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表白失败就变强 > 第119章经历是财富,不经历不成长也不成熟
    “老板,为什么汉服店又装修了?”有人问道。
    “人家老板看生意好,不给租了。”王晋如实回答。
    “哎呦,卧槽,还有这个骚操作?这也太没下线了,老板,这你也能忍?”
    “我就一个小老百姓,必须忍。”王晋说道。
    “老板,我如果是第一天认识你,我就信了,现在吗,我感觉你在憋大招。”有人喊道。
    “没,咱是老实人,这点委屈不算什么,毕竟店是人家的,房租也给退了,汉服还是进价溢价百分之十收走的,老板其实人很不错了。”王晋不停的说秃头老板好。
    “老板,别以为你一直说店主好我就信你了,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坐等老板大战店主,老板姿势多,我就想知道老板这一次用什么姿势,我想看店主是怎么死的。”
    “老板不是个吃亏的人,这么大的亏,我就觉得接下来会很精彩,这个店主很可怜,你惹谁不好,为什么惹老板。”
    晚上很热闹,王晋现在看着早上发的短视频。
    就是那首《你是风儿我是沙》
    评论第一条很短。
    “你是疯儿,我是傻。”
    “其实这首歌也算的上神曲,好听吗,好听,不过因为经历过几次恶搞,现在听这歌就是感觉想笑,挺开心的。”
    “再也回不到当初了,我曾经和我初恋很喜欢唱这首歌,美好的回忆,真的只剩下回忆了。”
    “大哥是个有故事的人,就像有句歌词唱的很好,(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这是哪里的歌词来着?”
    “这是歌曲《我们的歌谣》中的歌词,不用谢。”
    “这首歌不错,有一句是(谁唱着哄你入睡)(你是我眼中,抹不掉的泪)(为什么最后,才想起后悔)(喊你的名字,渐远的背影)(你走进梦的天际,永不回)。”
    “我也想唱着哄你入睡。”
    “你是我眼中抹不掉的泪,哎,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难受,心里酸涩的滋味有几人能懂。”
    “人生太多遗憾,可惜没有后悔机会,我们错过了很多。”
    “一句(我错过了你),能让多少人落泪。”
    “我错过了你,是我错过了你,我再也不能抱着你,再也看不到你那明媚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你知道我那种想拥你入怀却抱不到的滋味有多难受吗,我心如刀割。”
    “《心如刀割》这首歌也很好听,(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我是真的为你哭了,你是真的随他走了)。”
    “告辞,告辞,以前听的很好的歌,为什么现在听一首哭一次,今天眼泪不够了,下次再来。”
    “告辞!”
    王晋看着评论,没感觉,没有怀念的拥抱,没哄过女人睡觉……看来自己还是很年轻,体会不到啊,有那么难受吗?嗯,自己初恋都没……
    看来要找个小姐姐来谈个分手恋爱,或者让小姐姐狠狠伤害下自己,然后再来听歌,是不是就能像他们那样优秀的发评论了?
    王晋回去的时候,就给他们说了,让他们去网上找一批飞鱼服。
    杨奇几个人一愣,眼睛一亮。
    他们就知道老王姿势多,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姿势玩的是高难度。
    这个难度不小。
    虽然王晋不会做飞鱼服卖,但是他需要做几件,自己人穿,还有小丫头,王晋也要做一套小飞鱼服,小绣春刀,小腰牌。
    越想越激动……
    不行,先给小诺诺做出来,王晋很想看看小丫头穿上小飞鱼服,拿上小绣春刀和小腰牌的模样了,会不会把人萌化了。
    那套小汉服就已经很震撼了,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华丽的小汉服,款式复杂,穿在她身上,如画中走出来的小精灵。
    不少人都拍照,不少人为此回家连夜加班,也希望有个这样的小丫头。
    甚至有的不打算要孩子的丁克夫妻,也因为看到了小丫头,也开始怀疑是不是选择错了。
    因为小丫头的原因,王晋都发现自己越来越成熟了,现在都越来越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自居了,有女儿的男人更成熟,更有责任心。
    人的成熟一个是时间,其实还是经历,经历越多越成熟,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因为穷人家的孩子早早的经历别人家孩子成人后才经历的事情,所以穷人家孩子成熟的更早,更懂事。
    这是苦难,磨难,人成熟的过程都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早经历早成熟,不经历永远不成熟。
    定下需要的料子,找好的买,他现在也有一些钱。
    杨奇几个人也去网上查看飞鱼服,看看什么价格的合适。
    多选一些价位的,好点的也要进一点。
    王晋也帮着参考一下。
    不知不觉晚了。
    早上五点半,准时醒来,晨练,杨奇几个人也跟着起来,已经感受到了站桩的好处,比如胖子发现一个巨大好处。
    他发现自己比以前(鸟)的远了……
    感觉有劲,很舒服。
    嗯,今天怎么袁素没打电话。
    王晋看看时间,正常情况应该打电话的。
    干脆直接打过去。
    好一会,袁素的声音传来:“喂!”
    一听声音,王晋就知道了。
    感冒了。
    鼻音有点重,声音有点无力,虽然已经极力掩饰,极力让自己说话自然点,但王晋还是可以听出来。
    “生病了?”王晋问道。
    “没有。”
    挂断电话,王晋让他们三个去学校吃早饭,然后他就去了袁素哪里。
    袁素这个大佬和别的大佬不一样,家里没什么佣人,也没有什么保安,特别是发生了之前的事情之后,她现在更是没有用其他人。
    因为二黑怀孕,有什么意外怕动了胎气,所以王晋又给了袁素一只大黑猪。
    也是母的,五黑。
    因为王晋怕袁素没有安全感,才做的这个决定。
    王晋现在是感觉驯猪大师真的很好,袁素这样的大佬就喜欢猪,送其它的肯定不喜欢,她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大黑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