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直视幽冥 > 第三章 画皮
    制作画皮的过程,比想象中更顺利与容易。
    只需握住准备用来制作画皮的兽皮,于心中默想“我要制作一张画皮”,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百分之百成功率的画皮,一键自动生成!
    两张自生成的画皮栩栩如生,找不出任何质量方面问题。
    问题是——
    第一张自动生成的狼画皮,怎么看怎么像……雪橇三傻排首席的哈士奇?
    第二张半妖蛇精画皮更过份,上半身杏眼桃腮锥子脸、肤如凝脂大幂幂……越看越像《葫芦兄弟》里那位蛇精夫人好吗!
    这?就算我能忍,我小兄弟也不能忍啊!
    如我这般堂堂七尺半纯爷们,女装都是不可能女装的,又怎可能穿上这种女妖精画皮搔首弄姿?!
    陈九陵看着女蛇精画皮,一脸嫌弃。
    这样的话,今晚上只能使用狼画皮了啊。
    算了,想开点,穿狼画皮伪装成哈士奇,其实也挺好的。
    这客栈本就养了几条护院狗,以我的外交能力附加魅力四射的哈士奇画风狼画皮,打入狗群绝对毫无难度。
    既然打定了主意,陈九陵就迅速行动了起来,他先将半妖女蛇精摊开藏到褥子下,然后夹着形似哈士奇的狼画皮端起吃剩的肉菜出门直奔客栈狗舍。
    天寒地冻风雪交加,三条狗子在狗舍里挤成一团瑟瑟发抖。
    陈九陵的造访,引起了狗子们的警觉,却又被肉食轻而易举消除了戒心,也就是陈九陵暗搓搓把狼画皮塞到它们旁边时,才引起了一点点骚动。
    这家伙是谁?它怎么不动?
    经过一番好奇的嗅、咬、扒拉,发觉新来者毫无威胁的狗子们重新放松下来,接受了狼画皮这个新来的兄弟。
    陈九陵在旁边耐心蹲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将已沾满狗子们体味的狼画皮扯了出来。
    回到客房,陈九陵迅速宽衣解带脱到赤条条,从预留的开口钻入狼画皮之内。
    待陈九陵完全钻入,预留开口自动闭合,整张画皮也一点点收紧贴合,肢体慢慢收缩变形,很快原地就只剩下一条人立巨狼……嗯好吧,果然还是更像哈士奇。
    很快,陈九陵的身体完全变为狼形态,除了略有一点点紧缚感,再无其他不舒服之处。
    陈九陵甚至惊喜的发现,他的视野发生了巨大拓展,达到了至少270°。
    嗅觉也明显被增强,各种味道疯狂灌入鼻腔,酸爽的一言难尽。
    啧,画皮这玩意儿,真是神奇!
    “嗷呜、嗷呜——”
    感叹之语,居然也变成了狼嚎。
    厉害了,这简直毫无破绽!
    一张普通的狼画皮,都自带这些附属衍生能力,若换上更强的画皮我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陈九陵忽然就对那张半妖女蛇精画皮没那么抵触了。
    要不,改天试试效果?
    画皮是画皮,女装是女装,完全是两码事嘛——
    眼睛一闭身体一挺,就进去了,不会痛的。
    陈九陵的脑中,自动浮现出了自己穿上半妖女蛇精画皮后搔首弄姿的画面……
    呸呸呸,好辣眼睛,太瑟琴了!
    陈九陵用力晃晃脑袋,果断终止了想象。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不解决掉今晚上画皮幽鬼上门的问题,别说是穿女蛇精画皮搔首弄姿,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都两说!
    陈九陵想让自己严肃紧张起来,可持续被动生效的“不紧张”显然优先级更高,只见他他稳健的切换到四肢着地状态彻底伪装成哈士奇,扒拉开房门狗狗祟祟探出头确认外头无人后,踮着脚尖一溜烟奔至狗舍。
    “汪汪汪——!”
    “汪……呜?”
    狗舍里的狗子们再度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它们第一时间发出了威慑性犬吠,然后狗子们就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叫声便随之变的疑惑起来。
    咦,是之前那个不会动的兄弟,它不是被拖走了么,咋活着跑回来了?
