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零四章:乡试路漫漫
    辰时一到,准时开考。
    不论是不是所有人都到场,反正是外面敲钟声一响起,贡院大门也就上锁了,院外是层层府兵把守着,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也不允许靠近,不到考试结束是不会开门的,哪怕是贡院发生火灾水灾也不会开门。
    明远楼上人影憧憧,每一间考场有主考官两人,同考四人,提调一人,此外还有负责受卷、弥封、誊录、对读、巡绰监门、搜检怀挟的官员。
    由年长的主考官示意鸣鼓开考,然后其他官员有条不紊的各司其职。
    响鼓之后,便有衙役小吏开始发卷了,试卷,草稿纸陆续发了下来。
    然后,便是公布考题。
    当举着试题的衙役走来的时候,杜若便快速工整的将试题抄写在草稿纸上。
    今年和往年一样,这一场也是《四书》义三道,经义四道。
    经义是科举考试的一种科目,以经书文句为,应试者作文阐明其中义理。当然,你要用八股文体才可以。这些题目要在三天两夜答完,不管你怎么答,不管你怎么安排时间,只要你不作弊,就随你折腾。
    抄好了试题之后,杜若倒也没有急着落笔,也的确用不着着急,毕竟他已经吃过早饭了,相对于考场里很多居然都在搭伙做饭的人他可以慢悠悠的准备笔墨纸砚。
    约摸辰时三刻,杜若审题差不多了,才正式开始了他的乡试之路!
    这第一场三天两夜的考试共需要做七篇八股文,四书八股文三篇,五经八股文四篇。这种题量因人而异,有的考生可能不到两天就做完,但是有的考生三天两夜也有做不完的。
    杜若也不愧是神童之名,他在在场考生之中,年纪绝对是最小的,但是,学识底蕴却是真的很强,毕竟,如果当初不是聚义帮的牵扯,在三年前他就准备来参加乡试的,如今又多准备了三年,实力可谓更上一层楼。
    看完所有考题,杜若觉的自己晚上时间用不着,只需要三个白天就可以做完。
    毛笔蘸墨,铺开另一张草稿纸,朱平安开始从第一道开始往下做。
    第一题是四书义:“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这是一道很标准的四书义八股,出自《论语.卫灵公第十五》,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说:“君子的遗恨是到死而名声不被人称颂。”
    杜若在第一眼看到这个题目时脑海里就已经有了破题之策,几乎是一蘸了墨,便开始下笔,有如神助!
    “无后世之名,圣人之所忧也。”
    这一句是破题,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破题。
    名声不能在后世传扬,这是圣人所担忧的事情。
    破题后,杜若将毛笔在砚台上蘸了一下,又继续往下写:“夫一时之名,不必有也,后世之名。不可无也。故君子不求名,而又不得不疾乎此……”
    破题很快,字数不多,但是,答题却十分繁琐,就这一道题,杜若就用小半个时辰,写完第一篇答案,他将写满字的草稿纸在桌上晾了会,免得字迹墨汁流淌沾染了试卷。
    将第一张宣纸放好之后,杜若用镇尺压住,免得被风吹走,然后又开始看起了第二道题目。
    考试时间慢慢过去,不过才答了两道题,就已经到了中午,一直在这狭小的号舍里,而且答题也颇为费神,到了这时,他已经觉得脑海有些昏昏沉沉,然后便将号舍收拾成休息的状态,准备稍作休息片刻,睡个午休。
    不过就在杜若刚要眯上眼的时候,只听隔壁一声凄惨的咆哮传来,将他才酝酿的睡意惊的荡然无存。
    “卧槽,老子看错题了!”
    这一声凄惨的咆哮后,便是一阵咚咚咚声音,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位仁兄在撞墙。
    再然后,又是一声饱含愤怒的吼叫紧跟着响起,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仿佛跟第一声的主人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
    “敦伦汝母,吾被汝吓而笔落,试卷尽染也!”
    杜若嘴角一抽,有些忍俊不禁,这两人还真的算得上大仇了,第一个看错题了肯定也就答错题了,情急之下发出哀嚎,吓得另外一个人手一抖,试卷染了墨,这两人,都注定是要落榜了。
    很快,有主考官带着兵士进来,直接没收了两人试卷,然后捂住两人的嘴,如狼似虎的拖了出去。
    杜若只能微微叹一口气,莘莘学子啊!
    …………
    乡试,是这段时间整个苏州最大的事情,作为苏州府郡的金陵府衙自然是忙得热火朝天,最辛苦的自然莫过于负责安全的那些捕快们。
    作为缉刑司三把手的薛红衣就是因为乡试而被紧急调了回来,对于乡试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直接搬到了贡院外。
    因为这乡试,分为三场。
    每一场都是三天两夜,前后一共持续将近十天十夜,在这过程中,薛红衣的压力是很大的,是不允许有任何事情打扰到乡试的,但凡出了一点差错,她担的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在乡试前几天,整个金陵城中所有三教九流的老大全都被她一一拜访过,也正是如此,有心之人都会发现,这几天的金陵城很安静,特别是状元街,连地痞流氓都看不到了。
    而且,更甚的是,很多大一点的帮派居然还派出人手,遍布金陵城各个角落,全都很规矩,都协助衙门捕快寻街,维护着金陵城的治安。
    也正是如此,金陵城出现了一个难得一见的奇观,平日里最不守规矩的人居然开始维护起了治安,真真正正的差民合作,共创美好金陵!
    贡院外不远处的一个河坝上,十几个帐篷搭建在这里,来来往往全都是金陵府衙的捕快衙役,最居中的一个帐篷外挂着一个小牌,上书薛红衣三个字。
    一个捕快走到帐篷外,询问了一声,得到允许后,进来帐篷,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薛红衣,说道:“头儿,刚刚昌盛武馆那边有人递来了消息,青州奕剑门的人来金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