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九章: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栈道本就不宽,也就刚好两个人足够并肩,四五块巨石砸下去,几乎已经是不可躲避,不过,魏莽不愧是老江湖,反应极为迅速,横刀侧身,再一刀劈在另一块石头上,溅起几粒火花,完美躲过。
    不过,那那一刀是正面硬抗那几十斤的石头,双手一抖,暗自吃痛,握住大刀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身上的伤口又扯开了,鲜血浸透出来。
    然而,魏莽是躲过了,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瞬间便有两个人被砸中,滚了下去,落到那断裂的栈道处,跌落下了悬崖,响起两声沉闷声。
    而魏章的反应更简单,直接握住扶手,往外一跳,整个人悬挂在悬崖上,然后翻身跳上栈道,和魏莽对视了一眼,同一时间快速向上冲去。
    王三虎依旧还是笑吟吟的,只是火光中,脸上泛出阵阵黄色,咧嘴时,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恐怖,悠悠开口,像是死神开口:“继续给我砸!”
    随着这一道命令下来,身后再一次涌出来几个人,其他人又退了回去,各种石头,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哗啦啦的从上砸了下来。
    栈道开始剧烈抖动,
    惨叫声此起彼伏,
    不一会儿,南川帮的人几乎全都被砸了下去,只有魏莽魏章叔侄俩还在艰难的躲避。
    魏章不愧是大派弟子出身,学过不错的身法,愣是在这么多攻击之下没受到什么伤,只不过魏莽情况就不乐观了,被砸中了好几次,要不是他的确毅力很强,早就落下去了。
    已经不远了,距离不过一丈了。
    新一轮攻击完了之后,魏莽一把抓住魏章的手,嘴里渗出鲜血,大吼道:“王三虎,我侄子是青州奕剑门弟子,你不能杀他!”
    当魏莽这歇斯底里一声大喊出来时,王三虎当即就愣了一下。
    就是这一愣,魏莽发出一声怒嚎,用力将魏章往上面一扔,魏章就像是一张树叶飘了上去。
    “给我砸!”
    王三虎急忙大喊,七八快巨石砸了下去。
    然而,这时候的魏章已经抓住了最上面那横搭栈道的扶手,微微一用力,翻身跳到了最上面,眼睛通红,附身望向下面被几块石头同时砸中,滚下山去的魏莽,大喊:
    “大伯……”
    …………
    空中栈道上,聚义帮的人一共有十三个,全都提着刀望着对面的那年轻人。
    魏章脸上有不少血迹,头发上雨水流到脸上,缓缓的浸润的血迹,他缓缓的脱下身上的衣服,赤裸着上身,眼睛通红,有泪水滚落出来,却没有任何声音,只是慢慢的用衣服在手臂上缠绕着,握住剑柄的手,已经勒得泛白,手臂上青筋暴起。
    用牙齿配合左手打了一个死结。
    握住长剑,指着王三虎等人。
    “杀!”
    双方同时大喊。
    魏章看着冲上来的敌人,呛啷一声惊破雨声,手上长剑如蛟龙出鞘,外象缓慢实则迅捷刺向冲在最前面那两个人。
    魏章的剑法很有技巧性,至少在一群全靠热血的庄稼把式的人面前是很有技巧性的,最前面是两个人,两把刀,两个方向同时劈下来,他微微屈膝,跪地前行,剑左右刺出,两道人影摔落山崖!
    空中栈道,太窄了。
    最多只能同时容下两个人,
    魏章面对的,就只有两个人。
    王三虎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当即提刀冲到最前面,大喊一声,冲过去,四个人包围他!
