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11章 宋姑娘是弱女子
    上个月她就及了笄,这三年因为守孝,一直就没议过婚。
    但母亲总担心她待在这乡下地方嫁不出去,上个月生日过后就开始催她回城,要帮她物色个夫婿——自然也正因为是没议婚,前世才会那么顺利就摊上了那份赐婚圣旨。
    她这还正津津有味等着听八卦呢,原来母亲传的真是她跟陆瞻?
    她说道:“哪些人在说?她们怎么说的?”
    “就是村里几个妇人和村口张屠户的媳妇儿,说的那少年长得多好多好,吹得天花乱坠,我藏在大槐树后头听了好久。
    “那人到底谁呀?他家住哪里?怎么会这么有眼光?你认识吗?靠不靠谱?靠谱的话就打听个名号来,娘给你去摸摸底!”
    “当然不靠谱!”
    宋湘脖子梗的老直。
    长得好有个毛用?要不是因为这世里的他还没有招惹她,眼下杀他有点伤天害理,她早在菜园子里就把他给掐死了!
    渣男自作多情给她赔礼,结果忍了他一整日的她还要面对他留下来的麻烦?
    这个扫把星!
    “到底怎么回事?”郑容又凑上前一点。
    宋湘沉气:“宋夫人,您知道现在您是在打听谁的八卦吗?”
    郑容顿住,嘿嘿着又把脸退回去一点。
    宋湘也不瞒她了:“是有这么回事,一个不知打哪来的什么人,今日驾着马在菜园里把我撞昏了,路过的时候看到我,就打发人来赔礼。我没搭理他。”
    “你被撞昏?”郑容再次支起了耳朵:“你怎么会被撞昏?怎么可能——”
    这个神奇的母亲,听到女儿被撞昏,第一反应不是关心她受伤没有,反而是不相信她会被撞昏。
    宋湘却也接受她这般反应,瞄她道:“因为我当时被瓜藤缠住了脚。”
    郑容恍然:“难怪了!”
    觑见面色仍不豫的宋湘,她又一拍着窗台道:“原来是不知哪来的小兔崽子见色起意,有种倒是直接请媒人下庚帖求亲!这众目睽睽之下他想干什么?还留下这种首尾来祸害我女儿!我这就去村口敲锣,先把那些传谣的给骂憋气再说!”
    宋湘望着她:“这话有两处不对。一是哪怕他说媒求亲也不成。我看不上他。二是虽然这是谣言,但先也不必急着跟人撕破脸,不然反倒显得我们急着掩饰什么似的。”
    乡下妇人见识浅,哪懂那么多大道理?这事儿兴许她们就当个乐子议议,可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寻她晦气,那她们撕起脸来可比你要快得多。
    郑容想想也有道理:“那依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阻止肯定是要阻止的。
    毕竟陆瞻当时的样子确实古怪,难免有人会多想。
    宋湘不反对议婚,能早早找到个靠谱的人共度余生也很好嘛,但是这个人肯定不会是陆瞻。而且是想也不要想。
    乡邻里没有他们读书人那么看重男女大防,要不然前世陆瞻还能在他们家养半个月?
    谈论这个多少即便是出于八卦的心思,但以陆瞻那些侍卫的阵仗,传出去总归是不好的。尤其这一世她从一开始就撇清了,如今留下这些首尾更是不好的。
    她转身走到屋里,拿出两双做好了的鞋垫:“咱们去找里正娘子说明白利害,再请她出面制止谣言。如此若是旁人无心为之,自然到此就结束了。倘若是有心人故意如此,那么她再跳出来的时候,也就怪不得咱们不给脸面了。”
    ……
    晋王今日奉旨去了皇陵巡视,须得明日才回来,陆瞻因为心里有数,也就没盼他。
    这一日除了最先出现的陆昀与晋王妃外便没再见过什么人。晚上一个人躺在偌大延昭宫,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虽然好像有点过于安静,但是只要想想,这辈子没有赐婚圣旨等着他,他也绝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困境,他又强迫自己适应了下来。
    只是一闭眼就会想起曾经在这屋里住过的人,辗转很久才入睡。
    翌日上晌晋王连衣裳都没换就到宫里来看他,风尘仆仆的脸上布满着忧心。“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让父亲担心了。下次我会小心点。”
    陆瞻不想事情弄得复杂,诚恳地说。
    父亲对他一直很上心,但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沾了王妃的光,毕竟这是一位即便是去了侧妃房里过夜,翌日早上也还是会准时出现在王妃房里陪她用早饭的丈夫。
    陆瞻有时候也会觉得妻妾成群让人别扭,持家理财生儿育女,明明是一个人就能做下来的事情,偏偏要交给许多人。
    但他自己也是庶出,若没有他们,也就没有他,显然他没有资格批判他的父母。
    晌午皇帝也派了太监过来探视,太监是得过皇帝示意的,陆瞻把人打发了出去,就将自兴平带回来的几封书信给了他。
    急着回来的原因之一就是为免耽误了皇帝的事,东西到手,他也可以安心养伤了。
    接下来几日总有人递帖子前来,魏春送进来给陆瞻看,他挑了其中几封留下,然后便令魏春去回了。
    这日重华终于回来,拿着张舆图到了跟前。
    “给宋姑娘选了几个地段的宅子铺子,宅子是跟她如今住的一般儿大的三进院子。铺子也都是眼下正红火的旺铺。价钱都不等,请世子定夺。”
    陆瞻正拄着拐杖在殿里走路:“挑最贵最好的便是。”
    重华愣一下:“世子亲自挑挑不显得更有诚意?”
    陆瞻抬头:“谁挑的她看得出来吗?”
    重华更愣了:“来日世子去串门,不是就可以说?”
    陆瞻脚步停下:“谁说要去串门?”
    “……难道您不是看上了宋家姑娘!”
    陆瞻差点把拄着的拐杖丢了过来!
    他屏息盯着地下看了会儿,道:“你三表舅的儿媳妇的四堂妹生几个孩子了?”
    “不知道。”重华搔头:“不过这七弯八拐的亲戚生几个孩子,跟属下有什么关系?”
    陆瞻冷眼:“那我为什么送她礼,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重华差点被口水呛翻!连忙退出去。
    “回来!”陆瞻又炸声唤他。想了会儿道:“宋姑娘是弱女子,日后若遇到她有什么难处,记得帮帮她。”
    “好嘞!”
    重华这次学乖了。
    “赶紧去吧,回来我还有事情交代你。”
    陆瞻打发完他,一瘸一拐地挪到了窗户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