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零五章:奕剑门,一门十二侠
    金陵郡很大,金陵这座府城自然也很大,虽然如今金陵最大的事情是乡试,但是,平民百姓的生活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本就该是热闹非凡的金陵依旧还是那般热闹非凡。
    在南城中,有十几个执剑人统一着装行走在其中频频引人注目,特别是那些配合衙门捕快寻街的江湖人更是注意这些人,因为,这些人的着装,都是青州奕剑门的服饰。
    更有人认出了领头两个是青州奕剑门苍云山十二侠中两位,一个叫张芝山,江湖人尊一声张三侠,乃是奕剑门凌老宗师的第三个弟子,江湖上很有名望,另一个叫陈松意,江湖人尊一声陈七侠。
    如今凌老宗师早已经不怎么管里门内事物,都是他手下的那些弟子在管理门派,这张芝山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替师父处理很多事物,而陈松意年轻许多,一直都给各位师兄打下手,到了这几年,也开始单独处理事物了,很少有同时出现的情况。
    苍云山十二侠虽然是同门师兄弟,其实年纪差距都特别大,比如如今的代掌门宋井年,年纪都已经快五十岁了,而最小的十二侠卓不凡却不过才二十来岁。
    苍云山十二侠,从七侠陈松意之后的几位都还不满三十,虽然江湖上很有名气,但其实都还没有独当一面,江湖上的名气,更多的还是因为师门原因,以及历练的时候,闯下的一些名头。
    今日这苍云山十二侠两位都同时来了金陵,自然会让金陵的江湖注意,若是那几位年轻的还好,可这两位的江湖地位完全不一样。
    让很多有心之人特别注意的是跟在张芝山和陈松意中间的那个女孩子,这女孩儿跟奕剑门其他人的沉稳完全不一样,一蹦一跳的,看什么都新奇,手里拿着各种小吃,张芝山和陈松意也是很耐烦的跟着旁边。
    很快,便传出了,那个女子居然就是苍云山老宗师凌惊蛰的独女凌萧萧。
    凌惊蛰是一代传奇,江湖上极少有人不知道,这老宗师年轻时一门心思习武,是个典型的武痴,直到四十年前才创下奕剑门,之后,七十岁了才老来得女,对于这个独女,也是出了名的宠溺。
    对于掌门这个独女,奕剑门上上下下也都是当成公主一样,即便是在江湖上名望巨大的十二侠,都是由着这位小师妹的性子,这位凌萧萧的名气在青州还真不比十二侠小。
    不过,十二侠都是侠名,这位大小姐却是任性之名,虽然年纪小,但这位大小姐做的事情还真不少,比如因为口角而伤人,或是一顿饭不顺心而大闹街市,或是纵马大街,还曾经有放火烧楼等等,数都数不清。
    不过,也有个花边传闻,据说这位大小姐喜欢十二侠卓不凡。
    这倒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位大小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服,偏偏就听卓不凡的话,说不上很听话,但却是唯一一个能够阻止凌萧萧的人。
    也正是这位十二侠出江湖之后,凌萧萧居然开始慢慢收敛了,这两年还没怎么听说过闹出什么大事了。
    “三师兄,七师兄,这金陵真的很繁华诶,比咱们青州繁华多了肯定很好玩,咱们多待一段时间好不好?”凌萧萧拿着一个琉璃小人,摇摇晃晃的说道。
    张芝山和陈松意对视了一眼,无奈一笑。
    陈松意说道:“小师妹,咱们来金陵不是玩的。”
    “我知道啊,不就是有个什么飞虹帮吗,又不是什么大帮派,居然敢打咱们奕剑门的脸,师兄,你们去教训他们一顿就好了,多大个事嘛,我们有时间玩的!”凌萧萧不以为意道。
    陈松意叹道:“这飞虹帮的确是没什么,可是他背后是姑苏南宫世家……”
    陈松意话没说完,就看到凌萧萧居然已经跑远了,只能冲张芝山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无奈表情。
    其实,他们是真的不想带这个师妹出来的,可是大师兄直接下令,必须带着小师妹出来,还美名其曰是带小师妹历练历练。
    谁不知道大师兄是被小师妹整得焦头烂额,终于逮着了一个机会丢出来,让奕剑门安静安静。
    “三师兄,我是没办法了,你也知道,这除了卓师弟,小师妹还真没听过谁的话。”陈松意说道。
    “算了,”张芝山说道:“我们这次来,也只是找飞虹帮要个交代,就算南宫家出面,也不会有太大问题,让小师妹玩一段时间也无所谓,虽然这里不是青州,但是,同为宗师,只要小师妹不做出什么大事了,即便是南宫琥珀也会给点面子的!”
    …………
    “这奕剑门远在青州,来金陵干什么?居然还是张芝山和陈松意同时来了,还带着凌萧萧那个刁蛮丫头!”薛红衣疑惑道。
    那捕快说道:“头儿,您忘了,前段时间飞虹帮运一批货去青州,和青州一个本地帮派发生了冲突,杀了对方不少人,据说,还抢了对方不少东西。”
    “嗯?”薛红衣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么说来,被抢的那个帮派应该是和奕剑门关系匪浅了,所以,奕剑门这是来出头了?”
    “是啊,”那捕快说道:“肯定是那个帮派是挂靠在奕剑门门下甚至有可能就是奕剑门的附属帮派,否则,也不至于十二侠来两个。”
    薛红衣点了点头,摸了摸腰间的刀,说道:“那,这么说来,得让人去打个招呼了,他们要处理什么事情,都给我推到乡试过后,别在这几天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捕快说道:“头儿,这事恐怕还得你去才行,飞虹帮之所以敢得罪奕剑门,是因为他们背后同样有南宫家撑腰,咱们苏州这位新晋宗师可不是好惹的人啊,要是说不好,可不管什么奕剑门,她是一点面子都不可能给的。”
    “要是在这几天让南宫家那位出来了,那金陵可就真的要出乱子了,不说别的,要是南宫琥珀一生气,把奕剑门那几个全杀了,你说奕剑门会不会倾尽一门之力报仇,到时候,乡试肯定受影响啊!”
    薛红衣沉吟了一下,说道:“也是,奕剑门那些人恐怕自以为南宫琥珀会忌惮凌惊蛰,说不得真会出事儿!”
    “这南宫琥珀……明明就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