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直视幽冥 > 第010章 你怎么敢骑我?!
    “阎魔鬼域?陈师弟,你真的确定这是阎魔鬼域?”
    樊素心反一把抓住陈九陵的胳膊,急切问道。
    “是的,我十分确定。”系统加身的陈九陵,有点奇怪的反问道:“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当然不是!”
    樊素心被噎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见鬼,陈师弟你以前都学了些什么,阎魔鬼域这种本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凶煞诡异至极玩意儿,怎么可能是常识?
    “哦。”
    陈九陵顿时有些心虚起来,心道饭可以乱吃话果然不可以乱说。
    看来,以后再遇到其他什么未知之事,应该多观察旁人的反应再随机应变,太跳脱突出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骨秀于脊刀必削之啊。
    “传说,阎魔鬼域,入者有死无生。”长剑在手的玄九霄却是懊悔无比:“前天我果然不该一时嘴馋,一气喝光了那坛醉仙酿……哎,难道我们命该一同陨落于此处?”
    别瞎说,我还不想死啊!
    旺盛的求生欲驱使陈九陵急忙开口劝说:“我们还有机会逃出去!这是不完整的阎魔鬼域,不完整肯定就是有可以打破的缺口,仔细找找一定能够找到的!”
    “你怎么知道是不完整的阎魔鬼域?”
    玄九霄盯着陈九陵。
    “我……”这问题还真就把陈九陵给问住了,他没办法也不可能告诉玄九霄,他有个附带辨识诡异邪崇的随身系统,只能含糊其词:“九霄师兄,没时间多解释了,请你务必相信我。”
    说完,陈九陵一咬牙向前走去,直视黑烟翻滚的城门洞。
    ——叮,爱的战士 x 9……
    随之而来的额外系统提示,告诉陈九陵“爱的战士”这能力获得了额外10%加成,“女装”总加成已达110%。
    陈九陵却无视了这一切,他继续走向黑烟翻滚的城门洞,边走边一字一顿大声诵念——“天、地、法、灵、驱、鬼、逐、魔!”
    十二张符箓,从陈九陵怀中自动激射飞出,准确无比投入陈门洞内。
    嘭——!
    稍显沉闷的爆炸声中,一团烈焰升腾而起!
    噗……
    火焰飞快熄灭了,翻滚的黑烟重新统治了城门。
    没什么杀伤力么?
    也对,区区+1等级的驱鬼逐魔符咒,对上阎魔级别的鬼域,没什么杀伤力才是正常的啊。
    但,就算是杀伤力微弱,我也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就此放弃!
    想弄死我,没那么简单容易!
    “天地法灵——”
    陈九陵已经豁出去了,战意熊熊再度开始念诵驱鬼逐魔之咒。
    城门口翻滚的那无数股黑烟,似乎感觉到了这份熊熊战意,只见它们互相组合,转瞬就聚合出了一个满身尖刺、似人非人的阴影怪物!
    呵,区区一个结界,也感受到了我的不屈之心吗?
    很好,那我也会也亲身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无敌五火球!
    “大威玄天祖师助我,雷火焚魔——击!”
    玄九霄却抢先发出大喝,召唤出一道儿臂粗细紫光雷电,重重劈在了那满身尖刺的阴影怪物身上!
    雷光如蛇盘绕,紫红烈焰随之而起,将那阴影怪物迅速吞噬磨灭。
    “快!陈师弟,快继续用你驱鬼逐魔符箓轰城门洞!这个鬼域果然不完整!快啊,这城门洞就是它的弱点缺口!”
    出手轰杀了阴影怪物的玄九霄,高声叫喊着。
    啊?
    城门洞就是弱点缺口?
    所以我这算是……正打歪着?
    陈九陵一呆,反应过来后又连忙继续念八字咒:“驱鬼逐魔!”
    又是一打符箓飞出,轰向堵死了城门洞的翻滚黑烟。
    这次,效果就明显了许多,在火焰升腾而起的时候,陈九陵甚至听到了隐隐惨叫哀嚎。
    火,再度快速熄灭了。
    一大群血肉模糊的尸体,摇摇晃晃的从城门洞里走了出来,有顶盔披甲的士兵、有大腹便便的员外、有衣不蔽体的乞丐、有长发及腰的女子,有梳着朝天揪的童子……这些活死人,轻而易举将场景转换成了中文版古典生化危机。
    “我来!”
    樊素心也站了出来……嗯,准确的说,是那具名为剑姬的奉剑傀儡站了出来,它化作一道鲜红疾影冲入尸群,死亡如风人头滚滚。
    陈九陵集中精力心无旁骛,继续一遍遍念咒。
    每有一打符咒轰入城门洞,那些翻涌的堵门黑烟就会被削弱一丝。
    而各种越来越强的鬼魂、僵尸轮流从城门洞内走出,试图将冒犯者陈九陵杀死,却都被玄九霄与樊素心联手阻挡斩杀。
    不一会儿功夫,陈九陵藏在身上的那些符箓耗用殆尽。
    “包袱!我剩下的符箓,都在包袱里!”
    陈九陵扭头喊了一句。
    樊素心连忙走向驮着包袱的小红马,却不料小红马居然避过樊素心,自己跑到了陈九陵身边。
    三两下解开包袱,胡乱抓了一堆符箓抱在怀中,心中大定安全感max的陈九陵,继续集中全部精神念咒轰门。
    陈九陵并没注意到,被他胡乱丢弃于地的包袱里,刚好露出了那张有八块腹肌的金刚芭比款半狼半人画皮。
    樊素心和玄九霄两人,都忙于应对从城门涌出的层出不穷鬼物,同样不曾注意到地上那张有伤风化的画皮,唯一注意到这张画皮的,是灵性十足的小红马。
    所以,看清楚画皮之后,小红马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情,再看向陈九陵时它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里,分明有一句拷问灵魂的话语在来回滚动——我的天呐,这小子究竟是鬼怪还是变、态?
    嗯,闻不到任何鬼怪邪崇的臭味,还能够使用可以击退幽冥力量的符咒,真相似乎只剩下了一个——这小子,应该只是个变态。
    不过,就算这小子是变态,暂时我也只能继续跟着他了。
    这小子身上的天机是紊乱的,只要紧跟着在他的身边,那些谋害我的恶徒和邪崇鬼物就无法用推算锁定我的位置……
    “快!就是现在!冲冲冲!一起冲出去!”
    玄九霄忽然发出了兴奋的怒吼。
    这么快就打穿了吗?
    小红马急忙看向城门洞,果然就看到了城门外的景象!
    只是,翻涌的黑暗也在缓缓恢复,分明要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合拢。
    小红马连忙伸出蹄子,在散落于地的包袱上一点,那包袱便神奇的自动重新打包,然后挂回了马鞍之上!
    又用脑袋一拱陈九陵的后背,小红马试图用这种方式提醒陈九陵赶快抓紧时间跑路。
    “好马儿!”
    扭头一看的陈九陵,乾脆利索的翻身上马。
    什么!
    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你怎么敢骑我?
    你、你大胆!
    你这小子,可知道我是谁?!!!
    我,可是万民崇拜敬奉的锦绣感应灵君啊!
    “驾!秀儿,快跑起来!快跑出城我们才有活路!”
    陈九陵用力一夹马腹。
    小红马喷出一道气急败坏的响鼻,然后……四蹄翻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