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病娇公子农家妻 > 260
    李乐乐忽然就意识到什么了,当即就朝顾长治扑了过去,拦腰把顾长治抱住,“顾长治,你想做什么?宁儿,你快走!”
    顾长治轻而易举的,根本就没有用力就把李乐乐给推开了,“你的孩子跟你一样不听话,需要点儿教训。”
    此刻的顾长治,以往的儒雅早就被狰狞和疯狂所取代了,他伸手解下了自己腰上的腰带,缠绕在自己的手上,顾安宁这才发现,原来这腰带是根软鞭来着。
    看着那根软鞭,顾安宁就把目光放在了顾长治的腰上,嗯......衣服还算整齐的,身上还有一根腰带把衣服牢牢的束缚在身上。
    顾长治虽然疯狂了一些,看着脑子也不太正常的模样,可是到底还知道好好穿衣服,还不是一个暴露狂。
    李乐乐看到这根软鞭之后,脸色大变,脸上出现了恐惧的神色,飞快的朝顾长治扑了过去,把顾长治牢牢抱住。
    而顾长治,根本就没有把李乐乐放在眼里,鞭子解下来之后也不跟顾安宁啰嗦了,手中的鞭子一扬,脚步一动,带着李乐乐就开始抽顾安宁了。
    这么一点距离,那么长的一根鞭子不好施展开,,可是顾长治却耍的很好,那根鞭子在地上盘旋了一圈之后,就直直朝顾安宁面目扑去了。
    李乐乐凄厉的叫了一声,“宁儿。”却没有办法阻止顾长治,只能破口大骂,“顾长治,你这个畜生。”
    顾长治眼神疯狂的看着顾安宁,“以后记得听话!”
    顾安宁就这么站着,不躲也不避,在鞭子就要扑上自己面门的时候,飞快的把鞭子给抓住了。
    那根鞭子没有打到顾安宁身上,反而被顾安宁给抓住了,顾长治愣了一下,然后就用更大的力气一扯,想把鞭子给扯回来,可是却没有扯回来。
    顾长治恼火,一手拿着鞭子,另外一边手就朝顾安宁扇了过去,脚下也没有跟顾安宁客气,径直就朝顾安宁踢了过来。
    顾安宁看顾长治那个架势,分明就是有点功夫底子在身上的。
    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到底是多还是不多呢。
    顾安宁微微勾起嘴角,目光幽幽的看着他,“爹,我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不怎么听话。”
    既然顾长治是有一点武功底子的,顾安宁也就不跟顾长治客气了。
    虽然她也没有打算跟顾长治客气。
    这样的一个渣男。
    跟小姨子好上就不说了,还打人。
    甚至还强迫自己的女人。
    真行啊。
    顾安宁一只手隔开了顾长治那只朝自己飞过来的巴掌,另外一只手用力把顾长治的鞭子一扯,脚下也朝顾长治踢了过去,顾安宁甚至让小胖盘旋在她脚尖,用上了那把自带的刀子,她一踢过去,小胖就砍在了顾长治的小腿上。
    顾长治脚一痛,腿就崴了一下,手上的力气也一松,顾安宁把顾长治的鞭子也扯到了手上。
    当然了,顾长治也被他扯过来了。
    顾安宁和顾长治干架的时候,李乐乐就在边上呢,这会子看到顾安宁已经占了上风了,连忙走了过来,扯上顾安宁,“宁儿,我们快走。”
    顾长治真的是疯了。
    他疯了。
    她要去找人过来,把这个疯子赶出去。
    然后和离!
    不管如何都要和离!
    顾安宁又飞快的朝顾长治的另外一只脚踹了一下,小胖再度在他的脚上砍了一下,然后就飞快的回到了顾安宁的脑海里,这才道,“搞定了。”
    顾长治整个人都摔了下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顾安宁轻轻的把李乐乐朝边上一拨,把李乐乐拨的远一些,“娘,你走远一些。”
    李乐乐却不肯走,还是拉着她,生怕她吃亏了,“宁儿,我们快走吧。”
    顾安宁淡淡的问道,“娘,难道你不怨恨她他么?”
    怨恨?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李乐乐就愣住了,神色也变得不一样了。
    怨恨?
    肯定怨恨的。
    她是怨恨顾长治的。
    怨他不爱自己。
    怨他和她唯一的妹妹搞在了一起,还生了孩子。
    怨他对别的女人的孩子好,对自己的孩子却不重视。
    怨他对她粗暴,怨他当初对她做下那种事情,甚至还有了顾安好。
    她怨啊!
    这么些年一直过的不愉快,都是他造成的,她怎么能不怨恨他?
    她都恨死他了!
    顾安宁瞧着李乐乐的神色就知道李乐乐是怨恨顾长治的,只不过是没有人提醒她,帮她把心里的怨恨放出来,让李乐乐认清楚而已。
    很好,现在放出来了。
    顾安宁再度轻轻的问道,“难道你就不想把他打一顿,好出出气吗?”
    顾长治就在底下看着呢,听见顾安宁这话,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顾安宁给气的,当即就破口大骂,“哪有你这样做子女的?爹娘的感情不散你就不开心是不是?你这个样子要出去了是要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顾安宁就不搭理他,压根儿就不回嘴,只问李乐乐,“娘,你想吗?”
    李乐乐喃喃自语道,“想,我当然想!”
    顾安宁轻轻道,“那您让开,我给您出出气,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我在外头生活的时候,可是很多苦头都吃过了!”
    说到后面的时候,顾安宁是格外用力的把这话给说了出来。
    李乐乐当即就让开了,还让的远远的,就站在一边看。
    看着李乐乐让开了,顾安宁也变了脸,脸色一沉,“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没有人经过,所以你干什么都可以是吗?”
    真是服了,顾长治想要办事儿真是一点儿都不挑地方,好歹也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就算要勉强人家,能不能把人家忽悠到好一点儿的地方去?
    怎么跟个二流子似的,一点儿都不挑呢?
    真是丢尽了大户人家的脸。
    顾长治真是思想敏捷的很,一下子就意识到顾安宁可能要对他做点什么了,当即就问道,“你要做什么?老子警告你,老子是你爹!”
    顾安宁淡淡一笑,“我就喜欢做一些不孝的事情,你喜欢打人是吗?好啊,我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顾长治动弹不得,瞧见了她身后的李乐乐,大喊道,“夫人,你要看着这个孽障这么对我吗?我们是夫妻啊。”
    李乐乐闻言,走了过来,轻轻的喊了一声,“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