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快穿总是在看戏 > 第135章 神秘村庄11
    快穿总是在看戏正文卷第135章神秘村庄11看着满桌的食物,凤倪皱了皱眉,而这正巧被时刻关注着她的白玺看到了。
    他还以为是这菜不对,朝其他人大声呵道,“别吃,有问题。”
    李川刚夹起的菜,被他扔到了地上,“真的假的?”还好他还没吃。
    “白玺哥哥,这菜难不成有毒。”
    “没错,大家不要吃。”
    看着白玺自信的样子,凤倪有些惊讶,她怎么没看出来这菜有毒,是她老眼昏花了吗?
    “白玺哥哥,你这也能看出来,好厉害。”上官燕一脸崇拜地看着白玺。
    “说,你是不是下毒了。”白玺提着铁柱的衣领质问道。
    “我真的没有。”铁柱欲哭无泪,他冤枉啊!
    “你肯定知道这有毒没毒,你给评评理。”铁柱向凤倪投去求助的眼神。
    顶着巨大压力,凤倪缓缓开口,“这个,这个确实没毒。”说着,凤倪还吃了一口。
    听到凤倪说没毒,白玺有些懵,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在厨房,铁柱紧紧攥着手里的小瓶子,几番挣扎下,还是把它装到了口袋里。
    他怕凤倪真的能看出他是不是不安好心。
    没想到他都安分守己,老老实实,还是要被抓小辫子,他太冤了。
    白玺听到凤倪的话后,立马松开铁柱,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误伤了。”
    “没事,没事,解释清楚就好。”他敢说有事吗?现在落到了他们手里,好想哭。
    白玺在凤倪耳边悄悄说道,“你不是说这菜有问题吗?怎么又……”
    “我什么时候说过。”难不成她失忆了。
    “就是刚才,你突然对着饭菜皱眉。”
    “哦,原来是这样,我只是单纯看着没有肉,有些伤心而已。”凤倪有些搞不懂白玺的脑回路,而且她皱眉就那么一下,他都看到了,难不成他在监视自己。
    凤倪紧盯着白玺,“你是不是在监视我?”
    “没有,怎么可能。”白玺有些慌,被发现了,吓得他喉结动了动。
    “哦,是吗?”凤倪在问白玺,又好像在问她自己。
    ……
    没下文了,凤倪扭头吃饭,看着这清一色的菜肴,她食之无味,她想吃肉。
    算了,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能挑剔。
    艰难地吃完一顿饭,凤倪又爬上了吊床,准备睡会儿。
    上官燕好几天没管理自己的脸了,现在她的首要任务就是保养保养自己的脸,她拎起背包,朝屋子里走去。
    而这李川没有一点眼力见,凑到凤倪跟前,对着她说话,“凤倪,你怎么睡了,起来聊聊呗!”
    “不要,一边去。”凤倪逼着眼睛说道。
    他就像没听到一样,“凤倪,我想听你讲讲齐航的事。”
    “滚开。”
    “别呀!你给我说说,我很好奇,他们真的没死吗?”
    凤倪突然睁开眼睛,倒是把李川吓了一跳,“怎么了?”
    “是谁告诉你的。”凤倪依在吊床上,懒散的样子显露无疑。
    “什么?”
    “齐航的事。”虽然她已经猜到了,但她还是想问问。
    “哦,这个呀,这个,是,是……”李川吞吞吐吐说不清楚。
    “我知道了。”李川这点小心思跟谁都看不出来一样,还和她打马虎眼。
    “他们没死,没什么可说的,这时候,估计早就离开了,不过,谁又知道呢。”
    “原来是这样。”
    “既然知道了,就走吧!别挡着我闭目养神。”
    “我……好吧!”李川见凤倪又躺下了,他收回自己想要说的话。
    凤倪闭着眼,神使进到空间里,她看着自己的空间,微微点头。
    她在空间里随意走动着,而羽翎则在无聊地数花有多少花瓣。
    突然,他丢下手里的花瓣,屁颠屁颠往凤倪身边跑,纷纷扬扬的花瓣落到了地上,主人竟然用神识进来了,这还是头一次在这种情况下进来。
    “主人,主人。”羽翎隔着老远就朝凤倪那边喊。
    气喘吁吁跑到凤倪身边,抱住了凤倪的大腿,“主人,你终于来看我了,呜呜。”
    “起开,我有事让你去办?”
    听到凤倪这话,羽翎的少男心碎了一地。
    “主人,有什么事,我肯定跟你办的妥妥的。”
    凤倪在羽翎耳边嘱咐几句,“听懂了吗?”
    “懂了,放心,主人,我马上去办。”
    羽翎一溜烟消失在原地。
    见他走了,凤倪伸着懒腰躺在她空间里的床上,这床她可是挑了好久,既不会太硬,也不是特别软。
    她特别喜欢它,而且这床还被她加了点东西,躺着上面,满满的灵气包围着她。
    凤倪一睡就是一下午,搞得其他人还以为她怎么了。
    ……
    “你终于醒了。”上官燕都有些担心,她怕凤倪真的会出什么事。
    “你们怎么了,我不就是睡了一会儿吗?”
    “你都睡了一下午,我们都挺担心你的。”
    “是吗?”她怎么感觉白玺是因为她能帮他们,所以才怕她出事。
    “当然,我们很担心你。”上官燕眼睛带着真诚。
    “谢谢,我只是太困了。”凤倪在灵气的包围下,睡了个好觉,所以才忘了时间。
    “没事就好,咱们今天还是一起睡吧!这让我有安全感。”上官燕可怜巴巴地望着凤倪。
    “我考虑考虑。”凤倪下了吊床,看着这夜色阑珊,看来她真的睡了很久,也怪不得他们大惊小怪。
    凤倪突然想起,她好像有些事,要问问这个假村长。
    被白玺突然拽起来的铁柱晕晕乎乎的,还以为他在梦中,凤倪示意让他清醒清醒。
    一盆水就泼到铁柱的脸上,把他吓得惊醒。
    “谁,谁敢泼我,给我站出来。”
    “是我。”白玺突然站到他的面前。
    望着突然出现的脸,铁柱惊呼一声,才真正醒了过来。
    “你们,有,有事吗?”铁柱心慌慌。
    “有事,不然干嘛叫你。”凤倪睨了他一眼。
    “您说什么事,我能做的事绝不藏私。”这有事就有事呗,他又不是不配合,还害的他被淋了一身。
    “知道背后那人叫什么名字吗?”
    “你在说什么?什么意思。”
    跟她玩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很好。
    凤倪拿出她刚刚去厨房顺的刀,架在铁柱的脖子上,“这样能说吗?”
    察觉到脖子上冰冷的刀刃,铁柱被吓得吞咽着口水,“别,别,我说,我说,您这刀能不能先移开。”
    “可以。”凤倪把刀从他脖子上移开。
    脱离危险的铁柱看着那把被凤倪拿在手上的刀,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