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十七章:不要脸,不要皮
    能入聚义帮中,且还作为杜若护卫的,真没几个怕死的,而且,聚义帮之人更知道杜若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后退,二十几个人举起手中的钢刀,向着凌萧萧冲了过去。
    凌萧萧的剑很好看,也很轻盈,探出那一瞬间,隐约能够看到剑上那乳白色光芒在波动,散发开成为一条条细纹,像是有雨水落在上面慢慢流动一般,有着别样的美感。
    一剑划过,剑身上纹路游走聚集。
    那些纹路最后都凝聚在剑刃上,劈在最前面那悍勇无畏的一个聚义帮帮众的刀上,咔嚓一声,刀直接断裂。
    一声戛然而止的哀嚎,
    剑过喉咙,鲜血喷出,那帮众还没来得及捂住伤痕,嘴里的哀嚎也被鲜血狂涌而堵住,身体在空中一旋转,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正在喧嚣中的二十几个帮众骤然一静,他们的目光都停留在那个倒下的帮众身上一瞬间,然后恐惧占据了身体,挥刀的手不自然寒冷起来。
    包括何协也都呆愣了一下。
    唯有杜若眼神冰冷,微微往后退了两步。
    “杀!”
    何协挥舞着断刀,嘶吼了一声,率先冲了上去,除了不可退,也不乏有提携士气的意思,当然,在这时候,只能够起到提升士气的只有杜若,但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杜若上场。
    凌萧萧的剑嗡嗡作响,极尽弯曲,仿佛短鞭在在空中飞舞,她的身姿也异常居然美感,穿插在二十几个人的包围之中,却连衣角都没让人碰到。
    有人横飞出来,吐血倒地,有人翻着跟头栽倒,腿上是伤痕,有人手指被削落,钢刀落地,聚义帮中笼罩着以前阴云死寂。
    凌萧萧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却在这时候仿佛一个杀戮的地狱来客,所有人都已经开始不自觉的产生不可控制的恐惧,凌萧萧的剑啊,很美,相对于这些只知道靠着一股蛮力杀人的聚义帮帮众,她杀人伤人,仿佛是在作画。
    一剑落在何协面前,被何协往后躲过一点点,却还是在胸口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也因为这一退,何协脸色大变,他的身后就是弱不禁风的杜若。
    然而,凌萧萧脸色也变了,
    刚刚只注意厮杀,没注意到她的目标,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了。
    何协等人松了口气,再一次包围上来。
    凌萧萧冷冷一挥剑,脚步轻盈,环视众人,脚下一定,就准备再一次动手。
    “住手!”
    聚义帮大门口,已经消失的杜若又出现了,不过这会儿,他提着刀,手里掐着一个老妇人的脖子,慢慢的走了过来。
    “凌女侠,这人,是你带来的吧,你要是不住手,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杜若语气平淡,可手上却越来越用力,那个被他掐住的老妇人脸色涨红,呼吸急促。
    “陈大婶儿!”
    凌萧萧发出一声惊呼,身体不由往前一动,却又停了下来,因为杜若的刀也架在了那老妇人的脖子上。
    “狗贼,你快放了陈大婶儿,要不然,我血洗了你这个狗屁帮派!”凌萧萧威胁道。
    杜若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声道:“放下剑,受缚!”
    那老妇人眼睛充血,却紧紧的盯着凌萧萧,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手不停挥舞着,却又被杜若加大了几分力气。
    凌萧萧突然来找麻烦,杜若是很疑惑的,不过,他是个冷静的人,在凌萧萧大开杀戒的时候,虽然生死之间,他还是在思考这其中的问题,当他不经意看到在门口一晃而过的那个老妇人时,他的疑惑,瞬间全部解开了。
    这个老妇人,他是认识的。
    陈易的母亲,陈百穿的大嫂——陈李氏。
    当看到陈李氏那一瞬间,杜若便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窍。
    从他看到凌萧萧的时候,一举一动无一不透露着此人是个刚入江湖的人,这种人是最为可怕的,总是仗着那一身武功,肆无忌惮,根本不讲规矩,也是最为正义的时候,总是向往着惩恶扬善除魔卫道。
    想起凌萧萧的称呼,他就猜到了,凌萧萧一定是被这陈李氏给利用了,当然,他也知道,这陈李氏对他肯定是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这时候绝对不能让陈李氏有说话和自杀的机会。
    …………
    看着陈李氏那苦不堪言的模样凌萧萧大骂道:“狗贼,你果然丧尽天良,小肚鸡肠容不下人,害死了陈大婶儿的丈夫,又为了斩草除根杀了他儿子,现在连她都不放过,你这种人就是衣冠禽兽,该被天谴!”
    杜若没有解释,而是一挥刀,砍在陈李氏的手掌上,四根手指直接被削落在地,鲜血淋漓,陈李氏疼的手舞足蹈,却依然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
    “再说一次,放下剑,缚手,你不是自认侠客吗?就只敢仗势欺人最上说两句吗?现在,你要仗义的对象都快死了,你还不是贪生怕死,不敢救人!”杜若沉声道。
    “你……你胡说!”凌萧萧怒道。
    杜若又抬起刀,冷声道:“三、二……”
    “不要!”
    凌萧萧大喊,眼泪都急出来了,立马丢掉手里的剑,大喊道:“来呀,你们来绑我呀!”
    何协立马招呼人进屋,取出了一条很粗的绳子,将凌萧萧绑了起来,缠绕了好几圈,他又不太放心,又进去取了一根绳子,捆得结结实实了才放手。
    没办法,刚刚凌萧萧的凶狠,让他心有余悸。
    杜若嘴角上扬不着痕迹露出一抹嘲讽,这些自诩正义的江湖小白基本都吃这一套。
    “狗贼,你快放了陈大婶儿!”凌萧萧怒视着杜若,吼道。
    杜若长衫上还在滴落了血,陈李氏断指的血几乎全都喷到了他衣服上,混合着大院里的浓厚血腥味,他又没憋住,咳嗽了起来,酸软的手臂微微一甩,将陈李氏丢在了一旁。
    陈李氏倒在地上,心如死灰,除了大口喘气,却也没有发出任何一声痛苦哀嚎,盯着杜若的眼里充满了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