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直视幽冥 > 第005章 红鬃玉马
    “大夫,救救孩子吧!开门,我给大郎抓副药——”
    陈九陵把保安堂药铺的门板拍得震天响,一脸惶急的表情,很到位。
    这条雪花飘飘的长街,临街开着不少店铺,平日里人来人往生意颇为兴旺,陈九陵之前就是在这条街买的书籍与衣裳。
    今日,这些店铺却要么如保安堂般大门紧闭,要么大门洞开店内满地血腥。
    “快走快走,惹来那些杀人鬼怪,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在陈九陵锲而不舍敲击下,药铺紧闭的门板之内,很快就传出了惶急不安的低喝。
    昨夜血洗这条街的,果然是如画皮幽鬼一般的凶戾鬼怪。
    还有更多的鬼怪,昨夜在城内其他街区肆虐,天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难。
    不过陈九陵情绪很稳定,因为在拍门之前他已仔细侦查过周遭——直视幽冥系统,并未被触发。
    可能是鬼怪们更倾向于夜里出没,大白天混入城隍庙的画皮幽鬼,只是它们之中的特列吧。
    但天黑之前,必须出城。
    “称一斤朱砂递出来,我保证立刻就走。”
    陈九陵立刻开出了条件,他冒着风险duangduang拍门,为的可不就是这个。
    “一斤?朱砂有毒,大量服要会死人的。”
    屋内之人连忙提醒,却是职业习惯发作。
    “谁说我要拿来服用?”陈九陵略作解释,便又再度用力拍打了几下门板,威胁道:“不想惹来杀人鬼怪,就快去称给我。”
    “住手!快住手!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包朱砂,这就去!”
    门内之人果然不想死。
    片刻后,一大包用桑皮纸胡乱包着的朱砂,被从门板上的小窗里丢了出来,然后那个小窗又飞快被关死。
    “多谢,药钱我放在门墩上了。”
    陈九陵取出半两银子放下。
    买东西要给钱,这可是原则问题。
    制作“令咒·驱鬼逐魔”的材料已齐备,的赶紧寻个地方做一批出来。
    陈九陵转身就走。
    是的,材料已经齐备,在拍药铺门板之前,陈九陵已经在距离不远的书店里,弄到了毛笔、砚台、墨条以及足够数量的黄纸。
    哦对,还取了一把裁纸刀。
    钱当然是也都付讫,就放在了心脏和脑浆皆不翼而飞、僵死不知多时的书店老板脑壳旁边。
    陈九陵紧了紧背后已颇为硕大的包袱,深一脚浅一脚走过积雪过膝的长街,在一家挂着“樊家铁匠铺”布幌子的店铺前停下脚步。
    推门,扫视。
    直视幽冥系统毫无动静。
    陈九陵这才走入铁匠铺内,放下包袱取出制作令咒·驱鬼逐魔的各项文具。
    拿着砚台走到屋内水缸边,陈九陵发现地上倒着一具膀大腰圆男尸,男尸的肚子被剖开掏空了,眼睛也只剩下两个空荡荡血窟窿,模样相当骇人。
    被动能力不紧张,再次默默发挥了作用,陈九陵心中毫无波澜。
    “借用宝地片刻,如有打扰,请多包涵。”
    陈九陵向尸体行了个礼,又扯了块毡布将男尸盖住,然后才取了些水注入砚台。
    加朱砂研磨、将大张黄纸折叠裁成宽窄合适纸条、用水化开狼毫笔再饱蘸朱砂墨汁……
    第一次做这些事情,陈九陵动作稍显生疏缓慢,好在还算有条不紊。
    终于,万事俱备,只欠最后的符箓书写步骤。
    握着笔管,陈九陵心中默念制作驱鬼逐魔之符箓,手便自己动了起来!
