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五十三章:我怕哪一天,连替你挡刀的资格都没有
    “黑头,你们跪在这里干什么?”
    杜若完全没料到大清早开门就会看到这么一出,黑头和另外几个聚义帮帮众正跪在门前,看样子,似乎也跪了好久了,杜若愣了一下,急忙伸手想要扶起黑头。
    黑头却倔强的跪着,不肯起来,抬起头看着杜若,说道:“帮主,昨晚上你和吕大侠在姑苏城死战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姑苏城了,我……我……”
    黑头有些哽咽,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狠狠磕了一个响头,说道:“帮主,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您混吃混喝,那时候,我娘就跟我说,说我脑子笨,将来肯定没出息,说您是读书人,将来肯定有出息,让我跟着您。”
    “我听我娘的话,就一直跟着您,果然像我娘说的那样,跟着你有出息,以前我每年才能够吃几顿肉,又黑又穷,谁都看不上我,只有你说我力气大,打架厉害,一样可以出息,让我跟着你。”
    “后来,真有出息了,好多人都知道我了,还有人给我很多钱,让我去帮他们做事,但我都没去,因为是您让我才能够天天都吃肉,还让别人不敢欺负我,我就想跟着您,如果没有您,我现在的生活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杜若叹了口气,开口道:“来,黑头,你起来,有什么话你起来跟我说。”
    “不,帮主,您让我说完。”黑头摇头,说道:“我知道我自己脑子笨,我不能向王三虎他们那样帮您打理帮会的事情,我只会打架,可以前,帮里有陈柏仲陈百穿兄弟,他们打架也比我厉害,我就天天提着刀,使劲练武,我也想有一天能够像他们那样跟在你身边。”
    “后来,陈柏仲兄弟俩都不在了,我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您,就算是我死也不能让您被人欺负。”
    说到这里,黑头眼睛已经模糊起来,说道:“可是,您却受了好几次伤了,我恨我自己废物,保护不了您,对不起您给我这么好的日子。”
    杜若缓缓蹲下,拍了拍黑头的肩膀,轻声道:“黑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都看在眼里的,我都明白的。”
    “不,”黑头抬起头,说道:“帮主,您不明白,您如果明白,昨晚您就不会把我打晕了,帮主,我知道,您和我们不一样,您就像是天人,我们永远都只能看着您,但是,我想告诉您,我不怕死,我就怕对不起您!”
    “帮主,我以后一定好好练武,您不要在像昨晚那样了,您不明白的,为了您死了,我是值得的,真的值了,真的,帮主,就算是在大的祸患,我都想要跟在您身后跟您一起,哪怕是只能帮您挡一刀也好,我不怕死,我真的不怕死,不怕你看不起我,不怕被人欺负,我就怕哪一天,我连为你挡刀的资格都没有了……”
    就在那一刹那间,杜若突然感觉到一阵浑身冰凉,死死的盯着黑头,在昨晚那死亡逼迫下都不曾有过丝毫情绪变化的心,却在这一刻,仿佛被狠狠地捏住了!
    “我不怕死,不怕被看不起,
    不怕被人欺负,就怕哪一天,
    连为你挡刀的资格都没了!”
    好卑微的一句话,却让杜若感觉仿佛置身寒冬腊月,清风阳光犹如冰天雪地,他看着面前的黑头,忍不住笑了。
    轻轻的替黑头擦掉眼泪,笑道:“你放心,我一天是你的帮主,一辈子都会是你的帮主,只要有我在,我就会一直带着你,不会让你被抛弃。”
    黑头是有点傻,也不太懂人情世故,更不会说话,但是,他刚刚说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杜若却听明白了。
    这是个很可爱的人。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黑头的世界,很简单,就是只认准了一点,认准了这个给了他天天吃肉的帮主。
    黑头没有父亲,从小是跟着母亲一起长大,除了一身蛮力,什么都没有,脑子还不灵光,小时候就一直被小伙伴欺负,后来,杜若来到了梧桐镇。
    从小教育不一样,杜若的素质不一样,他不欺负黑头,相反,还很喜欢带着黑头这么个听话的小弟。
    到了后来,长大了之后,杜若读书有了功名,也帮衬了黑头母子很多,直到聚义帮成立,杜若又亲自拉了黑头入伙,让黑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傻小子,杀出了名气。
    从小到大,黑头的思想就固定了。
    他就认准了,只有跟着杜若才行,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想,帮主说要打哪里就打哪里,帮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聚义帮越来越大,黑头的作用也越来越小,杜若也渐渐地不再像以前那么关注他了,他没有怨过一丝一毫,就只是拼命的练武,拼命的为帮派做事。
    终于在聚义双雄倒下之后,他出头了,他并不是想要取代陈氏兄弟的地位,就只是为了能够和帮主走的近一点,能够对帮主更有用。
    然而,昨夜姑苏一战,却将他的世界给打破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对帮主不仅没有用,反而还是个拖累。
    那一刻,他的世界里,没有杜若了,
    也是那一刻,他连世界都没有了!
