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九木云香 > 第198章 两年了……
    九木云香忆经长河千万里第198章两年了……“都别在这屋檐下站着了,都进去吧,本太子今日要先自罚三杯,当替小女给众仙家赔不是了。”
    东阳太子都这样说了,这众仙家也不好埋怨什么了,皆笑呵呵的跟着东阳太子,进了金羚殿。
    一屋大大小小的神仙,被这成群结队的鸟儿一番折腾,此时皆是衣冠不整之相,不过随便整理整理,倒也勉强可以见人。
    反正大家都被小公主整得这般狼狈模样,已是见怪不怪,谁也不会笑话谁了。
    而太上老君这老头就比较惨了,顶着头上那滩……,哎……
    无奈,也只好先回老君殿洗巴干净再回来了。
    这边,无双牵着九木跟在众仙家后面将将要跨入金羚殿,那小公主神出鬼没的冒出来,将无双与小九紧紧牵着的手顷刻打散。
    她看着无双上上下下打量,眨巴着眼睛问:“你就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无双?”
    无双看了看这调皮的小丫头,哼笑一声,反问:“难道,你这丫头不想认我这个哥哥?”
    金羚小公主眼珠子转了转,道:
    “无所谓,我金羚一夜间多了个当太子的爹,又多了个当太子妃的娘,还多了个了不起的天帝爷爷,再多一个哥哥,倒也无妨,亲戚多了好办事嘛。”
    无双听了金羚这无厘头的逻辑,几分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而金羚问完了无双,又看着小九,上上下下一通打量,而后又对着小九笑嘻嘻的一幅坏坏的小模样,问:
    “你,就是九木云香?”
    小九看着这位有些奇葩的小公主,打心眼里觉得,这小公主有种让人看一眼就喜欢的感觉,但看她这番坏坏的笑,小九又莫名觉得她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但,再怎么着,她也是公主,她若真的打自己的坏主意,那自然是躲不掉的。
    于是,小九对小公主笑了笑,回:“对呀,我就是九木云香。”
    “嘿……,本公主记下你了,待洗尘宴过后,你留下,本公主想跟你玩。”
    九木一楞:“啊?”
    “你啊什么啊,本公主说,要你吃完饭留下,陪本公主玩。”
    金羚呼扇着两只大眼睛望着她回答。
    小九楞在原地,真不知这小公主是真想自己陪她玩,还是想像方才捉弄众仙家那样,将自己留下捉弄一番。
    若真是那样,小九光是想想,就觉得相当可怕,当然也不敢答应留下来陪她玩。
    那金羚见她如此呆滞模样,便伸出一根手指,对着九木的脑门一弹,道:
    “本公主叫你留下陪我玩,是你的荣幸,你还想拒我不成?”
    九木勉强的笑了笑:“小九不敢。”
    “记得哈,洗尘宴后,留下来陪我玩,这是本公主的命令!”
    说完,又笑嘻嘻的镩到前面去了。
    无双看着金羚活蹦乱跳的背景,无奈的笑了笑,转头又对着小九说:“你不用怕,我看金羚这丫头虽调皮了些,倒也心思单纯,不会为难你的。”
    九木仍是疑问重重:
    “只是不知,那小公主为何偏偏让我留下陪她玩?”
    无双看着小九,拍了拍她的脑袋,说:
    “小九长得好看,于这百人之中最为显眼,那小公主自然也是喜欢跟好看的人在一起玩。”
    小九听了,微微一笑:“无双师兄惯会说笑。”
    无双也跟着笑了笑,道:“你尽管放心,洗尘宴后,你且放心去陪她玩耍,我会在殿外等你,如有什么情况,也好有个接应。”
    “嗯。”
    说完,小九任由无双牵着,跟在众仙家后面,走进那金羚殿。
    无双与小九在殿首一侧落座,小九觉得自己这刚刚坐稳,蒲团都没暖热,忽然感觉背后一道无形冷烁的刀光剑影冲着自己一顿横扫,扫的她心里发慌。
    小九回头四下里望了望,终于,在人群中,她看见了那双满是怨恨、满是杀意的眼神。
    那道眼神正犀利的望着自己,目似剑光。
    那正是三师姐——桑璐。
    小九与那眼神一撞,顿觉寒噤入骨,她浑身颤了颤,却被那霹雳似剑光的眼神震了个粉身碎骨,心里莫名一阵恐惧,心房怦怦直跳……
    她到底在怕她什么?
    从前,三师姐对着自己指桑骂槐,明里暗里算计她,她从来没怕过,从前,三师姐用那戒鞭抽得自己满身血痕,她也从来没有怕过。
    而这一刻,她也不知道她在怕什么。
    一旁的无双,被她握住的手,突然力道加重,紧了又紧,仿佛手都要被她捏碎了。
    “小九,你怎么了?”
    语落,无双随着她的眼线望去,刚一回头,便见三师姐对着小九一幅苦大仇深的模样。
    那幅样子,活活要将小九吃了,才解恨一般。
    无双瞥了三师姐一眼,又将小九的身子扳回来,道:“小九,不用理她,来,吃颗樱桃。”
    说完,便从碟中取了一颗粉嫩的樱桃,放在小九嘴边。
    小九将头一侧,又从无双手中接过那樱桃,没有半点心思去品偿这樱桃的滋味。
    而,心里莫名而来的恐惧,又让她有些心慌,甚至隐隐心痛。
    小九抚了抚心口,咳了两声,看着无双,说:“无双师兄,我这心痛的毛病,仿佛又要发作了。”
    无双看了看她,眼神里透着几分淡淡的神伤,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而后,笑着从袖中掏出随身携带的一颗小药丸,递给小九,道:
    “小九,给,吃了便不会心痛了。”
    而小九急匆匆的接过那药丸,想都不想便放入口中吃了下去。
    半晌,才感觉,那心疼的毛病,终于是得到一丝缓解。
    两年了,她每每心疼,无双便给她一颗药丸,而这小小的药丸,仿佛已经成了治愈她心病的良药,她每每说心疼,他便给她一颗,从此,再也离不开了。
    “幸好,幸好,幸好你今日备着。”小九道。
    无双握了握她的手心:“你的事儿,我当然日日记在心上。”
    “谢谢你,无双师兄。”
    无双笑了笑,眼神有几分迷踪复杂,两年里,她对着自己,不知说了多少个谢字。
    他听的烦了,厌了,却还得笑着,听着。
    而他日日期盼从她口中听到的“爱你”二字,从始至终,她从未说过,而无双却日日说着。
    无双幽幽一声叹息,心中沉沉念道:“两年了,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