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十一章:水西好风光
    竖日清晨,阳光正好,官道上微风吹拂这桃树,绿叶摇曳生辉,稚嫩的桃子还残留这褐色的凋谢多时的花瓣。
    官道中,五六匹高头大马缓缓向着那座城池而去,这座城并不是很大,但终究是一座城,人站在其面前,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缓缓到了城门前,抬头便可看见龙飞凤舞两个大字——水西!
    三年前的水西县只是凤阳郡里很普通的一个县城,算不得穷,却也算不得富,可在这三年里,水西县发展很快,隐隐已经有凤阳郡的龙头县城的趋势。
    如今水西县的宋县令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据传背景也十分深厚,一上任就是大刀阔斧改革,其中梧桐镇就只是宋县令业绩的其中一点,由此可见一斑。
    宋县令最大的动作,便是将水西县多年来一直没能够解决的民族纷争给处理了,水西县这地方,自古就是好几个民族杂居之地,其中以汉人、苗族、土家、彝族四个族为主,百年来都是摩擦不断。
    但在宋县令的各种政策之下,短短三年,便让几族开始融合了,虽然不见得完全解决,但也差得不是很多,只要按部就班下去,最多五六年,那种民族隔阂就差不多消除了,毕竟这是自古以来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消除的。
    按照这县令的政绩来说,升迁已经板上钉钉的事,至于为什么还没走,想来是在等一个最合适的契机。
    进入水西县城,放眼望去,是延绵不断的店铺街摊,酒肆茶楼,商贾行人熙熙攘攘,大大小小高低错落的店铺旗幡挂得琳琅满目,叫卖声此起彼伏。
    随处可以看到腰间挂刀,或是背着剑神情肃穆的人路过,但是,这也分不清楚是少数民族的人还是路过的江湖侠客,不过,很多穿着民族服饰的人倒是一眼能够认出来。
    特别是那些穿着青色绣五彩鲜丽桃花百褶裙的苗家姑娘,背着竹篓脚步轻快路过时,陆离几人是把眼睛都给瞪直了,他们都不承认是看到了那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他们只是欣赏那些苗族姑娘特别佩戴的银饰、脚链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悦耳,很值得欣赏。
    急急忙忙,来来往往的行路人,倒是对这些苗家姑娘们大胆的装扮习以为常,这是这些地方的民族风俗,她们不像汉人城池之地,便是江湖侠女,装扮都是比较保守的。
    “叮”
    路过一个商摊时,一个聚义帮帮众身上突然掉出了一块银子,他微微一笑,急忙蹲下身子,说道:“我捡一下我的银子……”
    然后,他偏过了头,望向旁边一个穿着短裙的姑娘,那一瞬间,鼻孔突然一热,两股鲜血流了出来。
    憋住声音惊呼:
    “她的裙子好短啊,我的天,她裙子里面没穿,什么都没穿,啊,果然没穿,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从来没听说过,我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哈哈,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地方……”
    当那两道鼻血流出来时,
    “叮叮叮”
    地面上,突然又掉落了好几个银两。
    “哎呀,我的银子怎么也掉了……”
    “对呀,我的怎么也掉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连个铜板都要掉……”
    一群人都开始掉银子了。
    看着这一幕,杜若嘴角狠狠一抽,特别是看着最先蹲下去的黑头,他实在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黑头!
    看着蹲在地上到处捡钱的一群年轻人,杜若长长的叹了口气,暗道这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
    突然,他一摸腰间,惊道:“呀,我的银子怎么也掉了……”
    快速蹲下,我只是捡银子,
    这银子美呀,掉得真美,
    这阳光也正好,这空气也清新!
    黑头擦了擦鼻血,还回头冲着杜若咧嘴一笑,一脸的老实诚恳。
    然而就在这时候,黑头突然突然听看到杜若站了起来,抬头挺胸,义正言辞道:“你们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做这种下流龌龊之事呢!”
    黑头几人抬起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几人已经被七八个姑娘给包围了,而杜若正站在其中,一脸正派,说道:“各位姑娘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与这些人为伍的,丢人现眼!”
    “呸”
    一个手里提着菜篮的姑娘突然将一篮子财砸到杜若身上,怒道:“你说这话的时候,先擦一擦你脸上的鼻血吧!”
    “不,姑娘,听我解释,我是个读书人,身体文弱,这天气太热,我中暑了而已,你们信吗?”
