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16章 你只有一个亲叔叔
    被她抢了白,宋渝立刻停止哭泣:“我们是在打狗,谁知道你这时候会闯进来!”
    “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二婶和二妹妹闯到我们家来打我们家的狗,还理直气壮怪我不该进来,这是想跟谁过不去呢?”
    宋湘摸了摸不停蹭着她腿的梨花。
    宋渝回不上话,看向游氏。
    游氏沉了口气站直:“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狗?我大老远地过来,结果濂哥儿竟使这么条畜生来招待我,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这长辈面前伶牙俐齿地,就是你们长房的家教吗?!”
    宋湘撩唇:“那么,不知两年没来的二婶,这次为什么登门?”
    游氏面肌连抖了几下,松开笤帚大声道:“自然是来探望你们!不然还能来干什么?”
    宋湘收回目光:“既然是来串门的,那就进屋说话。大小也是个官户娘子,拖着柴刀喊打喊杀的可不太像话。就是不为自己想,也得为眼看着就要及笄的渝姐儿想想。毕竟,将来谁会喜欢跟个泼妇结亲呢?”
    说完她撂下她们,径自去了厨房。
    游氏两年没见宋湘,没想到她竟从一个寡言少语的小姑娘出落得跟她娘一样厉害,一时间在檐下站着都快气冒烟。
    朝厨房看了眼,她又追了过来:“你上个月及笄,竟然也不知会我这个婶娘,按说我不来也可以的,但我可不像你那么没良心,今儿我带了礼来给你补上!”
    说罢,她便解下挎着的包袱重重放上小木桌。
    宋湘看了眼包袱:“及笄礼只有早送的道理,可没有谁及完笄再补礼的。”
    游氏没想今日会接连在宋湘面前碰软钉子,她忍气道:“你这是生二婶气呢?”
    “怎么会?”宋湘把茶放到她们面前,“二婶疼我,我可高兴还来不及。要不干脆你就多送点儿来?”
    “你!”
    游氏没占着半分便宜,眼看着就要动怒,最终又还是掐着手忍住了:“二婶从前是跟你母亲争过嘴儿,可一家人磕磕碰碰不也正常么!
    “濂哥儿放狗子咬我的事我就不追究了,这是我请人做的两件衣裳,你好歹收下。大姑娘了,别成天穿个布衫在外晃悠,不打扮打扮,将来怎么嫁人呢?”
    游氏边说边把包袱解开,拿出里头两件衣裳抖开在她面前。
    宋湘看去,只见一套紫底织红茉莉花的绸料,一套是湖绿色镶玫红边的缎料,配色可真是一言难尽。这两套下来,大约也就三四两银子吧,却话里话外地把自己给埋汰了个够。
    宋湘放茶:“我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收到二婶的关心。”
    游氏脸皮扯了扯:“小时候我也没少带着你遛弯儿。你娘怀着濂哥儿的时候,我还带着你在二房住过呢。”
    “是住过,只不过被子都给渝姐儿盖了,我回去后就咳嗽了大半个月。”说到这儿宋湘看向她:“二婶该不会是大老远跑过来跟我忆往昔的吧?”
    游氏噎住。看了眼宋渝,她挺直腰道:“那我不兜圈子了,你也别蒙我了,我来是有极要紧的事!”
    宋湘转动着茶碗盖,并不答话。
    游氏见她不接茬,架子也端不起来了,只得道:“我就不信你们没听说你二叔的事!”
    “什么事啊?”宋湘慢吞吞把碗盖放下。
    游氏绷直了身子:“你二叔倒大霉了!徐大人府中失盗,连累了你二叔丢官!”
    “哦,听说了。”宋湘道,“是你姐夫辜负了二叔的信任,把机密泄露出去了,害得二叔丢了官。”
    “你胡说八道什么!”游氏怪叫起来,“现在到底怎么回事还不清楚呢!你别张口就是我姐夫害的他!”
    “那难不成是你害的?”
    游氏气结,拍桌道:“我告诉你湘丫头,你可就只有这么一个亲叔叔,如今他为着这事丢了官,是咱们宋家的大事!
    “我这几日正四处想办法挽回,花了不少银子,如今手头也紧张,我知道你们平日也没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你赶紧拿二百两银子出来给我救急!”
    宋湘失笑:“二婶张口就二百两,当我们长房开钱庄呢?再说二叔丢官事情再大也是你们二房的事,跟我们有什么相干?
    “你缺钱花,不是应该找害你们的那个人吗?为什么找到我的头上?
    “我固然只有这么一个叔叔,可但凡你们知道这一点,当初也不会还贪图我们长房的东西,弄得我们连好好一个家也住不下去,不是么?
    “——濂哥儿,送客!”
    “好嘞!”
    宋濂立刻领着狗子自门外跳出来:“二婶,请吧!”
    游氏跳起来,手指头指上宋湘鼻尖:“好你个死丫头!你这是要见死不救是吧?我告诉你,这事要是弄到了朝堂上,事情就摁不下来了!
    “我们二房落不着好,你们长房也别想好!就算你们娘俩不怕,濂哥儿不怕么?他可是还是要科举的,你是要让他前途也没了么?!”
    宋湘闻言抬头:“这话什么意思?!”
    宋渝连忙扯了下游氏衣袖。
    游氏恍觉说漏嘴,立时噤声。
    宋湘看过去:“闹到朝堂是什么意思?”
    游氏有些慌乱,左右相顾而不能言。
    宋湘长得跟郑容还是有八份像的,平时不言语的时候不觉怎么,眼下这么样一来,眉宇之间郑容的彪悍与宋裕的不怒自威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她起身就要走,宋湘却道:“既然已经把话说出来了,又何不把话说清楚再走?”
    说着她脸朝外:“濂哥儿去把院门关了!”
    宋濂冲出去砰地把门关上来,带着狗子守在院门里。
    游氏母女呆立在门槛下,回身指着安坐着的宋湘。
    宋湘道:“这徐大人丢的是什么东西?”
    游氏一怒冲回来:“这公堂上的事你一个闺女家也不懂,你追问什么?!”
    “那二婶这是有办法保二叔的官了?”
    游氏噎住。
    宋湘把茶盅放下:“既是关乎公堂,那么徐大人丢的想必不是他的私人物件吧?是与朝政有关的公文?”
    游氏咬了半天牙,索性坐下来:“此事已经传开,你我两家又是同根同源,左右荣辱都是一起的,我也就不瞒你了!
    “徐大人丢的是几封极重要的信。由于你二叔当初帮着他搬过书房,这些信经过手,所以他知道。
    “据你二叔说,那些信大多是徐大人与何侍郎通的家信,但当中有几封却有些年月了,看着像是十七八年前的!
    “信纸用料倒是讲究,但面上看着也平常,徐大人却不愿意被人知道的样子,不但从你二叔手上夺了回去,还锁入了密柜。
    “没想到,半个月前那天晚上,就有贼人把密柜撬了,把东西给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