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七十三章:宗师一剑斩因果
    那雨,下到了半夜,终于慢慢停了下来,这一夜里,杜若从吕阳口中知道了很多此前对这个江湖太多的不明之处。
    正午时分,雨后的姑苏城里,再一次从寂静中苏醒过来。
    浮光掠影,一盈清风,潋起一圈圈波纹,一页篷船缓缓出城而去,穿行在满江各种船只之中,偶尔会有一声声远行歌声响起,荡起了一袭浓情,或是激起来往行人心中那隐藏的一缕惆怅。
    江面之上,篷船乘风而去,风声入耳,船尾是一个背着断戟,手我铁棒的吕阳,迎风而立,铁棒上还有一丝丝血迹,篷船里,孟青平躺在中间,顾氏母女坐在旁边。
    黑头也在船尾负责摇桨,从聚义帮出来的人,若说水性不好的,或许还有几个,可不会渡船的,真的是少之又少,而黑头更是其中翘楚。
    如同杜若所料想的一样,他花钱雇了一些人,乔装打扮,往各个方向出城,瞬间就分散了追兵,真正来追他们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而且还都被甩在后面,想要报信的,也都被吕阳给解决了。
    吕阳的方天画戟被斩断,倒是有一些相得益彰了,刚好两截都如同人高,不像之前那么夸张。
    杜若捧着书,靠在窗边,看得很认真。
    此前,他倒是有十足把握考得举人功名,可昨晚从吕阳口中得知书院的存在,才发现,已经有些坐井观天了,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可他此前一直将对手都放在了和他同样野路子出身的读书人身上,真正的对手,根本一无所知。
    其实,他之前也知道书院的存在,可因为思想局限性以及他所见识而受限制,根本没意识到书院是什么样的存在,昨晚才知道,这天下读书人如同过江之鲫,可有成就之人,九成出书院。
    以现在他的身份,
    论武,半路出家,没有背景,也不过一个野路子,可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论文,居然也是个野路子。
    只是,看着书,他却有些心绪不宁。
    不说孟青平如今受了重伤,就算孟青平没受伤,如今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安全护送顾氏母女进入京城,他如果不帮忙,孟青平此去,凶多吉少。
    可如果,他护送孟青平,就来不及赶回来参加乡试了。
    看着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杜若深深地叹了口气,悄然收起了书,乡试,终归还是有机会,不过是多等一年,但是,若兄弟不见了,就真是永远没机会了。
    篷船顺江渐行渐远,到了一个分流岔道时,黑头突然走进了船舱里。
    没等黑头,杜若直接说道:“往余江去。”
    余江,通往京城,路过三才郡。
    去京城,自然是护送孟青平等人,路过三才郡,自然是顺路送吕阳前往三才郡,毕竟,认识吕阳那天,杜若就答应送吕阳去往三才郡,如果没有出孟青平这件事情,吕阳或许也差不多启程往三才郡去了。
    黑头挠了挠后脑勺,便转身出去,却被孟青平给叫住了,说道:“往余江去干什么?杜老大,你可是要去金陵参加乡试的。”
    “嘭”
    船舱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声,吕阳走了进来,说道:“山姜,护送孟兄弟他们去京城的事情就交给我,你好好参加乡试,不用分心。”
    “这……”杜若说道:“可是,大哥,你不是要去三才郡……”
    吕阳大手一挥,道:“无妨,我去三才郡也是为了去挑战,去哪里都一样,我还没去过京城,正好去京城见识一下,京城的高手,才是天下最多的地方。”
    杜若皱了皱眉,开口道:“大哥……”
    “不用多说了,”吕阳直接拍板道:“黑头兄弟,去金陵,然后我们改换陆路。”
    黑头望向杜若,表示询问。
    杜若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就听大哥的吧!”
    “这就对了嘛,”吕阳笑呵呵说道:“两全其美,孟兄弟,你说呢?”
    孟青平靠在船舱上,双手抱着头,努了努嘴,说道:“都可以,杜老大是我兄弟,吕大哥是杜老大的大哥,咱们三人都算是兄弟,我是觉得没必要分彼此,我抱谁的大腿都一样,嘿嘿!”
