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六十九章:吕阳传道(一)
    山神庙外,落雨砸在青苔石板上,瞬间分散成一粒粒小水珠其散开来,刹那间,瓦片上传出一阵急促落雨声,滴滴答答的水珠结成帘幕。
    黑头背着刀,蹲在台阶上,望眼欲穿。
    吕阳背着两截断戟,靠在门框上,黑漆漆的夜里,这山中,只能够看到黑漆漆一片,没有一点光亮。
    庙内孟青平三人没有任何声音,外面的只有黑头和吕阳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不过都没有太大兴致。
    直到,杜若撑着那白色油纸伞,加上一身白衣,在这夜里相对比较明显的出现时,两人都从百无聊奈中清醒过来,也不管有多大的雨,就冲了出去。
    杜若回来,两人悬着的心都落下了。
    迎着杜若进入山神庙,孟青平也在顾蔓草母女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
    杜若急忙让孟青平坐下,并且点燃了一根蜡烛,说道:“已经办妥当了,南宫家的人都已经撤走,不会再掺和这件事情,不过,南宫琥珀只答应不插手,却不会帮我们出姑苏城。”
    “这就够了,”吕阳说道:“只要南宫家不插手,我们要出姑苏城还不简单。”
    “那,杜老大,你没什么事吧?”孟青平关心问道。
    “是啊,山姜,没出什么意外吧,你这头发怎么这样了?”吕阳指着杜若披散的头发,问道。
    杜若坐在草堆上,取了一根稻草,将头发捆好,说道:“放心吧,没事儿,只是刚刚不小心把玉冠弄坏了而已。”
    杜若将头发捆好之后,微微一笑。
    “真没事吧?”吕阳问道。
    “真没事儿。”
    “可是……”黑头突然说道:“我总觉得公子您有些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杜若笑道。
    黑头嘟囔道:“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觉得……您和今天早上都不一样了。”
    “对,”孟青平也开口道:“刚刚我也察觉了,杜老大,你是好像有些不一样的。”
    “是吗?”杜若眉头一挑,道:“那你也说说,我哪不一样了?”
    孟青平皱着眉头,沉思了良久,开口道:“你更像一个人了!”
    杜若嘴角狠狠一抽,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孟青平咧嘴一笑,嘿嘿道:“开个玩笑。”孟青平一边笑着,一边强撑着身体,站起来,表情慢慢变得严肃,说道:“杜老大,真的谢谢你!”
    看着一本正经的孟青平,杜若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们之间还如此生分,这就没意思了啊,我不接受你的道谢!”
    “呃……”
    孟青平愣了一下,脸上笑得很灿烂,一屁股坐下,嘴里咬着一根稻草,说道:“也是,这道谢是没意思,我的错我的错!”
    杜若也笑了,拍了拍孟青平的肩膀,说道:“下不为例啊!”
    “妥妥的。”
    就在这时候,顾氏母女走到杜若旁边,双双跪下,两人就准备磕头,吓得杜若急忙扶住两人,说道:“顾夫人,顾小姐,你们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起来说,别这样,我担待不起!”
    顾母言辞恳切,道:“不,杜公子,你们各位都是我和草儿的恩人,你们对我们都恩重如山,你们都是贵人,可是我们孤儿寡母,这辈子都无法偿还这份恩情,只能给你们磕头,你就让我们磕个头,我们心里也好受一点,你们为了我们这素不相识的人,付出这么多……”
    吕阳和杜若也急忙过来阻止。
    “别这样,”杜若拉住两人,说道:“顾夫人,顾小姐,的确如你所说,我们原本素不相识,我杜若也从来没有舍己为人的的习惯,但是,却有这个缘分让我出手了,那就是天定的,我也没想过要什么回报,而且……”
    杜若笑着在顾蔓草和孟青平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说道:“恐怕,咱们的缘分还不浅!”
    孟青平和顾蔓草两人悄然对视了一眼,孟青平有些手足无措的摸着脑袋,表情很丰富,而顾蔓草则像个受惊的鸟儿一样,立马低下了头,死死的盯着地面,仿佛地上有什么特别吸引她的东西。
    吕阳则直接一点,直接轻轻一抬手,将两人从地上拉起来,说道:“就别客气了,而且,天色也不晚了,今天就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出姑苏城,此地不宜久留,早点离开为好。”
    杜若也站起来,说道:“人手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早上,会有五队人马,和我们装扮一样,往五个方向离开,我们趁乱离开,没有了南宫家的阻拦,单纯靠宋继藩那点人手还拦不住我们。”
    不管哪个时代,只要有钱,事情都非常好办。
    …………
    姑苏城这雨啊,下着下着就似乎没有停歇的意味,吕阳和杜若两人在这山神庙外,这雨夜里的林中,只有滴滴答答的雨声。
    虽然已经得到了南宫琥珀的承诺,但杜若还是比较保守,依然要求出来看着,吕阳精神比较好,出来陪着杜若。
    “山姜,你悟了?”吕阳问道。
    杜若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但是,大哥,我有些疑惑,我现在的武功到底算如何?”
    吕阳摇了摇头,说道:“武道一途,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我只能跟你说,你现在还差得远,到底差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不过,你现在最差的应该是一门高深的内功。”
    “如果我没看错,你修炼的应该是《全真大道歌》,你选择这门内功大门打基础是非常好的,这全真大道歌是道门最为正统的内功,传承多年,非常温和,特别是对于你这种半路修行的人,很适合温养经脉。”
    “而你练的那门刀法,是一门品质很高的刀法,凶狠异常,却又非常适合你,你之前就处于一个瓶颈,如今突破了,这全真大道歌就不适合你了,毕竟,全真大道歌终究只是一门基础功法,已经跟不上你的速度了。”
    杜若疑惑道:“瓶颈?我现在也有瓶颈吗?这不是突破先天才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