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三十六章:一片伤心画不成(一)
    “这小子,整得我还这么感动!”
    杜若缓缓收起宣纸,不禁摇了摇头,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这年纪,似乎很多称呼孟青平有些不恰当,严格来说,孟青平还要比自己大一点。
    将宣纸折叠好放入怀里,杜若缓缓拿起那把唐刀,漆黑的剑鞘很普通,不过轻轻的拔了出来时,却反射着那忽明忽暗的烛火,雪亮的刀身,泛着寒光,刀刃上仿佛缠绕着若隐若现一缕杀气。
    刀长三尺左右,刀身狭窄且直,长柄,可双手握持,约摸在五斤上下。
    “是把好刀。”
    杜若并没有修过刀,但不妨碍他曾混迹江湖时,对刀有一定认知,这把唐刀或许比不得凌萧萧那把削铁如泥的剑,但是绝对比一般的百锻刀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材料就不是一般材料,而且还出自大师之手,刀身密度,以及没一寸没一尺不一样的厚度都把握到了极致,这样的刀,若是出售,绝对能卖出一个难以想象的价格。
    刀回鞘,拿起那一本刀法与内功心法,杜若轻叹了一句,慢慢走出了船舱。
    这份情,可真的欠大了。
    …………
    时间一晃而过,自从十三寨一行之后,聚义帮开始进入了既定的方向按部就班的发展,又重新招了不少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已经有不少新的帮众开始做事了,水西县的局势也没有太大变化,和南山帮合作之后,聚义帮也没有再发生过大战,一切都很平静。
    十三寨回来之后,杜若就出过一次门,是专门去了一趟县城,亲自感谢了宋县令的指点之恩,回来之后,就宣布要准备应考,帮里的事情基本都交了出去,除了定期来给他汇报之外,没人再来打扰他。
    七月末,正是酷暑时节,虽然有河风,但是梧桐镇里依然是酷热难耐,青砖瓦上都氤氲着一股热气,江面上也是水汽被蒸发着,正午时候,街道之上,除了匆匆而过的商队,便是茶馆里会有一些人。
    青石巷里,一如既往地清冷,聚义帮大门敞开着,墙角的树叶都仿佛疲软了,大院之中,也看不到几个人,都在逃避这燥热的压迫。
    大院中那口池塘的水也下降了很多,难得有两条鱼百无聊奈的在何叶边游动着,也在听到一道兵戈声时一个摆尾沉入了水底不见踪影,水面上荡起一个漩涡,渐渐地消失。
    池塘边,凉亭外,有两个人影正交错在刀光剑影之中,一个赤裸上身,浑身都是黑漆漆的大汉,握着一把大刀,另一个是一身白色劲装的青年。
    正在交手的是黑头和杜若。
    两人你来我往大约三十招左右时,杜若双手握住唐刀,斜劈而上,一刀砍在黑头大刀上,崩出一个火星子。
    黑头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杜若用力一跃,一脚踹在黑头手腕上,踢落黑头的刀,然后反身一挥唐刀,不待黑头躲避,唐刀就架在了黑头脖子上。
    黑头憨厚一笑,摸了摸后脑勺,咧嘴说道:“帮主,你这武功进展也太快了,再过一段时间,我怕是接不住十招就落败了。”
    杜若眉头一挑,道:“真心话?”
    “真的,”黑头信誓旦旦的说道:“帮主,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次跟你动手我都特别憋屈,总是感觉有力使不上,每一次挥刀下来,我的力气都似乎被一根绳子给牵住了,还有就是,我打得久了,就会很累,可你好像一点不累。”
    杜若把刀从黑头脖子上取下,反手一扔,那唐刀就直飞出去,正好插进凉亭里的刀鞘中,从桌子上落下,靠在了凳子上。
    一旁观战的王三虎急忙端过来一盆水,取出水里的帕子递给杜若,笑吟吟的说道:“帮主果然不是凡人,练刀不过两个月,连黑头都不是对手了,天赋异禀,天赋异禀!”
    杜若洗了一下脸,将帕子放回水盆里,说道:“黑头,三虎,你们也累了,这天挺热的,早点回去休息一下,我看会儿书了,也要去休息了。”
    “好的,那帮主您多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了。”
    说罢,王三虎就拉着黑头往外走。
    杜若缓缓走到凉亭里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一口,眉头微皱,看了看唐刀,眼睛里出现一抹淡红色,一闪而过,当他看向池塘时,又一切正常,握着茶杯,似乎在沉思。
    小院外,王三虎拉着黑头出来,就忍不住笑吟吟说道:“黑头,你小子行啊,也变聪明了,知道迎合帮主了,以前没看出来,你小子这么贼,你刚刚败的那个自然啊,我都差点以为是你真败了,你这演技,了得,真了得!”
    黑头疑惑的摸了摸脑袋,嘟囔道:“你在说什么啊,啥演技?”
    王三虎看着黑头,皱了皱眉,道:“你小子别告诉我你是真打不过帮主,他娘的,我就出去一个月,你告诉我你打不过帮主了,你哄谁呢?”
    黑头委屈道:“我本来就是真打不过啊,我没骗你,如果是生死搏杀,或许我还可以帮主拼一把,但也没有太大把握,王三虎,不是我骗你,咱们帮里,现在恐怕没人是帮主的对手。”
    黑头取下背上的大刀,指着那已十几个缺口,说道:“你看,这些全都帮主砍出来的,我跟你说,我现在都不太敢跟帮主比武了,帮主在动手的时候,太吓人了,感觉……感觉就像是他真的要杀我一样,你刚刚在旁边看,你有没有感觉到?”
    黑头的话说完,王三虎盯着刀上的缺口,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开口道:“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你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我刚刚在旁边,都能感觉到帮主那种杀气……”
    王三虎突然扭头,严肃道:“黑头,你老实跟我说,帮主……是不是在修炼什么魔功,你有没有看出他的刀法到底是在哪学的?”
    黑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在半个月前,帮主突然叫我每天来陪他练一个时辰,刚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帮主想要锻炼一下身体,可后来,我发现不对了,帮主……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