    吕阳和杜若都忍俊不禁。
    “唉,说起来,我也好多年没去过京城了,吕大哥,这次去京城,小弟带你去领略一下天下第一雄城的风光……”
    …………
    姑苏城中,某个清幽的巷子里,苏如玉正坐在窗前提笔写字,丫鬟绿篱推门进来,禀告道:“小姐,失败了,刚刚得到消息,孟青平等人已经离开了姑苏城,现在,恐怕已经走远了。”
    笔尖微微一颤,宣纸上很突兀的出现一团污滞,苏如玉看着那被破坏字帖,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们已经尽力了,最后,就只能看陈广义陈大人了。”
    绿篱嘟着嘴,有些不悦道:“小姐,这南宫家也太不讲道义了吧,明明都已经答应帮忙了,却临阵变卦了,如果他们不撤走,孟青平他们怎么逃走……”
    “够了,”苏如玉眉头一皱,说道:“扶摇仙子并不是欠了我什么大人情,能够让南宫家出手一天,已经很给我面子了,况且,别人是宗师,你明白吗?”
    “我明白的,”绿篱说道:“我就是觉得,扶摇仙子是宗师,才应该不会出尔反尔……”
    就在这时候,小院里突然起了大风。
    绿篱张着嘴,话却只说了一半,就没敢说了,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吞了吞口水,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窗外院子中人——扶摇仙子,南宫琥珀。
    苏如玉急忙出来,款款执礼,道:“见过扶摇仙子,绿篱这丫头不懂事,口出狂言,我……”
    南宫琥珀脸上没有神色,眼神里似乎一片模糊,直接打断苏如玉的话,不带有一丝情感,说道:“此事,是我对你不住,你我之间,有一份因果在,今日我来,只为斩断因果。”
    苏如玉疑惑,不明所以。
    南宫琥珀微微抬手,那一瞬间,仿佛方圆所有一切都渐渐消失,只剩下一柄剑。
    世间一片朦胧隐隐之间有一条条特殊的线条,仿佛天地规律,牵引着天地。
    无数道符文连接在一起,仿佛金色柳絮纠缠穿插,剧烈翻腾,从天上到地上,再进云层。天上有乌云,那剑破云而来,带着数千米长的云丝,直刺地面。
    那剑的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本体,只能看到一道流光,没有任何隐藏的声势,所以苏如玉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柄剑!
    浓雾深处,传来一阵撕裂的声音。仿佛无数张宣纸,被撕破了一般,天地元气絮乱,空间破碎。
    南宫琥珀的身影瞬息消失,一剑斩出,射出一道道符文,一道道通天剑气,她要斩断因果,却斩破了空间,一步千里,符光弥漫,灿烂无比,仿佛神火点燃,照亮了天际。
    顾苏如玉不明白什么是因果,但她确确实实感觉到,隐隐之间,有一丝共鸣响起,心头震动,似乎在时间长河中,她本应该与南宫琥珀有什么交集,却在这剑里,被斩断了。
    这一剑,惊涛骇浪,卷动风云风雨。一声轰鸣,天空中涌动着,方圆几十里,都在澎湃着,流转神秘符文,垂落下一道道大道之音瀑布,一剑斩杀,并没有毁坏任何树木,径直朝着天穹而去。
    天地一片模糊,一片寂静。
    最后,一切归墟。
    仿佛一切都没有出现过。
    苏如玉还是在这小院里,她静静地站着,对面还是南宫琥珀,手里也没有剑,也没有什么符文漫天飞舞,只有午后微弱的阳光,还有地面没干的积水。
    南宫琥珀嘴角微微溢出一丝血迹,脸色苍白,看着苏如玉,微微说道:“你我之间,因果已断。”
    “我知道。”
    苏如玉点头,她虽然不明白什么因果,但是,无形之中,她却隐隐有感觉,只是,她不明白,南宫琥珀为什么冒着重伤,却要斩断所谓因果,有这么重要吗?
    即便南宫琥珀不承认,她也无可奈何的。
    南宫琥珀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缓缓转身,下一瞬间,便消失不见,再一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一艘船上,这船正在前往水榭听潮阁。
    一口鲜血喷出来,洒在地板上,南宫琥珀深深地喘着气,连运功疗伤都不敢,颓然轻声道:“终究还是托大了,因果之道,大道至极,代价真大,难怪……难怪……该直接杀了她的!”
    难怪什么?
    难怪很多人为了偿还因果,宁愿消耗几十年,宁愿终身为奴,宁愿生死一线,因果轮回,太难斩断了,一点小小的因果,差点就让一位宗师身死道消了。
    因果之力,大道规律,
    人力有穷尽,不过渺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