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直视幽冥 > 第012章 在下闰土
    咬牙走了约莫三里地,赶在天彻底黑透之前,陈九陵终于看到了一个满目残垣断壁,仅剩少量房舍透出微弱灯火的小村庄。
    老规矩,先远眺观察。
    系统无反应,陈九陵这才牵马快走,匆匆进入小村庄之内。
    这个世界的夜晚可不安全,鬼怪邪崇四处横行害人性命寻找血食,唯有城隍庇护的城市与土地神庇护的村庄,才是相对安全勉强能睡个好觉的生灵庇护所。
    “汪——”
    柴门后一犬突吠。
    “汪汪汪——”
    村内众犬互相呼应,声势大壮。
    考虑到这是相对闭塞,所以一般对外来者都会比较警惕的古代村庄,陈九陵停下了脚步,朝着距离最近那户人家的门扉拱手:“请问屋里有人吗?在下锦城书生闰土,不小心与同伴走散,可否在贵宅借住一宿?”
    之所以冒名闰土,显然是为了降低对方的戒心。
    “咳、这位公子,实在对不住,小老儿家中脏乱逼仄,您还是另寻他处吧。公子,你往东头看,是不是能瞧到一栋红顶大瓦屋?要不你去那儿问问——”
    有位老人家隔着柴门,拒绝了陈九陵的请求,不过他也给陈九陵指了一条路。
    当然,也可能是这糟老头子在祸水东引,死道友不死贫道。
    “多谢老人家。”
    陈九陵再度隔门拱手行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单纯的书生。
    礼毕,陈九陵牵马前行,直奔那栋红顶大瓦屋。
    村中的青石街道曲折蜿蜒,小红马的马蹄踏在石上嘚嘚作响,马铃儿也发出了悦耳的叮叮当当,更有温度适宜的晚风迎面轻轻吹过……
    陈九陵却始终紧绷着身体,因为他隐约感觉到,路过的每一栋燃有灯火的民居之内,好像都有人在偷窥。
    对我这么有戒心吗?
    也对,这村子明显才遭过劫难,考虑到距离安潼王宇文演兵败自杀的落雁坡距离这么近,多半遭的是一场兵灾浩劫,对外来者充满警惕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肯定死了不少人吧。
    还好,系统始终毫无反应,村内应该是没有滋生出怨鬼邪灵。
    就这样一边偷眼观察一边慢慢前行,陈九陵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来到了红顶大瓦屋的院门口。
    借着已然照耀大地的月光,陈九陵豁然发现这院大屋并非原以为的地主之家,而是一座挂着“拜月岙福德正神”匾额的土地庙。
    颓败破旧柴壁茅顶的小村庄里,居然藏着这样一座堪称豪奢的土地庙,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不过,转念一想陈九陵又释然了,毕竟这个世界的神是真实存在并庇护着生民。
    “请问有人吗?在下锦城书生闰土,不小心与同伴走散,可否在宝地借宿一夜?若有打扰,还请直言,在下立刻就走另寻他处……”
    陈九陵又拿出了刚才已用过一次的那番说辞。
    “公子请稍候。”
    透出微微火光的土地庙院内,传出了柔柔弱弱的女子声音。
    吱呀——
    院门开了。
    一个梳着妇人发式,布衣荆钗的妙龄女子,手提一盏灯笼出现在了陈九陵视野之内,向外稍一打量便笑容绽放:“公子若不嫌庙内客房简陋,就进来吧。”
    “多谢收留!请问姑娘你是……”
    陈九陵连忙拱手谢过,本想顺势问清楚对方的身份,可当他借着灯笼火光看清楚门内女子的容貌,却不仅骤然就失了言语,甚至还下意识倒跳一大步。
    她、她她她——
    差点取了我性命、被玄九霄一套连招秒杀的画皮幽鬼,她、她怎么会重新复活,出现在这座土地庙之内?!
    是她!
    绝对就是她!
    逃!
    不,不能逃!
    把后背暴露给敌人,只会死的更快!
    额头见汗的陈九陵心念急转,转瞬便当机立断并指如戟,怒目圆睁一声大喝:“天地法灵,驱鬼逐魔!”
    呼——
    一阵夜风吹过。
    “公子,你在……干嘛?”
    门内的妙龄女子,微微歪头满目疑惑。
    陈九陵不答,默默从鼓囊囊的怀中,掏出了一把毫无反应的黄纸符箓,低头看看符箓又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画皮幽鬼,然后用比人家更疑惑的口吻问出了一句:“你……究竟是谁?”
    “我当然是侍奉拜月岙福德正神的巫女啊。”妙龄女子似乎想明白了,她掩唇一笑:“公子你把我当成了谁?占据神祠的邪崇鬼物吗?”
    你还真猜对了……
    不过,这般盯着看,系统也没有反应,应该是我看走了眼。
    眼前这位巫女小姐姐,应该只是和未来那个差点弄死我的画皮幽鬼长相相似而已。
    于是陈九陵满脸尴尬的矢口否认:“没有没有,巫女小姐你多虑了!你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会是邪崇鬼物?”
    “呵呵,出门在外要提高警惕,不能给邪崇鬼物接近侵害之机,我可以理解的。”自称巫女的妙龄女子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她笑嘻嘻的将门彻底敞开:“公子,外面风寒露重,快进来吧。”
    陈九陵稍一犹豫,还是牵着小红马走入了院内。
    “公子,请先为福德正神上一柱香,我再为公子收拾客房歇息。”
    布衣荆钗的巫女小姐姐关上了院门,抬手一指土地庙的正殿。
    入庙烧香,应有之意。
    陈九陵便跟随提灯引路的巫女,步入了土地庙正殿之内。
    当然,进殿之前,陈九陵没忘记朝殿内先瞅了一眼。
    殿内燃着数十盏长明灯,照的土地神像纤毫毕见。
    系统……还是毫无反应。
    那尊土地神像,看不出有任何疑点,就是一尊毫无特点的慈眉善目土地公公。
    陈九陵步入殿内,点燃三支巫女小姐姐奉上了清香插入香炉,又双手合十拜了三拜,便结束仪式退出了神殿。
    巫女再度提灯引路,绕过正殿将陈九陵带到了第二进的一间偏房门前。
    巫女熟练的开门点灯,如豆灯光照亮了仅有一桌一椅一卧榻的室内。
    “公子,我还需去正殿守夜,你早点歇息吧。对了,睡的时候,千万别吹灭灯光,要让它一直亮着。”
    铺好被褥,巫女就要离开。
    “为什么要一直亮着灯?”
    陈九陵连忙拦住人家的去路。
    “公子,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巫女小姐姐摇摇头:“只要彻夜亮着灯,公子你就能高枕无忧。我是巫女,不会害你的。”
    说完,巫女便绕过陈九陵,提着灯笼出门而去。
    这个村子,果然也不安全么……
    陈九陵看着巫女渐行渐远的背影,眉头皱成了川字。
    今天晚上,恐怕只能咬牙穿上女装……呸!是女半妖画皮保命了啊!
    犹豫间,不提防小红马钻入了屋内,屁股一扭关上了房门。
    屋外,已绕过殿角,但越走越快的巫女小姐姐,忽然取出一块血红手绢擦了擦反射的灯火的双瞳,她眼睛里……竟然正在不断涌出血泪!
    嘻、嘻嘻——
    诡笑,从庙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