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锦乡里 > 第019章 夜探
    陆瞻想了下:“我还是想迟些再议婚。”
    王妃抬眉。
    陆瞻道:“这些年我精力全放在读书习武上,对如何经营好内宅还一脑子浆糊。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根本不懂照顾别人,这样子成亲岂不是害了人家?
    “母妃既然希望我能幸福,那么就请再给我点时间,让我再懂事一点,稳重一点,再来谈婚论嫁如何?”
    晋王妃未置可否。
    陆瞻又道:“以父亲目前的恩宠,不出意外,我想这大位还是他的。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毕竟我两位王叔也都很优秀。
    “那么儿子纵然不能帮上忙,起码也不能拖后腿。皇上要择皇储,定然也会考量皇子们的子弟是否有才有能,以及皇子们在教育后代上的表现。
    “所以儿子还是想先有点成绩,以便让皇祖父觉得,选择父亲一定不会有错。”
    不管怎么说,王妃总归是他目前最能信任的人之一。在逆转前世命运的道路上,她会是陆瞻第一个援手。也是他不可或缺的后盾,这些事上,他需要先与她通个气。
    王妃凝思片刻,缓慢啜茶:“历来选择皇储,皇孙们确实也是君主们考量的方向之一。不会有任何一个为着苍生社稷着想的君王愿意看到自己的后代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你能想到这层,说明确实是用心了。”
    陆瞻颌首:“儿子身为世子,总不能白担着这个名声。”
    王妃放下茶,扬唇道:“虎父无犬子,你一直都是很出色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
    说完她顿一顿,又道:“那就依你的。不过沈家的寿宴你还是去去,人情世故上的历练,也是你想做成绩出来的前提。”
    陆瞻应下来。又道:“那父亲那边……”
    王妃挑眉。
    陆瞻清了下嗓子:“既然母妃也觉得儿子到了该议婚的年纪,难保父亲不会也这么想。他身为男子,可不会像母亲能这么体帖儿子,万一他——母妃应该是不会让父亲自作主张给我请旨赐婚什么的吧?”
    赐婚二字他再也不想承受,既然话说到了这份上,他自当未雨绸缪。
    晋王妃轻瞥他:“放心,既然你跟我说了,那我自然会帮你处理好。”
    陆瞻颌首笑道:“那儿子先谢过母亲!”
    晋王妃敛目,恢复端庄仪容起身:“你不是要出去?我也吃好了,不耽误你了。”
    陆瞻送她到宫门下,魏春恰好进来:“靖安王来看望世子。”
    陆昀会来延昭宫,陆瞻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王府三个皇孙里,就数陆昀最热情。先前他终于已经出门走动的消息传出来,陆昀若不赶过来探听虚实也就怪了。
    “请靖安王进殿。”
    “四弟!”
    话音刚落,陆昀便迈步进来,到了跟前看看陆瞻上下,点头道:“看来真是大好了。”
    陆瞻微笑:“有劳三哥牵挂。”
    “哪里话!我们兄弟,牵挂也是应该的!”陆昀摆手,又道:“臻山今日生辰,在海子河畔队作东,让我捎话给你。
    “我方才听说你上晌都进了宫,想必是能成行的了?”
    萧臻山是长公主的孙儿,永安侯世子。
    陆瞻道:“什么时候?”
    “就今儿晚间,日落之后,傍湖赏月。”
    陆瞻点头:“既是臻山生辰,那自是要去。只是我下晌还有点事,三哥先行,我届时直接去。”
    “也行。”陆昀说着便把订好的酒楼地址给了他,先走了。
    陆瞻望着他背影:“这半个月两位郡王在做什么?”
    魏春俯身上前:“安惠王前几日被王爷派去押送石料到皇陵了,这几日不在府。靖安王那边,就有吴家,李家,林家,几位公子到访过。余则偶尔在外应酬应酬,没什么异常。
    “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世子刚回府那两日倚福宫曾有人出过南城门。”
    陆瞻目光凝结:“南城门出去就是兴平县。他自是为了打听我伤从何来。”又道:“他能查到吗?”
    “不能。”魏春摇头,“世子回府之后,侍卫们就已遵吩咐将世子从兴平撤出之后一切痕迹都抹去了。又另造了世子受伤之地。如此不但外人查不到,就连徐洛和何桢也查不到世子头上来。”
    陆瞻摇开扇子,步下石阶:“晚上小侯爷的宴席,去把何家二公子也邀上。”
    魏春顿步:“可是何侍郎府上的二公子?”
    陆瞻瞅他一眼,收了扇子,出门去。
    ……
    宋湘在兴平县接连转了几日。二房仍就愁云惨雾,而县令宅邸这边,徐洛三日之中连送了两封信到京城何家,而何家这边也派了个姓唐的管事到兴平。
    宋湘也造访过徐洛的书房,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那几封信件的丢失,必然会引起徐洛警惕,不可能还有首尾留在外头。
    如今要想保宋珉,要么就像游氏说的,拿钱去周旋,但以宋家如今的人脉,就是有钱也没地方花,因为根本结交不到权势能与何桢匹配的大官。
    要么,就是寻到这些信还给徐洛,再把失盗的来龙去脉,包括窃贼一起扭送到徐洛面前。
    但问题是,目前盗信嫌疑最大的是陆瞻,她显然是做不到扭送当朝皇孙去一个县令面前的。别说扭送,就是想知道他究竟为什么盗这些信,也无从下手。
    下晌看到何府的管事出了城,她便也跟着进了京。
    在府外直看到何桢的轿子进了门,她才扭头跟宋濂道:“我要进去看看,你在胡同口卖糖人的摊位前等我。”
    吸溜着冰粉的宋濂猛点头。学堂里先生家娘子生病,放了几日假。宋湘嫌他碍手碍脚的,本不想带出门,但也经不住他缠,正好同来也可以帮她打打下手。
    宋湘在王府六年,也参加过不少应酬,对何家还是略有耳闻。何桢父亲就是先前跟前的大臣,为人端正,攒下了不少口碑。
    何桢也承其父遗志,屡有政绩,总之没听说过有什么大的黑点。至他们被贬去潭州之前这六年里,何桢甚至还升了官。
    徐洛来兴平县之前原在南边某地任知县,两年前才调来京师。是何桢表姐的儿子,唤何老夫人一声亲姑祖母。
    何桢与徐洛往来如此密切,徐洛家中失盗的事何桢必然知道,但他对此是什么态度呢?
    趁着暮色宋湘翻入了府内。找到正院东边的一座竹影掩映的小院,确认是何桢书房之后她潜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