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九十六章:雨夜追凶
    这一天的金陵,到了夜里,雨下得很大,雨声仿佛是有琴师在胡乱弹琴,分外杂乱,噼里啪啦个不停,雨珠仿佛黄豆,敲打在地面,水花四溅,屋檐垂帘不断。
    到了这夜里,状元街一改往日的热闹,除了极少数几家酒楼客栈还亮着灯火,也就一些杂货店还开着门,这一场大雨,淋走了街边小贩,也淋走了行人。
    一眼望去,长街上,除了有滴滴答答的水花,也就只有积水映照出的一点点灯火光泽,有酒楼里有人还在喝酒,也有客栈里房客还没休息,不过在这大雨下,似乎都显得别样安静。
    街口出,一处小酒馆里,十几个蓑衣人分为三张桌子,静静地坐着,桌上都点了三两个小菜,也都放着一壶酒,却没有人喝,在那蓑衣之下,隐藏着一把把已经出鞘的刀。
    其中一个人正是金陵提刑司正旗捕头薛红衣。
    其他的那些蓑衣人,全都是金陵捕快。
    “踏踏踏”
    不知过了多久,长街另一端突然想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寻声望去,一个提着大刀的蒙面人正在狂奔而来,背上还沾染着很多的血迹。
    而在那蒙面人身后,十几个捕快正在狂追不舍,地上溅起澎湃的水花,积水也在四散,一步踏下,便是一声轻响。
    “上!”
    薛红衣一拍桌子,腰间斩江刀瞬间出鞘,一把摘下斗笠,用力一扔,斩破屋檐下的雨幕,仿佛血滴子一样,绞破一层层雨水,一滴滴水珠仿佛刀片一般,飞向正在狂奔的那个蒙面人。
    那大汉身体往后一倒,双膝弯曲,擦地向前,那斗笠挨着头发掠过,打破大汉头上的发带,瞬间让那蒙面人湿漉漉的头发垂落下来,变得更加凶悍。
    薛红衣领头,加她一起十六个衙门捕快抽刀冲了出来,配合六扇门捕快,将街道两端的路给堵住。
    “我劝你束手就擒,不然,格杀勿论!”
    大雨狂暴的落下,街面上水花飞舞。
    正在极速狂奔的那蒙面人突然停下,然后环顾一圈,刀锋一斜,破开几滴水珠,淡淡的说了一句:“三十二个人。”
    说罢,那蒙面人眼睛突然变得血红,仿佛茫茫血海在燃烧,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恨意,无限的恨意!
    挥刀,刀身斩破雨幕,白光耀眼,瞬间点亮最前面两个捕快的眼睛,一道人影如同鬼魅,似乎近在眼前,似乎远在天边。
    飞血溅出,混进雨水。两道身影仰着倒飞出去,雨幕破开,雨珠炸裂,鲜血如珠,仿佛连接成一条线,却在一瞬间垂直落下,砸到水面上,溅起一个水窝,快速扩散。哐当两声。
    那蒙面人眼中的血海依旧在沸腾,语气很平淡的说道:“现在是三十个了!”
    “狂妄!”
    薛红衣冷哼一声,眼神交错一个呼吸,瞬间挥刀刺破密密雨帘,几乎整个人都化作一阵风消失在雨中,刀破长空,压下心中杂念,那一声大喝,吐尽了心中浊气,仿佛排山倒海的气势,劈出霸气绝伦的一刀。
    …………
    窗外雨幕潇潇,屋里几盏油灯照亮着,正襟危坐的身影投靠在墙壁上,杜若坐在案前,一缕茶雾燎撩,手里的书册字迹潇洒。
    在翻页的时候,杜若不经意瞥到了一眼桌案角落上的一个粉红色荷包,微微怔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苏如玉的面孔,不由的嘴角勾起了一缕微笑,缓缓放下手里的书,拿起了那个荷包。
    这个荷包是苏如玉那日所赠,说是平安符。
    提起平安符,杜若微微叹了口气,之前,他有一个很丑的平安符。
    轻轻解开荷包上的绳结,杜若顿时愣住了,里面根本不是平安符,而是一张银票,五十两的票额!
    杜若微微一想,便猜到肯定是他当时在望江楼急忙离开,囊中羞涩的尴尬被苏如玉看出来了,刻意用这种办法来帮主他的。
    “这……有点尴尬呀?这姑娘怕是误会了什么吧,我真不缺这点钱啊!”
    杜若低吟了一句,将荷包收好,轻声喊道:“黑头!”
    话音刚落,黑头就从书架后面走出来,拱手道:“公子爷。”
    杜若站起来将桌上的书放回书架上,说道:“你现在去调查一下,看看苏如玉姑娘还在不在金陵。”
    黑头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为难道:“公子爷,我有一些话不知该不该说,你别生气啊,我知道苏姑娘很漂亮,也多才多艺,名望也大,可是,她终究是风尘女子,若是纳妾还好,可你若是……真不合适,这传出去,也不符合您的身份。”
    杜若转过身,说道:“你想什么呢?我找她是有其他事情,别东想西想的,别说我没往那方面想,就算有想法也不会是现在,这马上都要考试了,哪有这闲工夫儿女情长的!”
    黑头嘿嘿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这就去找一下。”
    看着黑头带门离开,杜若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是时代差距,若是前世,以苏如玉的名气来说,该是星光璀璨,受无数人追捧,可这个时代,一句风尘女子就将她打入了下九流。
    以杜若这身份来说,要是真取苏如玉,还真如同黑头所说,在江湖上就是一个笑话。
    “生不逢时,何苦来哉!”
    对于这种情况,杜若也只能叹息一句,别无他法,别说他没那个实力改变这个时代的思想,就算他有这个实力,也没有必要。
    …………
    深夜里,杜若在浅睡之中听到一阵斑驳嘈杂,外面依旧大雨磅礴,却有很多杂乱的脚步声和混乱的人声,声音越来越刺耳。
    突然,杜若竖起了耳朵,似乎有很多人冲进了这家客栈,本来已经都沉睡的客栈里的人都醒了,顿时更加嘈杂了。
    杜若轻轻推开门,看到长廊上有很多捕快正在到处搜查着,一间房一间房的追查,尽头处,一身蓑衣的薛红衣持刀而立,面色严肃。
    杜若走过去,拱手道:“薛捕头,这是怎么了?”
    因为这客栈里大多数都是如同杜若一样的读书人,穿着装扮都差不多,来来往往的,薛红衣还没注意到杜若,直到杜若打招呼,她才注意到杜若,说道:“抓捕那个连环杀人案凶手,逃到了这附近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