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二十三章: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晚的夜空,只有零零碎碎的几颗星星,不见那一弯镶嵌的白月,不过即便是夜色当空,该点满灯火的勾栏瓦舍一如既往地灯火通明,只是整座城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那僻静处的小院里,一个提着灯笼老人佝偻着身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门开了半扇,他探出头,望着杜若,说道:“杜公子,老爷让我请您进去。”
    “多谢老伯。”
    杜若执礼,招呼身后的罗大胡子等人拿上礼品。
    “杜公子,”那老人突然开口道:“老爷只让您一个人进去,也不让带其他东西,您的心意,老爷心领了。”
    杜若微微一愣,心里有了些想法,然后便让罗大胡子等人在外面侯着,他一个人跟着那老者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老者便带着杜若来到了一间书房,宋县令正捧着一本书在看,看到两人进来,便放下书,轻轻摆了摆手,让那老者出去,然后指了指书桌旁的椅子,说道:“山姜,坐吧,这深夜找本县,所为何事?”
    杜若躬身执礼,道:“学生想请县尊大人帮个忙……”
    杜若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奔主题,从刚刚宋县令不让他带东西进来,他就知道对宋县令这人,来那一套虚的没有用,或者说,他拿不出让宋县令动心的东西。
    在听完杜若的话之后,宋县令给杜若倒了一杯茶,说道:“山姜,并非本县不愿意帮你,但是,你要知道,这十三寨是个很特殊的地界,不说本县就区区一个县令,人家根本瞧不起,就算是咱们凤阳郡的知府开口也没有用,十三寨很排斥官府,若是本县出面,恐怕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杜若轻叹,道:“是学生唐突了。”
    宋县令又开口道:“不过,以你杜山姜的性格,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找到本县,真让本县视而不见也不好,本县倒是可以给你指一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杜若站起来,躬身道:“还请大人教我。”
    说完这句话,杜若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悄然打量了宋县令一眼,心里有些疑惑。
    刚刚宋县令的话,似乎别有所指。
    杜若自己很清楚,他和宋县令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刚刚宋县令那句话,偏偏是以一种好友的身份说出来的,若两人真是好友倒也罢了,或者说杜若的聚义帮大到影响水西县的地步也可,偏偏这两样杜若都没有,可,宋县令却说出了那一番话,就有些值得琢磨了。
    宋县令脸上露出和询的笑容,说道:“山姜不必如此多礼,本县给你这条路,也只是姑且值得一试,并没有太大把握。”
    杜若点头,道:“不管如何,大人之恩,山姜铭记于心。”
    宋县令问道:“你可听过西蜀子云亭?”
    杜若点头,道:“听过,十年前,蜀中名侠孟子云宣布金盆洗手,在巫溪搭了几间茅庐,取名子云亭。”
    “不错,”宋县令说道:“孟子云此人乃是蜀中鼎鼎有名的一代大侠,当年也是纵横天下,江湖威望很高,纵然是自己退出了江湖,但若是他肯出面,别说十三寨,便是奕剑门也得给几分面子,你那点小事儿,完全不在话下。”
    杜若点头,道:“这,学生倒是不会怀疑孟大侠的威望,主要就是学生暂时也不可能请的动孟大侠,莫非大人还和孟大侠有交情?”
    宋县令放下茶杯,说道:“本县也与孟大侠没有交情,不过,最近几天,孟大侠的独子孟青平来了水西,这孟青平虽然是孟子云的独子,但是与其父一生侠名不一样,此子文不成武不就,也没在江湖上闯出什么名头,而且此子好赌,听说三年前因为一夜豪赌欠下了十万两,最后逼得自己砍了自己一个手指。”
    “但是,此子好赌成性,纵然是遭遇了那么大的事情,依旧改不了那赌性,前些日子还被孟子云从巫溪一路追到昌平郡。前两天,正好收到消息,孟青平为了躲其父的追打,悄悄来到了水西,听说今晚他就在青街赌坊里。”
    “山姜,这孟青平虽然不成器,但是,若你能够说动他,十三寨的人看在孟子云大侠的身份上,也会卖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能够解决了,只是,这孟青平,本县也没有交情,能不能说动他,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杜若郑重执礼,躬身道:“多谢大人,学生明白了。”
    宋县令点头道:“那你就去吧。”
    “学生告辞!”
    …………
    当杜若前脚离去,宋县令书房的屏风后面缓缓走出来一个文士装扮的人,摇着扇子,疑惑道:“东家,您这是真的看中杜山姜,确定要收为己用了?”
    宋县令摇了摇头,道:“还需要观察一下。”
    那文士疑惑道:“那东家你为何不借这件事情看看此人能力到底如何,为何还要给他指路呢?”
    宋县令看了一眼那个文士,说道:“总是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放点恩情出去呀,而且,你以为那孟青平真的好对付吗?此子虽然的确不成器,可是个傲气的人,不说其他,就单说他愿意子断一指也不可肯以其父之名为自己解决问题,就可见一斑。”
    “杜山姜的时间并不多,十三寨那边,本县早已经知道,是为奕剑门出气的,时间不会给太多,这杜山姜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孟青平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也能考验此人的能力。”
    那文士恍然大悟,赞叹道:“东家高明,现在看来,学生倒是希望杜山姜能够达到东家您的期望,为东家您添一员大将,咱们大事可期!”
    宋县令叹了口气,道:“这世道啊,高手易得,可能够有点手腕的人却难寻啊,本县也希望这杜山姜莫要让我失望!”
    夜色里,油灯随风摇曳着,火光照在宋县令脸上,有些模糊,很难看得清楚,只有那掠窗而过的风,依旧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