    “铿锵”
    刀剑相碰,巨大的力道,让魏章很吃亏,身体后退两步,紧贴着栈道内侧的山体上才停了下来。
    王三虎的刀法虽然比不得魏章的绝妙,但他的刀法都是靠着一刀一刀杀出来的,都是几十年经验总结而得来,刁钻刻薄,突然一击,打了魏章一个猝不及防。
    也借着这个空档,他冲到了另一侧。
    再一次攻击,两边同时出刀。
    魏章只能紧贴着山体,竖剑格挡,还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空中栈道是个很特殊的地理位置,谁运用得好就有绝大的优势,但是魏章明显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居然杀了两个人就放弃了这个优势,这一次。变得被动。
    本来就已经十分疲软,且受了伤的魏章,被这一击,打得很痛苦。
    用力一推,格挡开,就一剑探出来,这一剑很快,也非常刁钻,直取独自站一方的王三虎。
    受了重伤,魏章也清楚了这空中栈道的优势,他必须独自占取一方,不然遭受背后夹击,他是根本没希望的,所以,他这一剑,来得巧妙,王三虎来不及格挡,只能退让,但是,只要王三虎退让,他就能够借机冲过去。
    王三虎也是明白的,
    但王三虎的狠,从来都不只是对敌人狠,他对自己也够狠。
    在魏章震惊的目光中,王三虎居然不躲不避,用那肥胖的身体直接抵在魏章的长剑上,眼睁睁看着长剑穿过身体。
    一声声惊呼传出来。
    “大统领!”“大统领……”
    剧烈的痛,近乎于麻木。
    王三虎居然还咧嘴笑了,趁着魏章失神的瞬间,挥出一刀,砍在魏章的手臂上。
    “呲”
    鲜血狂喷,喷到了王三虎的脸上。
    他咬着牙,却还在笑,因为魏章的手臂断了,那握着剑的手臂,正连在那柄剑上,而那剑,还插在他的肋骨里。
    王三虎跪倒在外地,面前的魏章正在歇斯底里的大吼。
    喘着粗气,王三虎捂住了正在不停流血的刀口,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或者血水,用力喊道:“把这小子给我带回去,别弄死了,交给帮主处理,另外,你们这些狗日的,快来把我弄回去啊,老子快死了!”
    这时候,聚义帮那些人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去将王三虎扶住,另外几个人则提着断了一臂的魏章往栈道那一头走去,往梧桐镇而去。
    …………
    大青山下,风陵江里,一叶扁舟,乘着夜色顺水而下,舟上两个蓑衣人,那扁舟缓缓靠着岸边而来。
    船将到岸时,杜若缓缓抬头,向着大青山望了过去,夜雨朦胧,漆黑一片,也不知道他到底望了什么,却突然淡淡道:“黑头,不用去了,掉头回梧桐镇,我们来得有些迟了!”
    “啊,”黑头惊道:“帮主,那……王大统领他们不会出意外吧?”
    杜若负手,平静的望着江面,没有说话。
    …………
    聚义帮今夜,大获全胜,不过,并没有什么庆功宴,毕竟渡风堂的人刚打完一战,就必须立马掉头回梧桐镇,重新装货出发,这一战最大的功臣都不在,庆功宴也不可能开,更何况,今夜更主要是给受伤的人治伤。
    以平老先生为首的医师可就有些劳累了,受伤的人实在太多。
    当杜若回到梧桐镇时,已经是天边破晓,微微擦白,在码头看了一会儿,跟罗大胡子交代了几句,就在黑头的护送下回了镇上。
    回到镇上,蓑衣都没有褪下,杜若就去了医馆,看望了受伤的帮众之后,才回到聚义帮里,这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都亮了,不过,外面依旧还下着大雨。
    泡了一壶茶,杜若去洗了个澡,并没有休息,而是取了一本书,慢慢的翻阅了起来,时不时的取出笔或是勾勒,或是摘抄,就连外边的雨是何时停的他都不知道。
    一直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才惊醒过来,抬起头看向窗外,天已经亮了,檐角还有水珠在滴落,他站起来,吹掉还在燃烧的油灯,轻声道:“进来吧!”
    “见过帮主!”
    进来的人是暗风堂堂主何协与黑头。
    何协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杜若手里的书的时候,心里不由得“疙瘩”一声,因为那本书上两个大字很显眼《大学》。
    虽然何协没有参加过科举,但是,他却知道四书五经是科考必备,而一般会看这些书的人也是要准备参加科考的人,一看到杜若在看这书,他就有些着急。
    本来昨日之事,还让他们很多人都以为帮主是放弃了科考打算,准备彻底接手聚义帮事情,可现在看来,似乎,是他们太过于乐观了一些。
    杜若倒没有注意何协的神色变化,微微点了点头,缓缓合上书籍,倒了一杯茶,茗了一口,说道:“说一说吧,昨晚上情况如何?”
    何协拱手道:“启禀帮主,昨晚一战,渡风堂折了六个兄弟,而清风堂折了七个兄弟,执法堂两个,一共是是十五人,重伤八人,轻伤六十多人,不过,南山帮来的人全军覆没,具体数字没能够统计出来,但是不下估计六十人,魏莽也摔落悬崖死了,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杜若点了点头,说道:“死去的兄弟全部厚葬,他们的家人按照帮规补偿,别让我知道有一丝一毫的克扣。”
    “是。属下知道!”何协急忙说道。
    “嗯……对了帮主,还有一事儿。”何协说道:“王三虎昨晚抓了一个叫魏章的人,是魏莽的侄子,但是,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奕剑门的弟子,我们怎么处理?”
    “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