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四十七章:杀人是一门技术活
    “怎么做?”吕阳问道。
    “杀吧,总不能跟一个傻子继续计较下去吧?”吕阳说道。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反正都是敌人,讲啥礼貌?”
    再一次被两人无视,那位锦衣公子哥脸上挂不住了,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冷哼一声,怒道:“你们俩知道我是谁吗?”
    杜若和吕阳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纳闷。
    这人,不会真是个智障吧?
    或者,莫不成南宫家除了南宫琥珀还有什么强者?
    “你谁呀?”杜若问道。
    见杜若终于正面回应自己,那锦衣公子哥折扇一挥,脸上露出一丝高傲,说道:“你给我听好了,本公子是南宫家成,就连姑苏知府见了都会喊一声南宫大公子,我堂姐就是扶摇仙子南宫琥珀!”
    南宫家成摇着折扇,得意洋洋。
    吕阳和杜若则是面面相觑。
    “鉴定完了,这就是个傻子。”杜若若有所思道。
    吕阳点头,认同道:“我也这么觉得。”
    长街之外,某一座高楼顶上,一身红色长裙的南宫琥珀正注视着街道上,看到这一幕,她那张冰寒的脸有了一丝动容,一抹讽刺一闪而过,淡淡道:“这就是南宫家的青年才俊?无舌,你说这样的南宫家族,能够存活到如今,是不是一个奇迹?”
    那叫无舌的黑袍面罩人单膝跪下,拱手道:“主上说是,那便是。”
    南宫琥珀瞥了无舌一眼,目光远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废物”,只是不知道到底说的是谁。
    …………
    “我不想再等了,我忍不住了。”
    “我也一样!”
    吕阳大手紧紧的握住戟杆,在粗大的手指握紧那一瞬间,只见他身上那件青衫微微一振,一阵强风突然袭来,吹起他的头发飘摇,那一瞬间,空气都骤然一紧,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南宫家成的脸彻底挂不住了,狠狠一咬牙,嘶吼道:“给我杀,我要他们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江湖里永远不缺少莽汉,也有很多希望一举出人头地的,更多希望获得一笔巨大利益的人,所以,在南宫家成一声怒吼之下,数百人举起手中武器,大喊着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战!”
    脚下一跺,瞬间踩裂一块石板,同时好几块石板直接飞了起来。
    吕阳一挥大戟,斩破那些石块,无数石子飞出去,犹如一颗颗流星一般,砸倒一大片人,发出一阵哀嚎,还有好几个人直接吐血倒地。
    吕阳提着大戟,
    缓步,快步,小跑,最后开始冲刺。
    吕阳仿佛是策马战场一般,气势如虹,好大壮硕的身体奔跑起来却快速闪电,声势犹如千军万马一样惊人,脚步密集,大戟拖在地上,若是战场,必定卷起黄沙漫天
    大戟快速旋转,斩破空气,戟尖发出光泽,在夜里映出一刀刀昏黄的光亮,看上去异常的磅礴,又异常的恐怖。
    百多斤的大戟在他手里,快若流星,转瞬便是几戟下去,而就在大戟拍打在那几名汉子胸膛上时,啪的一声直接将那片胸膛击的深陷下去!
    一声声如击重革的沉闷巨响!
    一声声戛然而止的惨嚎!
    那几名悍勇冲在最前的江湖汉子,连吕阳的脸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被直接拍成了一只风筝,极为凄惨地破空而飞,落到了十几丈外,砸破一堵墙,或是砸倒一片自己人。
    呼啸破空声,根本没给南宫家那些人任何反应的时间,深深地拍打或是斩落着一颗颗头颅,伴随着一条条横飞的臂膀和肉泥一般的尸体,哀嚎混合着喊杀声混合在一起。
    吕阳的方天画戟很长,但他大戟所在圈子,似乎是一个真空地带,没有任何一个闯进来的人能够完整的飞出去。
    “杀,给我杀,谁要是能够杀了他,我给他一百两……不,一千两银子!”
    被吕阳的气势所惊得退了很远的南宫家成大声呐喊了起来,再一次攻击高潮涌了过来,自古便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永远不缺乏为了利益而把脑袋捆在腰间的人。
    几把大刀砍过来,吕阳微微屈身,大戟在腰间一转,闪电探出去,直接打断五六七八条腿,好几个人倒在地上嘶声哀嚎。
    吕阳站起来,右脚向前一步,沉身挫腰,用肩头撞了出去,瞬间撞飞一个大汉,反手挥出大戟,直接在空中勾下一颗头颅,鲜血喷洒出来,宛若血雨!
    …………
    “不差。”
    在吕阳率先大发神威的时候,那无名高楼上的南宫琥珀轻轻的肯定了一句,说道:“此人若是上战场,比宗师更强!”
    无舌在其身后说道:“主人,便是此人在江上一戟掀船,已经查清楚,此人来自彭城,乃是峡谷吕氏后裔,自幼天生神力,师从未知,如今在游历。”
    南宫琥珀微微道:“吕氏后裔,沉寂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居然还能培养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今夜要陨落于此!
    无舌又开口道:“至于另外那个,是蜀中而来的一名书生,此次来苏州是为了乡试。”
    南宫琥珀缓缓转头,轻启红唇:“读书人,秀才公,有意思。”
    …………
    长街中,杜若双手握刀,静静地的站着,看着冲过来的人,手握得越来越紧,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他的眼睛渐渐开始泛红,他的灵魂都在躁动了。
    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好熟悉的感觉啊!
    多少年了?
    三年?还是五年?
    记不得了,记不得上一次这般场景是在何时了。
    那时候,自己还是杜三,
    那时候,多少个夜里,都是这样提着刀,从街头砍到街尾,受了多少伤,早已经记不得了,只知道,杜三,就是在一场场砍杀之中变成了杜三爷!
    杜三爷,好陌生的名字。
    只是这一刻,好熟悉,好熟悉,
    熟悉到,那种砍杀的感觉再一次回来了,多少年的厮杀中累积出来的杀人经验,杀人技巧,真的,其实也不弱!
    杜若咧开嘴,笑了,笑着大喊了一声: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