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十三章: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邓方舟,南山帮帮主,聚义帮的死敌。
    今日的龙舟祭,其实是由宋县令做局,重新来分配一下接下来三年里水西县的格局分部,毕竟,距离上一次龙舟祭已经过去了三年,在这三年里,潮起潮落,格局变化也是起起伏伏。
    所以龙舟祭,说白了,也就是水西县各方各行业大佬的聚会,而与聚义帮同为水西五大帮派之一的南山帮肯定是会出席的,对于会与死对头邓方舟相见,也是在杜若的预料之中,只是,杜若没想到会这么巧,两人居然同时来此。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南山帮和聚义帮的情况便是如此,当双方人马一碰头,两方人同一时间拔刀相向,如果不是两位帮主都没有发话,一场大战,根本不需要任何点缀。
    杜若轻摇着折扇,风轻云淡,笑吟吟的看着邓方舟,对于邓方舟那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很是有兴趣。
    邓方舟自然没办法像杜若这么淡然,毕竟,半个月前青山峡谷那一战,聚义帮直接毁了他南山帮一个堂口,还是最强的战力,无异于斩断了他邓方舟一条手臂。
    因为那一战,南山帮这段时间日子真不好过,不论做什么都捉襟见肘,还被其他帮派势力趁机咬下了不少肉,而也因此,南山帮的码头也引来了其他人的觊觎,让他疲于应对,那份怒火仇恨都憋在心里。
    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现在恰恰碰到了,又不是在龙舟祭之中,没有县衙那方面的压力,邓方舟是真的忍不住了,紧紧的握住了腰间的刀,脸色铁青。
    河岸边的情况很微妙,自然引起了泰安大船上已经到场那些人的注意,包括早已入场的宋县令,他率先走到船边望了起来,其他人才跟着走了过来。
    宋县令年纪不大也不小,约摸四十来岁,皮肤有些白,身材消瘦,是个典型的文弱书生的模样,然而,他站在那里,所有人都下意识站在后面一点,即便是二把手的县丞也是如此,后退半步,不敢与宋县令并肩。
    单纯凭着站位的微妙,来水西短短三年的宋县令在此地的威望可见一斑。
    县丞在后面,轻声道:“大人,要不要下官派人过去处理一下,不然,在这里大打出手,影响可不太好。”
    宋县令负手轻笑,道:“不用。”
    县丞有些担忧道:“大人,聚义帮和南山帮的恩怨可不是小打小闹,前段时间青山峡谷的事情动静可不小,要是不去阻止一下,怕是会见血的。”
    宋县令微微摇头,道:“杜若,杜山姜,这个人,是个聪明人,有他在那里,打不起来的,要是打起来了,本县倒是会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人了,放心吧,我水西县仅有的几个秀才公,可不是那种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
    县丞楞了一下,便没有多说。
    他倒是对宋县令的话深以为然,杜若这个秀才公分量确实很重,毕竟是出了名的神童,而是大秦建国之后,文武风同时盛行,朝廷吸取了前朝读书人腐烂的教训,对于功名要求之高让人望而却步。
    大秦国里,一个县,是没有给学子颁发功名的权力,只能是郡府凭借政绩争取一定的童生名额然后发放给每一个县,而想要获得秀才功名,连郡府都没多余办法,只能够靠每一个行州指定发放到郡,然后才能够通过考试获得。
    所以,在大秦国,读书人的地位的确很高,却很不容易获得,而想要得到举人功名,那就更难了,是几个行州或道指定联合考场,这就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难如登天,就比如今年的科考,杜若在准备考取举人,就是前往苏州。
    水西县隶属于蜀中道,今年举人科考,便是由苏州、蜀中道,青州联合科考,下面数十个郡,数百个县的秀才汇聚一堂,争夺那寥寥二十个名额。
    …………
    河岸边,邓方舟一挥腰刀,冷声道:“杜若,今日碰到了,咱们新仇旧账一起算,有你无我,有我无你,有种就跟我决一死战!”
    邓方舟话音刚落,杜若身旁的黑头就一把抽出背上的大刀,不露痕迹的挡在杜若前面,恶狠狠说道:“老杂毛,你也配跟我们帮主动手,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我们帮主堂堂秀才公,是你能够有资格指指点点的吗?”