    笔走龙蛇铁画银钩,近乎完美的朱砂符箓被一挥而就,然后是下一张、下一张、下一张……
    不一会儿功夫,一千二百余张“驱鬼逐魔符”便制作完毕。
    抚摸着叠好的厚厚几大沓符箓,陈九陵心里终于有了些许安全感。
    剩下的材料,应该能再做一千来张,不过时间来不及了。
    翻出一块在君安客栈厨房收集的卤肉,细细咀嚼将肚子填饱,陈九陵起身将大部分驱鬼逐魔符放入包袱,剩下的一小部分则分别揣在了怀中、衣袖、腰带等处。
    想了想,陈九陵又掏出一块碎银放于店主尸体边,然后取走一只小铁锅、一口短刀。
    铁锅挂在包袱后,短刀插于腰间。
    “可惜没办法试试符箓的威力。”
    收拾完毕的陈九陵,心里面果然还是稍微有些不太踏实。
    真的,如果不是这城内已实在极度危险,陈九陵甚至都不会出君安客栈半步。
    说起来,还是要怪那个名字挺长的城隍女神太菜,没发现潜入祂道场之内的画皮幽鬼就算了,居然还被不知道哪路牛鬼蛇神一招爆头秒掉了。
    背后的包袱,越发沉重。
    陈九陵拉开铁匠铺的门扉,室外的风雪似乎又变大了,这么恶劣的天气真心不适合出门啊。
    哈出一口白气,陈九陵戴上披风的兜帽,踏入风雪界域。
    啾——、啾儿——
    也不知走了多久,已是满头白雪的陈九陵,忽然听到了马儿的啾啾响鼻声。
    循声看去,陈九陵看到了一匹鞍缰齐全的小红马。
    那小红马孤零零站在街角,歪头看着陈九陵。
    不知道为什么,陈九陵越看越觉得小红马好看,甚至生出了美人如玉遗世独立的错觉。
    啧,我这肯定是单身太久了的缘故……
    “神仙?妖怪?”
    陈九陵试探着打了个招呼,同时暗暗做好了大喊“天地法灵,驱鬼逐魔”的准备。
    啾——
    小红马打了个响鼻。
    “好的,我明白了。”
    陈九陵做出了最终判定,他觉得这应该只是一匹失去主人普通马儿。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陈九陵慢慢走近小红马:“这座城已经不安全了,我带你出城怎么样?当然,代价是你帮我驼一下行李。”
    小红马保持着歪头的姿势,任凭陈九陵逐步近身抓住缰绳。
    不反抗,就是默许对吧?
    “真是个乖孩子。”
    陈九陵伸手摸向马头,试图用这种肢体接触方式迅速拉进双方亲密度。
    小红马却喷了个响鼻,迅速将头扭去了另一边。
    这可真……尴尬。
    没关系,没人看到,便是无事发生。
    陈九陵吹了声口哨?~(′e`)。
    然后,陈九陵注意到,小红马脖子上还系着一只银闪闪马铃。
    铃铛上,刻有一圈娟秀的金色铭文。
    “醉看阙下玲珑树,梦入……嗯,梦入春风锦绣湖。”陈九陵绕着读完,不禁赞道:“这诗还不错。小马儿,你的主人,莫非是位文青少女?”
    闻听此言,小红马把头转了回来,对着陈九陵眨了一下又大又水灵的眼睛。
    “喔,这么有灵性吗?真是优秀……既然如此,就叫你秀儿好了。”
    陈九陵打蛇随棍上,暗搓搓再度伸手摸向五官清秀的马头。
    啾啾——
    小红马喷了陈九陵一脸白气,再度昂首避开。
    好吧,这次是……大写的尴尬。
    “咳,不喜欢秀儿这个名字啊。没关系,咱们可以再换一个,你看蒂花之秀怎么……”
    啾——
    “神秀?”
    啾儿——
    “汝何秀?”
    小红马也不啾啾了,转过身给了陈九陵一个圆润紧致的马屁股。
    这意思,是让我拍你马屁?
    “再见。”
    陈九陵呵呵一笑,他选择独自踏上征途。
    陈九陵算是看明白了,这匹小红马绝对不简单。
    考虑到这是个有神仙有妖怪的世界,那么这马大概率是已经开了灵智的妖马,结伴而行应该有些许好处,但既然谈不拢那就是有缘无分,没必要上赶着去将就的。
    只是刚走出去两步,陈九陵忽然就感觉右手衣袖一紧。
    扭回头,陈九陵便看到小红马居然伸长脑袋,咬住了他的衣袖。
    呵,这算是主客易位了么。
    “好吧,既然你这么舍不得我,那就勉为其难的带上你吧。”
    陈九陵摘下沉重的包袱,系在了马鞍上。
    小红马松开嘴,甩了甩脖子。
    叮铃铃……
    马铃儿轻响,十四字铭文,有微光闪动——
    醉看阙下玲珑树,梦入春风锦绣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