    “信你个鬼,打死这群流氓!”
    一时间,街道上突然涌出一大群姑娘,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砸向杜若几人,还有人拿着武器冲了过来。
    “跑啊!”
    杜若大喊一声,急忙掀开人群就跑,黑头几人也狼狈的跟了上来,身后跟着一大群莺莺燕燕的姑娘们穷追不舍。
    “帮主,你不仁义啊!”
    “别怪我,这地方太过于人杰地灵了,我实在忍不住!”
    …………
    今日是五月初三,端午节快要到了,在这城中,随处都可以看到卖粽子的小摊小贩,而那些河里,也林列着一艘艘龙船,不少年轻人赤裸着上身在河里玩得不亦乐乎。
    杜若几人跑了两条街,终于摆脱了追杀。
    一挥折扇,喘了两口粗气,杜若缓缓回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一脸老实忠厚的黑头,笑吟吟的说道:“黑头,我倒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一行人中,你这脑子才是最灵活的呀!”
    黑头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帮……帮主,我……我……你忘了,你小时候刚到梧桐镇的时候,还是你教我的,身上绑点树枝去偷看村头那寡妇洗澡的,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发现的,帮主,还是你最聪明,嘿嘿……”
    杜若嘴角一抽,看着其他几个想笑又不敢笑的聚义帮帮众,一摇折扇,抬头道:“读书人的事儿,你懂个屁,那叫偷看吗,那是……欣赏,艺术,你懂个锤子哦!”
    “呸,衣冠禽兽!”
    就在黑头等人忍俊不禁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毫不掩饰的轻骂,顿时,几人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包括杜若也都转头望了过去。
    在桥头另一端,有一男一女两个青年,都是腰间佩剑,那女子身着淡红色劲装,身材娇小玲珑,气呼呼的嘟着嘴,正被旁边那挺拔青秀的男青年给拉住。
    而那男青年正满脸歉意,朝着杜若等人拱手道:“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舍妹刁蛮不懂事,多有得罪,还望担待!”
    那男青年一袭磊落长衫,言语动作得体,气质不俗。
    杜若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黑头冷哼一声,说道:“好好教育,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
    “你敢威胁本小姐!”
    那红衣女子明显不服气,往前一踏,手就握住剑柄,就想要回击,却被那男青年给制止了,拱手道:“是是是,兄台说得是,在下回去一定严加管教,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也不管那红衣女子如何,那男青年都冷着脸强行把她给拖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之中。
    看着两人离开,杜若倒是没放在心上,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走吧,再去逛逛,顺便找一家客栈。”
    黑头几人紧跟杜若上了长桥,往另一边而去。
    在人潮之中,河水边上,刚刚离开的那对青年男女正在发生争执,那红衣女子气呼呼一脚狠狠踩在男青年脚背上,愤愤不平道:“师兄,你好歹也是江湖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就这么没脾气呢,刚刚那几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还好威胁我,凭什么不让我教训他们?”
    男青年无奈一笑,说道:“师妹,你要记住,这行走江湖本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知道有多少无谓的争端都是因为一时意气之争,而且,刚刚这事,本就是你不占理。”
    “你说我不对,你没看刚刚哪里人淫荡的样子,肯定不是好人!”那红衣女子不服气道。
    “好人坏人就凭你一言而定吗?”男青年说道:“好了,这不是在奕剑门,外面的人都不是门里的是兄弟,可没有人会由着你的性子胡闹的。”
    “我没胡闹,你敢说我胡闹,我回去告诉大师兄,我就说你欺负我,我告诉我爹,说你一出门就变脸了!”红衣女子抱着手,嘟囔着嘴。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不该让我们大小姐不开心,行了吧,我待会儿给你买糖葫芦好不好?”那男青年满脸无奈,道:“另外,师妹呀,都已经正午了,我们还要去梧桐镇拜访聚义帮帮主,再不去,就得等明天了?”
    “你看你,那点像奕剑门的少侠了,”红衣女子说道:“你可是苍云山十二大侠里的卓不凡啊,我还是奕剑门门掌门之女,我们去见一个乡下的乡巴佬,还需要挑时间吗?就算是大半夜又如何?他还敢不出来见我们吗?”
    “师妹,这是江湖规矩,我们不是去兴师问罪,失去调查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