    “嗷呜——”
    队长别开枪,是我。
    陈九陵低声嗷呜了一嗓子。
    可惜,狗舍里的狗子们既不懂外语更不懂梗,它们集体陷入蒙逼状态,陈九陵倒是乘机钻入了狗舍里。
    狗子们探头过来一阵猛嗅,然后彻底放松下来——味道很正,确实是自己狗!
    呵,难怪奇幻里面会有德鲁伊这种经久不衰的职业,打入其他生物内部真是太有趣了。
    轻而易举潜伏成功的陈九陵,堂而皇之霸占了狗舍入口位置,目光炯炯盯着他住的地字乙号房。
    快来吧,快来吧!
    画皮幽鬼,谁不来谁是孙子!
    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于是——
    a-few-moments-later_……无事发生。
    又半个时辰过去了……无事发生。
    一个时辰过去了……无事发生。
    一个半时辰……无事发生。
    两个时辰……陈九陵枕着爪爪,徜徉于甜美的梦乡,梦里云销雨霁彩彻区明,紫霞与狐女双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时间滴滴答答,调零漂落的花……
    转眼,就到了凌晨时分。
    一个打着油纸伞的绿衣美人儿,悄无声息飞越院墙落于君安客栈院内。
    这绿衣美人儿,豁然正是陈九陵在城隍庙所遇见那画皮幽鬼!
    “汪——”
    一只恪尽职守的狗子听到动静,昂起头将要变身汪汪队。
    “嘘——”
    画皮幽鬼头颅咔嚓一声扭至背后,她朝着狗舍看了一眼,吠叫的狗子顿时吓的噤若寒蝉,慌不择路将脑袋塞进了尤在酣睡的陈九陵肚皮之下!
    “乖狗狗。”画皮幽鬼露出满意的笑容,她探出蛇信般的猩红分叉舌头舔了舔嘴唇,缓缓将头重新扭了回去,她看向陈九陵所居的地字乙号房,笑容渐渐放肆、唇角裂至耳根:“公子,奴家想了你一整天呢,想你吸起来香气扑鼻的精魂,想你那身穿起来一定特别舒适的人皮……”
    这时,陈九陵终于缓缓睁开双眼。
    犬科生物的加强型视觉,让陈九陵一睁眼就看到了背对着他缓步向前的画皮幽鬼。
    “叮,直视画皮幽鬼,奇怪的能力又增加了。”
    “叮,画皮+1。”
    卧槽!!!
    陈九陵双目瞬间圆睁。
    她来了她来了!
    陈九陵不仅一点都不敢动,甚至在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将眼睛也眯了起来。
    “叮,直视……”x9
    连绵不绝10连叮,“画皮持有数+1”的特殊提示再度蹦了出来。
    然后,叮叮作响的直视幽冥系统,戛然而止陷入沉寂。
    什么情况?
    是每天同一目标只能薅10次羊毛?
    还是因为画皮幽鬼已进入客房,视野丢失所以无法继续触发系统?
    趴在犬舍里眯着眼窥视的陈九陵,本能感觉前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
    “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了……啊啊啊!在哪儿?公子你究竟在哪儿?”
    刺耳的尖叫,从陈九陵所居的房舍里传出。
    “谁?大半夜鬼嚎!信不信本大爷一刀砍死你啊!”
    旁边客房,一名暴脾气的住客,因为被吵醒而破口大骂,一盏昏黄油灯亮起。
    一道绿影从陈九陵住客房飞出,撞破亮灯客房客房之门飘了进去。
    “居然还敢闯进来?就吃本大爷我一刀!什么……鬼——、鬼!鬼啊!啊!!!”
    那客房内刀光剑影闪动,却迅速变成了惊恐尖叫。
    灯,灭了。
    旋即,一个满面惊恐的**女人手脚并用爬出客房,几条黑气缭绕触手却如影随形自黑暗中探出,准确无比缠住了她的双脚!
    “救命!救命啊!啊、啊——!!!”
    **女人十指抓地拼命挣扎,尖叫着被黑气缭绕触手拖回了屋内,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指甲血痕!
    漆黑的屋内,传出一阵吧唧作响的吞咽声。
    惨叫,戛然而止。
    听觉强化的陈九陵,听的毛骨悚然。
    若没穿上画皮躲进犬舍,这会儿嘎嘣脆鸡肉味的绝对就是他了!
    客栈里的其他住客们,也终于弄清楚了状况,聪明人一声不吭逃向客栈外,怯懦者躲在客房床底瑟瑟发抖,愚拙者大喊大叫四处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