    “你……”邓方舟怒吼道:“没蛋的怂货,就只会玩一些阴谋诡计,不像个男人!”
    黑头嘲讽道:“是不是男人,你让你媳妇儿来说呗!”
    杜若诧异的看向黑头,用折扇挡住,低声道:“行啊,黑头,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平时说个话结结巴巴的,骂起人来,气势不弱啊!”
    黑头微微一笑,偏了一下脑袋,说道:“帮主,这也是您以前教我的。”
    杜若:“……”
    另一边的邓方舟是真的气得五佛升天了,咬了咬牙,大吼道:“给我杀,妈的,全给老子上!”
    南山帮众人当即准备冲过来。
    “啪”
    杜若一收折扇,望向邓方舟,说道:“邓帮主,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不是跟我拼命,而是跟我打好关系才是。”
    邓方舟微微一愣,笑道:“杜若,你是在开玩笑吧,我们两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居然妄想着让我跟你打好关系,你是喝了多少酒?”
    然而,邓方舟口头虽然如此,却还是让手下人都停了下来。
    杜若微微一笑,邓方舟的反应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和邓方舟打了好几年交道了,知道这老小子虽然没多少文化,却是个喜欢玩阴谋的家伙,虽然不是很高绝,但是也是个聪明人。
    杜若轻笑道:“邓帮主,有些话不用我多说,如今你南山帮的处境到底如何,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我没料错,恐怕这龙舟祭上,忠信帮和长风帮都对你那个码头是在虎视眈眈吧,不知道你有几分把握保得住?”
    邓方舟眼睛微微一眯,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刀,丢给身旁的手下,沉声道:“多日不见,不知杜帮主可有兴趣与我同行一段?”
    “自然,不胜荣幸!”杜若轻笑。
    “帮主!”黑头急忙拉住杜若,说道:“那老小子……”
    “无妨。”
    杜若笑了笑,那笑容有一种笃定一切的魔力,纵然是黑头如此不放心,依然还是把手给收了回去,不过,他还是跟在了杜若后面。
    邓方舟也如同杜若一般,只带了一个手下。
    他们往着河岸之外离去,留下两帮人在河岸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连正在观望的那些人也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还剑拔弩张,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始一起散步去了。
    唯有泰安大船上的宋县令微微一笑,道:“这杜若果然是个秒人,若是这次科考能中,本县当给他一个机会!”
    宋县令的声音很小,但是一字不落的传入了县丞的耳朵里,顿时让其脸色一变,其他人不清楚,他这个从宋县令来时就在水西县当了多年县丞的人可是很清楚,这宋县令来头很大。
    一般人都只看到了宋县令的铁血手腕和能力,却忽略了这宋县令行事太过于顺利了,他的任何一个变革居然都得到了郡府的支持,还是毫无波澜的支持,只有跟在宋县令身边的县丞才能深刻感觉到宋县令的背景之大。
    如今,这杜若入了宋县令的眼,县丞心里也有了别样计较。
    …………
    河岸长堤,邓方舟和杜若并肩而行,身后分别跟着一个手下,不同于邓方舟与杜若二人的祥和,后面两人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恨不得拔刀相向。
    “不知杜帮主有何指教。”邓方舟开门见山。
    杜若缓缓道:“也没什么过多指教,既然邓帮主快人快语,我也不兜圈子了,如今南山帮的处境,你我都清楚,而邓帮主应该更清楚,这一次龙舟祭,你那码头恐怕是保不住了,毕竟忠信帮和长风帮都是来势汹汹志在必得,南山帮如果想要守住这码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与我聚义帮合作。”
    邓方舟眼睛一眯,道:“说实话,杜帮主说的一点不错,今日龙舟祭,我虽然来了,但是对于那个码头,我已经没有抱太大希望,我也不是没想过,如今情况,与聚义帮合作保住码头,但我实在找不到聚义帮会帮我的理由,至少如果换做是我,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杜若轻笑道:“邓帮主应该知道一句话,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就这一句话,就意味着你我有合作的可能。”
    “愿闻其详!”
    杜若说道:“我聚义帮如今是没有能力吃下南山帮的,但有能力压住南山帮,你们存在,对我威胁不大,但是,如果换成了忠信帮或者长风帮就不一样了,这两个帮派综合实力都强过我聚义帮,如果让他们任何一个在吃下南山帮,下一个目标,必定就是我聚义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