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三十七章:一片伤心画不成(二)
    “怎么奇怪了?”王三虎追问道。
    黑头用力挠了挠后脑勺,很是为难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吧,和帮主打的时候,就是很平淡的那种,跟你们打是一样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帮主每一天都不一样了,就像,就像是疯子一样,打着打着我都有些怕了。”
    “而且,我跟你说,我看到过好多次,帮主的眼睛都变色了,红色的,就像是要吃人的恶鬼一样,而且他的刀法也是越来越狠,每一刀都像是要杀人一样,哦,对了,特别是当他眼睛红了的时候,我这刀上的缺口都是那时候砍出来的!”
    王三虎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色,说道:“恐怕是帮主那次十三寨之行得到了什么不一般的刀法,我也曾听说过,江湖上有一些速成的武功,这些武功全都是狠辣无比,威力不凡,但是,却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甚至有的武功还会让人坠入魔道,迷失自我。”
    “对对对,”黑头符合道:“我听胡老先生说过,以前江湖上有一门武功叫做什么阿鼻道三刀的,就是你说的那样,修行者会入魔下地狱,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魔头,胡先生还说当年有个修炼阿鼻道三刀的人一夜之间屠杀了好几个村子,最后还是有正道宗师出手才镇压了。”
    黑头吞了吞口水,说道:“你……你说,帮主不会就是修炼了阿鼻道三刀吧?”
    王三虎有些犹豫道:“应该不会吧,这种武功……帮主从哪里来?”
    …………
    凉亭里,杜若握着唐刀,轻轻一翻,刀身正对着,寒光闪耀而过,那明亮的刀身上映照出一双红色的眼睛,一闪而过。
    其实,杜若的疑惑,比黑头更甚。
    在他的印象里,武功这种东西,除了那种传说中的武道天才之外,任何人修炼应该都是特别困难的,可偏偏,当他开始修炼这一片伤心画不成时,却仿佛是喝水吃饭一般自然而然。
    虽然谈不起一日千里,但是,那三式刀法,在他手里,却是十分简单,从第一次提刀练习开始,他就有如神助,整个人仿佛进入传说中的天人合一一般。
    只练了一次,他就感觉到这刀法,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领悟错了,可是,短短半个月,他就能够清醒的感觉到,那三式刀法就像是印刻在骨子里一样,每一次挥刀,他都仿佛置身在绝望之中。
    那种绝望,让他忍不住握刀,要杀尽天下人。
    那种绝望,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那种绝望,绝望到杜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有些害怕,然后决定暂时不修炼这刀法,修炼孟青平留下的那本《全真大道歌》。
    这虽然不是什么神功秘籍,但是绝对是最正宗的道家密集,正好杜若也看过很多道藏,理解起来也是很轻而易举。
    当他开始修炼全真大道歌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问题,这两门武功,一门内功,一门刀法,却仿佛是相生相克一般。
    刀法进步,让他的内功也进展特别快。
    而且,修炼了全真大道歌之后,他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再修炼那一片伤心画不成时,自己可以很好的控制来自灵魂深处的那种心悸。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敢让黑头跟自己对练。
    这全真大道歌不愧是道门正统养生内功,借着刀法的相生之效,进步得很快,不过这么点时间,就已经到了小成之境,杜若的身体好的非常快快,而且渐渐地补足了身体原本的虚弱。
    本来,修行进步是好事儿,可这进步太快,不得不让杜若疑惑了,好在他能够很清醒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被那刀法里的恨意给控制,要不然,他是真的不敢练了。
    将唐刀放回刀鞘里,杜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嘀咕道:“青平啊青平,你小子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武功啊,现在我都有些害怕了,这简直就是……恨到了极致啊!”
    …………
    “一片伤心画不成,其实分为上下两册,第一册有三式,第二册有两式,而后两式还有一个名字,叫天哭不尽恨血雨,恨啊,这门武功严格来说是一门邪功,把人内心深处的恨激发到了极致,恨不得杀尽天下负心人,恨,恨到了极致!”
    巫溪,一处深幽的峡谷里,有一座不大的草堂,草堂之外有一块牌子,上书子云亭三字。
    雾气腾腾,阳光落不下来,在子云亭里,长河尽头的一艘小船上,孟青平正躺在船尾,船头上一个一脸正气的中年人正垂钓于河里。
    “爹,你知道是邪功你还给我,你这不是坑儿子吗?现在我给了我兄弟,你这不是还让我坑了别人吗?”孟青平突然坐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
    孟子云微微一笑,道:“稍安勿躁。”
    孟青平吐了一口口水,道:“你让我怎么稍安勿躁啊,杜若可是我唯一的朋友,要是他成了武林人人喊杀的魔头怎么办?”
    孟子云轻笑道:“无妨,你听我慢慢跟你说,这门武功啊,并不是那么容易练的,百余年来,除那个创下这门武功高手之外,无人练成。”
    “这门武功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恨,没有那份恨的人,入不了门,而有这门恨的人又没有这门武功,而且,就算入了门,也练不了,这门武功对人的精神要求太高了,因为这门刀法,相当于将一个人灵魂一分为二,一份是杀人时,一份是正常时。”
    “可一个人的灵魂,又如何能够切破,强行切破根本承受不住,就算有恨,也坚持不了会放弃,可以跟你说直白点,这门武功,只可自创不可修行。”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强的一门武功,又不会让人入魔无法控制,却偏偏传承不了,到了如今都只有残本的原因,我当初给你,是想让你试试,能不能从中悟出点什么,给你那本全真大道歌,也是为了让你一边观摩世间最恨,一边又用世间最平和的内功来中和一下。”
    “你可不要瞧不起全真大道歌,这可是最正统最长远的道家内功,修行基础,天下没有任何一家内功比得了,你朋友是读书人,这门内功最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