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直视幽冥 > 第006章 玄九霄
    在风雪中艰难跋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陈九陵终于透过漫天飞雪看到了城门。
    只需要再快走几十步,就能够穿城而出,投奔自由。
    习惯性的谨慎,却让陈九陵在距离城门最近那处街口停下了脚步。
    城门洞开着,没有守门的兵卒,也没有进出的路人,看起来比较安……
    ——叮,直视红袍鬼域,不奇怪的能力也增加了。
    ——叮,顿悟+1
    “红袍鬼域?”
    陈九陵皱起了眉头。
    “一眼就看穿了红袍鬼域,你是镇夜司的朝廷鹰犬,还是哪家仙宗的师弟?”
    一个背着大宝剑的胖道人,自陈九陵右侧不远处凭空冒了出来。
    这般大变活人的情况,可比前方堵门的红袍鬼域更吓人,但在看清楚突然蹦出来的人是谁之后,陈九陵反而迅速回归了淡定从容。
    “你似乎认识我?”
    背大宝剑的胖道人显然注意到了陈九陵的表情变化。
    “我应该先回答哪个问题?”
    陈九陵反问,说话同时他亦在心里飞快盘算——此情此景,该说真话还是该说假话?又或者干脆半真半假?
    “第一个。”
    胖道人倒是表情严肃,很努力在维持的那种。
    第一个问题?
    哦,问我是镇夜司的朝廷鹰犬,还是哪家仙宗的师弟。
    这话问的,政治倾向简直不要太明显,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选第二项。
    不过镇夜司究竟是什么?
    朝廷专门用来管理鬼怪灵异事务的强力部门?
    “哪家仙宗的师弟”这几字,信息量也是满满的,意思是这个异世界有不止一个仙道宗门对吧?
    “我不是朝廷的人,也不属于任何一家仙宗。”
    陈九陵选择了说真话。
    “散修啊!”胖道人恍然大悟:“也对,若你是宗门弟子,我绝不会毫无印象。”
    这可都是你自己脑补的。
    陈九陵笑笑,没承认但也没否认,而是自然而然换了个话题:“师兄,我曾有幸远远目睹师兄你飞剑纵横的风姿,让师兄你生出疑虑,是我的过错。”
    “这哪能怪你呢!师弟你贵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呢是玄天剑宗内门弟子,道号玄九霄,九九归一的九,乘云陵霄的霄!师弟,你尽管叫我九霄就是了,什么师兄不师兄的,我就是痴长你几岁而已。”
    嘴里虽然说着不要,但这胖道人明显很享受师兄之称呼,对陈九陵的态度变的颇为友善。
    “原来是九霄师兄当面。师兄,我叫陈九陵,九也是九九归一的九,陵也是乘云陵霄的陵。”
    陈九陵继续叫着师兄,他真心觉得这事儿有那么一点点巧。
    胖道人看向陈九陵的眼神,则越发友善:“如此缘分,若非时机不合适,我定要与陈师弟你一醉方休!”
    啾儿——
    陈九陵身后的小红马,忽然喷了个意义不明的响鼻。
    “师弟你这坐骑不错,等长成多半是一匹千里……咦?!”胖道人随意看了一眼小红马正要商业互吹,却忽然视线变换仔仔细细的又看了第二眼:“灵性内蕴、毫无妖气,我居然看走了眼,师弟你真是好运道!居然有幸得灵兽相随!”
    羡慕之意,溢于言表。
    灵兽?
    这匹小红马,似乎比我猜想中还要厉害的样子?
    陈九陵虽然好想知道详情,却碍于人设只能将问题憋在心中,装作这一切皆已知晓。
    于是陈九陵将视线,重新转向被红袍鬼域笼罩的城门口。
    ——叮,直视红袍鬼域,不奇怪的能力又增加了。
    ——叮,顿悟……x9
    与之相关的那份明悟,也终于出现。
    顿悟:特殊能力、被动能力,大幅提升学习、思考或观察研究之时的悟性。
    没了?
    就这么简单一句?没有后续升级信息?也没有括号调侃?
    陈九陵有点意外。
    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师弟,你在看什么?”
    胖道人玄九霄问道。
    “没看什么,我只是在想……”陈九陵回过神来:“怎么出城。”
    “哎,想出城可不容易,想必师弟你也已经看出来了——毁城隍庙破城隍法身、动用红袍这种级别的鬼物封锁城门,在建南地面能干出这种事、敢干出这种事的,数来数去唯有疯狗一般的阎魔教。那些妄想复活鬼阎魔的疯子,这次明显是不打算给这城内任何人活路!”
    胖道人一阵咬牙切齿,能出城的话他早出城了,怎会在此徘徊蹉跎?
    这番话语,也让陈九陵终于知晓了这场无妄之灾的内幕……
    等一下,鬼阎魔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陈九陵不禁陷入思索,然后他脑中猛地灵光一现——我想起来了!
    《建南洞冥记·卷二·鬼阎魔》
    前朝平康年间,七王反逆天下大乱,安潼王宇文演兵败自杀落雁坡,三年后其阴魂白日现身自称阎魔鬼王,斩建南城城隍、焚黑莲法华寺、又勾魂索魄生造鬼将八十一员鬼卒数万,颠倒阴阳祸乱建南。
    忽一日,九天雷落如雨,鬼阎魔宇文演灰飞烟灭,八十一鬼将亦悉数化做齑粉。
    其后某年,锦城书生封猷觉偶拾小印一枚,小印阴刻阎魔鬼王印五字,封猷觉视若珍宝日夜把玩,谓妻子曰:“百日后,吾将位极人臣,代阎魔判阴阳事。”
    然未满一月,封猷觉亦遭五雷轰顶尸骨无存,阎魔鬼王印不知所踪……
    不是吧,《建南洞冥记》书中早已灰飞烟灭的鬼阎罗,居然还留下了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阎魔教?
    “九霄师兄,我们必须尽快出城。”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想出去没那么容易。”胖道人玄九霄苦笑:“你也看见了,守着城门那可是红袍鬼使,而且一旦惊动了这家伙,锁城的阎魔教必定会指派援兵过来。”
    玄九霄言下之意,显然是他打不过红袍鬼使,一旦对方支援到达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红袍鬼使有这么厉害?
    早晨时,玄九霄轻而易举斩杀画皮幽鬼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那个画皮幽鬼,昨夜又至少虐杀了二三十人,其中还有数名会武功的江湖儿女、武林人物。
    “九霄师兄,我会一种可以驱鬼逐魔的符箓,能打个辅助……应该。”
    稍作分析的陈九陵,咬牙拿出了一张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