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帝成长计划 > 第0076章 夜幕降临
    时至黄昏,长安城内逐渐亮起星点火光。
    看着山林外,近在咫尺的长安南城门:安门,何广粟剧烈的战栗起来!
    在他身边,两个负责看押他的士卒正面无表情的啃食着米饼,等候着夜幕降临。
    最让何广粟感到惊惧的,是他十分肯定这片丛林中,至少藏着五千人!
    但此时此刻,除了身旁看押着自己,静静趴在雪地里的两名士卒外,何广粟根本看不到第三道人影!
    “太一在上···”
    回想起在陇西边地,自己所在的驻防部队每到秋冬之际,都被匈奴骑兵骚扰的烦不胜烦,何广粟便不由自主的臆想着:若是这队兵马在边墙,匈奴人别说是烧杀掠抢了,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不一定!
    没错,何广粟已经确定,这支部队是汉室军队了——下午被押去见这支部队主将的时候,在那个老将身边卫卒手中,何广粟清晰的看见一面卷起的大纛(dào)1!
    作为退伍军卒,何广粟十分清楚:大纛,根本不是寻常的部队可以拥有的!
    当年在陇西戎边时,何广粟所在的陇西都尉,麾下共计两千人马,足以称之为一军!
    但饶是如此,陇西都尉部也依旧没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大纛;陇西戎卒认识的,只有那面写着‘汉’字的驻军旗帜,以及写有‘陇’字的都尉旗帜···
    就连陇西都尉本人,都没有资格打出一面写有姓氏的私旗!
    而这支军队,居然拥有一面大纛!
    何广粟从军近五年,也只在一次匈奴入侵北地郡时,见到过自长安赶去支援的北军大纛:赤龙旗!
    除了南北军的赤龙大纛外,何广粟实在不知道还有哪只部队,拥有专门的大纛。
    可惜,那面大纛一直被卷起,何广粟没能看到大纛上的图案。
    就在何广粟神游方外之时,树林中便响起一阵尖锐的鸟鸣。
    何广粟身边的两名军卒顿时一滞,连咀嚼的动作都停止;待等鸟鸣结束后,其中一人便将手放在嘴边,发出了与先前那道鸟鸣几乎相同的声响!
    再次得到回应后,两名军卒将手中粟饼塞回腰间,轻手轻脚的移开三人身上铺着的枯枝,顾不上拍打身上的雪,弓着腰,带着何广粟,向不远处一棵大树之后走去。
    在树边停下脚步,何广粟赶忙福灵心至般蹲坐下来,动作熟练地让人心疼!
    ——从长安以东的广明成乡,绕到这片长安以南的山林,这一路上,何广粟最遭罪的就是膝盖!
    身边的军卒见何广粟乖顺,倒也没多为难,倚树蹲靠下来,各自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然后,何广粟便再次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魔术’——就在眼前不到一丈,那片丝毫不起眼的雪地上,爬起来两个人!
    直到那二人半站起身,何广粟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平地,而是一个约九尺长宽的小土坑!
    看着其中一人苍老的面庞,何广粟赶忙敛回心神,深深颔首:“将军。”
    虽然不知这人是何来历,但何广粟很清楚:能被叫将军的不一定有大纛,但有大纛的部队,其主将绝对称得上一句将军!
    只见那老将不着痕迹的将粘在髯须上的雪拍落,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何广粟:“尔可知安门卫卒几许?于何时换防?”
    被那双虎目瞪的丝毫不敢对视,何广粟将头埋的更低,语颤道:“将军,俺就一粗鄙农户,从何知此军机要事?”
    那老将见何广粟不似作伪,只好再问道:“那尔可知,陛下今在何处?”
    闻言,何广粟长松一口气,如蒙大赦般道:“将军不知,前时长安物价鼎沸,百姓民不聊生,幸陛下仁慈,出内库粮以售于北阙···”
    “陛下今在何处!”
    喋喋不休之语被突然打断,何广粟一愣,抬起头,就见老将面上已满是不耐。
    尴尬的抿抿下唇,何广粟小心翼翼开口道:“陛下正于高庙思过···”
    见老将面上依旧是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何广粟顿时慌乱起来,猛然一跪,眼泪唰一下就夺眶而出。
    “将军饶···唔···”
    哭嚎之语刚一出口,何广粟便被身边的军卒捂住了嘴;看着老将凶狠的面色,何广粟目光中满是惊骇。
    那老将却只是恶狠狠瞪了何广粟一眼,轻挥了挥手,那两名士卒便一拱手,架起何广粟回到了先前那个位置,片刻间,将三人重新埋回了雪地里。
    老将缓缓蹲行到树边,依靠在树干上,紧盯着渐渐亮起篝火的安门。
    “咳咳···”
    突然两声轻咳,老将身旁的亲卫顿时一慌:“都尉可是受了风寒?”
    那老将却是微微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无碍,便继续睁开那双遍布血丝的双眼,望向长安城的方向。
    亲卫见此,悄悄将身上破旧的衣袍脱下一层,看了看上面的破洞,又再脱下一层,将两层几乎称得上‘破布’的外衣披在了老将身上。
    把老将却是头都不回,一抖肩膀,两层破布就滑落在老将手中。
    看着老将背身递回的外袍,卫士目光顿时一暖:“都尉,还是披上吧···”
    只见老将猛一回头,深深凝望向卫兵目光深处,然后若无其事般回过头,继续看向安门,一言不发。
    卫士顿时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赶忙单膝跪倒在地:“末将险乱军心,罪该万死!”
    老将依旧是头都不回:“噤声。”
    闻言,卫士才一脸羞愧的起身,稍稍离远了些。
    老将凝望着长安城的方向,目光紧紧锁定在位于安门外,挡在长安和这片树林之间的那座军营。
    即便是在这临近夜幕时的昏暗光线下,老将也清晰地看到,南营已处于被包围看押的状态。
    “竟迫丰沛子弟至斯···”
    老将讥笑一声:“陈平啊陈平,尔可真没辜负高皇帝之期许!”
    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逐渐亮起的点点星辰,老将站起身,轻轻拍打着身上的雪。
    “某倒要看看,盗嫂受金之辈,可真欲窃国祸政?!!”
    ·
    ·
    ·
    ps:1.大纛:军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