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五十八章:画舫游船,河中惊变(二)
    一刀落下来,正好迎着高挂夜空的那一轮弯月。
    “孟少侠!”
    顾蔓草带着哭腔惊呼,船却已经飘荡得远了。
    孟青平瞪大了眼睛。
    他几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头颅被斩下的情景。
    就在那一刀将落下的时候,
    一道流光突然掠过来,
    那道流光仿若流星,直接插入那劈刀的黑衣人的胸口,将那黑衣人直接带着后飞了好远,是一把唐刀,穿胸而过,将那个黑衣人插在船尾那已经被火烧得差不多的桅杆上,嘴里溢出一口血,手里的刀落下,头也低了下来。
    劫后余生的孟青平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一个白衣身影从他身旁掠过,快速冲过去,取下唐刀,往前跃去,却是凌空挥起,又斩调一颗头颅。
    那白衣人挥着唐刀,再一刀斩出,正好劈在另一个黑衣人的大刀上,但是,那黑衣人却是身形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不由自主在空中飞翔了一段距离,再落下,便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杜老大!”
    孟青平直到这时候,才看清楚这突然出现的白衣人。
    解决了这船尾的三个人,杜若还没来得及说话,船头就冲过来了四个黑衣人。
    那一瞬间,杜若的双眼,仿佛燃起了血红的火焰,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双手紧紧的握住唐刀,用力一脚踏在船板上,整个人凌空而起,然后极速落下,唐刀雪亮,戴着鲜血,如同一道闪电落下。
    这一刀,快到看不清。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黑衣人只留下了一道惊恐的眼神,那把唐刀就直接落在了他的头颅上,然后像是砍西瓜一样,整个脑袋直接被削掉了半个。
    脑浆炸裂,鲜血喷洒。
    船上,分不清到底是脑浆还是鲜血。
    杜若的脸上,鲜血滚落,他咧嘴一笑,仿佛魔鬼的笑容,让另外几个黑衣人心里都不由得一紧,然后杜若再次挥刀,削掉另一个人的四根手指,跟着刀一起落在地上。
    另外两个黑衣人同时挥刀斩过来,
    “杜老大,小心!”
    瘫倒在船尾的孟青平发出了一声大叫,用力撑起身体,握着刀想要赶过来。
    杜若急忙往后退了两步,
    但那两个黑衣人的进攻却更加猛烈,根本不给杜若任何反击的机会,杜若只能不断后退,已经退到船沿边,差点跌落。
    这时候,一道黑色身影从天而降,两只脚踩在那两个黑衣人头顶,两个脑袋如同西瓜被砸中,瞬间砸开,化成两具无头尸体,倒在地上。
    又是两摊脑浆迸裂,船尾刚站起来想要帮助孟青平一阵发凉。
    这突然赶来的自然是吕阳,他一把拉住杜若,没让杜若跌落到河里。
    眼看着,这时候,四面八方又有很多船已经过来了,黑头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一艘小船划了过来,大喊道:“快点上船!”
    吕阳看了一眼,分开两只手,一手抓住杜若,一手抓住孟青平,轻轻一跃跳到黑头划来的船上。
    看着快速追过来的十几艘船,吕阳冷哼一声,抬脚轻轻在船板上一踏,河里顿时暗潮涌动,翻天覆地的大浪瞬间冲了起来,仿佛一堵水墙扑向那人追来的船。
    就在浪墙快要落下那一瞬间,仿佛无数支箭矢从水中爆射而出,一支连着一支的箭矢铺天盖地的落下,击中很多人,被打中的人都仿佛真被箭矢射中,跌落入河。
    一浪过后,那些船,全都翻落在河里。
    而借着这波浪,杜若等人这小船,快速的向着深夜里离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船在河面仿佛离弦之箭,很快就追上了刚刚离去的顾蔓草母女所乘坐的那艘小船,顾蔓草惊喜道:“孟少侠!”
    孟青平半躺在小船上,偏过头,做了一个鬼脸,明明气若游丝,却还是扯出了一丝笑容,道:“顾姑娘,看来,在下不用食言了,还是能够送你到达京城了!”
    顾蔓草本来是满脸泪水,一脸担忧,却被孟青平那个鬼脸给逗得失笑,擦了擦泪水,浑身无力的坐在船上,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
    孟青平身体微微一动,不小心扯到大腿的伤,倒吸了一口冷气,疼得眉飞色舞。
    “你别动啊!”顾蔓草急得眼泪又滚落了出来,道:“你别动,别动,有伤呢!”
    孟青平还能笑吟吟的看着顾蔓草,安慰道:“你别哭啊,我这不就是受点伤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就这么去了呢?”孟青平突然脸色一变,仰天长叹,道:“哎哟,顾姑娘,我这怕是废了,以后可找不到媳妇儿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坐在船头的顾母也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说道:“要是孟少侠不嫌弃啊,就让我俩草儿以后照顾你好了!”
    “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啊!”孟青平瞬间变脸,嬉皮笑脸道:“顾姑娘,伯母可都同意了啊,那以后我可就要改口管你叫小媳妇儿了!”
    顾蔓草弄了一个大红脸,埋怨着看向顾母,羞呻了一声,道:“娘,您怎么也跟着孟少侠开玩笑呀。”然后便低着头不说话。
    孟青平挤眉弄眼笑得乐呵呵的说道:“顾姑娘,你可别想抵赖啊,这么人做见证呢。”
    杜若几人眼观鼻,鼻观心,蓦然不语。
    好半晌了,杜若才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句:“那个……几位,这不管什么事儿,要不,等咱们先上岸了再说,后面可还是有追兵的!”
    顾母急忙道:“是是是,这位少侠说得是,先离开再说。”
    黑头丢了一根绳子,绑在了顾蔓草母女那艘小船上,而后吕阳拿起船桨,往水里一拍,两艘船在河面上溅起一阵涛涛波纹,快速向着远处而去。
    船重重的碰撞在岸上的石阶上,杜若反手将孟青平背在背上,就准备下船,黑头背着两把刀先行下船,将船停稳,吕阳则是轻轻一跃就上了岸。
    “我们现在去哪里?”吕阳帮忙扶着孟青平问道。
    杜若看了看顾蔓草母女,说道:“现在后面肯定有很多追兵,青平也受了伤,我们只能进姑苏城,毕竟姑苏城是南宫家的地界,那些人会有所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