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三十章: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女儿谷中,此时亦是大雨绵绵,少寨主蒙妮正趴在窗前,双手拖着下巴,望着大雨落在芭蕉叶上时溅起的点点水珠,思绪却不知道飘向了何方,笑吟吟的脸上带着几分期盼。
    “一夕轻雷千万缕,若是芭蕉落蔷薇……嘻嘻,卓大哥真厉害,明明就是下雨嘛,却说得这么好听……”
    房间里,另一个正在缝衣服的一个少女低着头说道:“阿妹,你又花痴了,寨主都说过了,十三寨外面,很多汉人都读过书,他们说话都比卓大侠还好听呢?”
    “我才不信呢,”蒙妮回过头,说道:“阿秀,我跟你讲,肯定是姑姑骗我的,你看咱们十三寨里,哪个有我卓大哥好看呢?一个个说话都一点不好听,上次葛阿叔还说,若是卓大哥要下山,肯定可以考取功名的,葛阿叔说了,那些汉人啊,能够考取功名的可都是人中龙凤呢,这说的不就是卓大哥嘛?而且,卓大哥还生得那么好看!”
    看着蒙妮提起卓不凡时眼睛冒星星的模样,阿秀只能叹了口气,对自家少寨主是无话可说了。
    就在几年前,卓不凡来为十三寨总寨主穆羽贺寿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大雨,即兴赋诗了一首,得到了满堂喝彩,从那之后,蒙妮看到卓不凡就是满目痴迷,再也不喜欢跟寨子里其他男孩玩了,总说他们太粗俗。
    “可是,阿妹,你又没去过外面,你怎么就知道外面的人都不好看呢,我前两天去给后山那帮汉人送饭的时候,他们就说他们帮主生得可俊了,说他们县里,十个姑娘八个都喜欢他们帮主呢!”阿秀说道。
    “呸,”蒙妮一脸嫌弃道:“阿秀,你别听他们的,他们肯定是骗你的,还有姑姑也是骗我们的,你想啊,就我们这次绑了那么多汉人,哪个有卓大哥好看了,一个个连字都不认识呢,长得也是膀大腰粗的,看着就是杀猪的柴桑大伯,他们那个帮主说不得比他们更丑,他们可能就是看谁更壮实谁就好看,哈哈哈,卓大哥肯定是汉人里最好看的。”
    阿秀低着头,说道:“我觉得……今年来给寨主拜年的孟青平也挺好看的呀!”
    “就他,谁要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呢,就不是个好东西,胆子又小,武功又差,就会去姑姑面前告我,他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看见一次我揍他一次……”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喊道:“阿妹,阿妹,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苗家姑娘推开门,头发还流着水,气喘吁吁的说道:“阿妹阿妹,我听说子云亭的那个孟青平来了,他带着聚义帮的帮主去柯封寨找总寨主了,我刚刚听咱们寨主跟几位长老说了,等总寨主那里派人过来了,就把那些汉人给放了!”
    “呸!”蒙妮插着腰,气呼呼的说道:“这个孟青平,他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吧,要是让他们找到穆羽大伯,肯定就没我的事了,哼,跟孟青平一起的,那个狗屁帮主肯定也不是好人,不行,我还没替卓大哥出气呢,不能让他们去柯封寨!”
    蒙妮嘟着嘴,说道:“阿尤,阿秀,你们马上给我叫人,让他们去路上给我堵住他们,就……就用迷人烟,就万蛇大阵!”
    “啊!”
    阿秀惊呼了一声,看到蒙妮正在气头上,只好低头应了一声,转身就出门。
    “等……等着!”
    蒙妮突然叫住了快要出门的两个姑娘,嘟囔着嘴,不悦道:“你们怎么就不劝劝我啊,万蛇大阵可是要死人的,你们干嘛不劝嘛,你们不劝,我怎么收回我的话呢,不收回我的话,真要是把人毒死了怎么办?”
    那两个姑娘对视了一眼,转过身,言辞恳切道:“阿妹,你就大人大量别跟他们太过于计较了吧,惩罚一下就好了,好不好!”
    “好,”蒙妮点头道:“那就放他们一马,阿秀,你们待会儿先放迷人烟,然后用虫啊蜈蚣啊,趁着他们看不到又慌乱的时候,把他们所有人都赶走,留下那个狗屁得奇丑无比的帮主给我,我今天一定要让他记住得罪我卓大哥的下场,嘿嘿!”
    “可是,阿妹,要是他们帮主真的好看呢?”
    “才不可能,要是真的好看,我……我……我就……落到寒水潭里去,没人救我就淹死我!嘿嘿嘿嘿,我的毛毛虫呢,嘿嘿……”
    阿秀和阿尤两人看着笑呵呵的蒙妮,相视一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帮主会不会被吓得直接跑回去了。
    …………
    林间小路里,雾隐迷茫,半山腰中,一眼望出去,这层峦叠翠中却是夹杂着各种色彩,一湾一湾的大山,怪石嶙峋,也有奇花异草四季清香。
    杜若穿着白色长袍,戴着齐眉冒,如同孟青平所说,是很具有隐藏效果,看不太清楚容貌,他双手交错在袖子里,紧紧的贴着,身旁罗大胡子撑着一把很大的油纸伞,前面的孟青平则打着一把相对小一点的伞。
    “杜老大,我刚刚已经给柯封寨穆前辈传信了,你放心吧,你这事儿,不是什么大事,穆前辈会帮忙的,跨过这座山,我们再坐一趟船,就可以直接到柯封寨,要不了多久了,你身体吃得消吧!”孟青平说道。
    林间树叶上,雨落的声音有些嘈杂,却有着别样的气息,那是来自大自然的祥和,走在其间,杜若兴致很高,走了这么久,也不过是额头上微微除了些汗水而已,摇了摇头,说道:“这点路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只要下了这山,河边肯定有人来接应我们的。”孟青平说道。
    慢慢的走在山间,杜若双手抓得越来越紧,长袍裹的也是越来越近,额头上的汗水早已经没有了,本来苍白的嘴唇却变得有些乌青了,身体也开始打起了哆嗦。
    “怎么这么冷啊!”杜若忍不住说道。
    孟青平把伞挪开了一点,忍不住大骂道:“我靠,忘记了,这条路要路过寒水潭,冬不结冰,夏比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