这座三进院子,以及京城的祖宅。
    再之后便是现银十两,存在钱庄里的三百五十两存银。
    这点家业对于她这种当过皇孙妃的人来说自然不算多,但是对他们和二房而言,光是银子就抵得上好几年的嚼用,游氏能放得下心才怪。
    就是不知道她这回又起的什么名目?
    看来她得抽个时间去二房看看。
    想到这一世不用应付王府,不用背负那道赐婚圣旨,余生都显得自在起来,心下又一阵松快。
    她起身走到窗前,院墙下两树开得正盛的两树杏花像两团硕大的雪球,墙角一排石头垒成的花圃里,凤仙花也发出了密密的嫩芽。
    迟些或可以在墙根下种上两株葡萄,沿着院墙搭出院门去,到结果的时候,村里的小孩子路过便会被吸引过来。
    父亲在时曾给村里人们提供过许多帮助,加之他们姐弟又都读了书,在大伙眼里便都是格外受尊敬的存在,各家小孩子都被家里叮嘱着不能冒犯,来村里这三年,宋濂连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结交上,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还有母亲……
    “湘姐儿湘姐儿!”
    正赏着景,院门被推开,打外边飞快进来个身段玲珑的少妇,飞扬的眉眼与灵活的体态掩去了她已然年过三旬的事实,长年习武也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充满活力。
    这股活力宋湘可熟悉的很,每当村口的地痞被打,或者村尾那个总是抢了她们放在水渠捕鳝的笠子的恶妇被人骂,母亲总会是这样一副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姿态。
    果然,看到窗户里站着的宋湘,郑容立马冲了过来,胳膊肘撑在窗台上,神秘兮兮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么?”
    宋湘目光在她脸上停落良久,才也支颐回应她:“有人看上你了?”
    “不是!”郑容摆手摇头,随后冲她挤眼:“我在村头听到了个八卦,你知道是说谁的吗?”
    宋湘摇头。
    “你的!”
    郑容话里的兴奋激动终于写在了脸上。
    “我的?”宋湘挑了下眉头。
    她向来“安安份份”,是大伙眼里的读书人家的小姐,可不觉得自己能供献出什么八卦。
    而且,若真有人说自己的是非,面前这位夫人也不会表现得像是偷着了鸡的小狐狸一样眉飞色舞吧?
    宋湘表示怀疑。
    “就是你的!”郑容击了下巴掌,“方才村头一堆人在谈论,说是今儿村里来了个长得特别俊的少年,全村那么多人出来看他,可他偏偏谁也不看,就看上你了!他还让他的扈从给你示好,虽然被你挡了回去,但你说说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宋湘听到这儿,支着的下颌不觉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