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九十一章:一场合作的契机
    又一次两个学子被杀害,彻底让金陵府衙动荡起来了,而状元街似乎也受到影响变得清冷了许多,很多学子都怎么出门了,到处都似乎隐藏在了阴霾之中。
    金陵府衙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状元街一带,巡逻的捕快更是比平常多了好几倍,一出门放眼望去随随便便都能够看到几个捕快。
    过了两天之后,正逢八月十五中秋节。
    这天中午,楚天放终于从衙门出来了,杜若亲自前往府衙去迎接楚天放。
    在府衙门口,杜若再一次碰到了禹辰不过,这一次禹辰身旁四五个人,其中有两个还是本来就在状元街,和楚天放一起来参加这次乡试的学子。
    “禹兄,你那些师弟们呢?”杜若问道。
    禹辰笑道:“镖局里生意挺忙的,他们就先行一步回去了,今天接了楚师弟出来,明日我也得离开了。”
    杜若惋惜道:“真是可惜了,我还说请大家吃个饭,承蒙大家照顾了,不过,禹兄,你今日不论如何也得来喝几杯,我在状元楼订好了位置,可不要推辞啊!”
    禹辰笑道:“杜兄相邀,怎敢拒绝,我那些师弟实在是没办法,不得不回去,不过,杜兄你也是蜀中人,等回了蜀中,来林中郡,到时候我把我那些师弟都叫来,陪你喝一个尽兴!”
    就在这时候,衙门里,薛红衣送着楚天放出来了,一番告别之后,楚天放便走了出来,拱手道:“禹师兄,杜兄,劳烦了!”
    就在杜若几人转身离开之际,薛红衣突然走了出来,喊道:“杜若,禹辰!”
    听到薛红衣的声音,杜若和禹辰都转过身。
    薛红衣走过来,说道:“禹辰,你如果没有急事儿,这段时间就留在金陵城保护一下楚天放吧,这段时间里,状元街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凶杀案,我怀疑是有预谋的针对前来乡试的学子……”
    听到这里,杜若脑海里突然又闪过一丝灵光,却还是很模糊抓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禹辰听到薛红衣的话,愣了一下,看了看楚天放,朝着薛红衣拱手道:“多谢薛捕头提醒,那在下就留在金陵保护我师弟。”
    薛红衣点了点头,又看向杜若,说道:“杜若,你……嗯,这段时间里,尽量不要单独外出,若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定不要逞强,记得来找我!”
    薛红衣一片善意,杜若自然是心领,拱手道:“多谢薛捕头,在下明白。”
    “那好,你们去吧!”薛红衣点头。
    杜若等人拱了拱手,转身准备离开,刚转过身,杜若停顿了一下,又转过身,看着薛红衣,微微一笑,道:“薛捕头,这次凶手恐怕不简单,能够在状元街那么多捕快眼皮子底下杀人,武功肯定不弱,你……也要当心!”
    薛红衣严肃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一笑而过,不娇媚,不霸气,也不是那种江南女子的柔柔弱弱的感觉,就仿佛,领家姐姐一样,抬起头时,眼睛很亮,晶莹剔透。
    “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杜若说道:“那就预祝薛捕头早日缉拿凶手,在下告辞!”
    薛红衣点了点头,眉眼弯笑。
    目送着杜若等人远去,薛红衣注视着杜若那有些纤瘦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淡淡道:“这小子!”
    世人所知,一刀斩江一刀破湖薛红衣,没有抓不到的凶手,关心的从来都是薛红衣又抓了某个江洋大盗,又破了什么大案,
    似乎……
    很多年没人关心过薛红衣会不会有危险了!
    …………
    秦淮河,当今天下最大的勾栏之城,是那一座座装潢极其有格调的楼,那灰蒙蒙的江边,一艘灯火通明的画舫缓缓游动着,一座座灯火通明的高楼丝竹管弦乱耳,更是引起了绝对的骚动。
    这秦淮河多有名气,恐怕除了长安城中那座金銮殿之外,鲜有哪个地方能够肯定说比这里更有名气,天下名妓大家,一半出秦淮。
    即便是苏如玉这种有着蜀中第一美女之称的大家在这里,也不过是稍微有些名气的清倌人罢了。
    杜若本来是在状元街包下了一家酒楼请飞鹤镖局的人吃饭,但是,得知飞鹤镖局的人基本都走完了,杜若便派黑头在秦淮河定了一桌。
    这秦淮河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销金窟,杜若只是定了一个很普通的青楼里的一桌,居然就花了十两银子,再加上点了不少酒菜,算起来,都快十五两银子了。
    钱这东西,总是到了用时方恨少。
    不过,请客嘛,总不能太过于寒颤。
    酒桌上,几杯酒下肚,年轻人碰在一起,总能有说不完的话,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青楼里,少不了唱曲跳舞的姑娘,灯红酒绿惹人醉。
    “杜兄,我听楚师弟说,你是水西聚义帮帮主?”
    酒局中,禹辰突然开口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杜若微微愣了一下,点头道:“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让禹兄笑话了。”
    禹辰摇了摇头,笑道:“杜兄过谦了,在下长年在蜀中何地跑,水西县也去过几次,若说以前嘛,的确很一般,可这几年就不一样了,水西县放在整个蜀中,都算是很不错的了。”
    “而杜兄的聚义帮,我也有所耳闻,虽然创建时间很短,可却是水西县五大帮派之一,手里还握着一个码头,这要是都算小打小闹,那江湖上也没多少成器的帮派了。”
    杜若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盘算,略微猜测了一下,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禹辰会刻意结交了,便开口道:“莫非,禹兄有生意照顾在下?”
    禹辰微微一笑,凑得近了一点,轻声道:“杜兄,实不相瞒,在下这里还真有一笔生意,还是一个长期生意,利润很可观,就是不知道杜兄胃口够不够了?”
    杜若把玩着手里的杯子,说道:“胃口自然是有的,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以禹兄飞鹤镖局的底蕴,我想不明白我聚义帮凭什么能够与禹兄合作。”
    合作,有一个必要基础,就是双方都有不可替代性,只有如此才能够达成合作要求,否则,合作是不可能成立的。
    禹辰看了看楚天放几人,微微一笑,道:“杜兄,不如找个机会,咱们好好谈一谈如何?”
    “自然可以,不过,今夜咱们先喝酒,今天可是为楚兄接风洗尘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