    那是一种彻底的绝望,绝望到让他惶恐。
    那一句“我怕哪一天连替你挡刀的资格都没有了……”
    就是他最后为自己的世界找的一点光亮。
    他只会打架砍人,可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敌人,全都是他无可奈何的敌人,他打不过,连打的资格都没有。
    他最后的一丝期望,就是他还有一条命,他可以挡住敌人一刀,替帮主换取一线机会,这是他最后的执着,也是他对自己的世界,最后的一丝挣扎!
    好在,杜若懂了!
    杜若用力拉起黑头,严肃道:“黑头,你记住,不要小瞧你自己,昨夜事情,是我没有为你考虑,你放心,我会让你看到你自己的闪光点,你有无可替代的存在。”
    黑头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可是,可是,帮主您现在武功也比我高,也不需要我保护你了!”
    “黑头兄弟!”
    就在这时候,隔壁的门突然打开,吕阳换了一套劲装走了出来,说道:“你不要以为这混江湖,就只有打打杀杀,很多时候,一个绝对放心的人可比一个高手好得多。”
    吕阳走过来,继续说道:“你家帮主是读书人,不论是混江湖还是将来进士及第当了官,都不会缺少高手,却差的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你明白吗?”
    “不明白!”黑头摇着脑袋,说道:“不过,我大概听懂吕大侠你的话了,你是说,其实,我对帮主也是很重要的!”
    “哈哈,明白这个道理也行,武功这东西是可以学的,但人心这东西才是难得的。”吕阳拍了拍黑头的肩膀,说道:“只要你有心,将来武功也会很高的。”
    黑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杜若微微一笑,朝着吕阳拱了拱手,说道:“大哥,伤势如何了?”
    吕阳咧嘴嘿嘿一笑,道:“咱兄弟俩运气好,你那位青梅竹马还是记你的情分,说让我们走就让我们走,她那道剑意抽走之后,其他的伤都不要紧。”
    “那就好。”杜若松了口气,疑惑道:“这剑意何解?”
    吕阳摇了摇头,说道:“剑意这种东西,无法解释,如同它的名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某一条道的极境吧,这也是南宫琥珀的恐怖之处,之所以她不过踏入先天才短短半年,在江湖上就能有如此威势,便是因为她的剑道,已经走到了一定极境,放眼天下,都可以称无敌。”
    “这一次,对于我来说,可谓是福祸相依,感悟很深,我这困扰了多年的瓶颈已经有所松动。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杜若拱手道:“那就恭喜大哥了,想来要不了多久,这天下又会多一位宗师了。”
    吕阳说道:“若真能踏入先天,该是同喜,我之宗师,便是山姜你的宗师,况且,这一次还真是多亏你与南宫琥珀有旧,要不然能不能逃脱不说,就算逃脱了,就那道剑意,咱们也活不久。”
    “这南宫琥珀,当为天下第一奇女子,不过我吕无道自认不输天下人,迟早一日,会讨教回来,到时候,山姜你再来做一次见证人!”
    吕阳的话,听上去总觉得是在胡吹大气,但是,站在他面前,杜若却看到的却是自信,纵然天下为敌又如何的那种气势。
    “我等着那一天。”杜若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