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一十章:他曾是个高手
    杜若缓缓放下手里的筷子,转过头,望着王缺,两人面对面,隔得很近很近,他轻声道:“你武功很高?”
    “曾经很高!”王缺说道。
    “为什么是曾经?”杜若问。
    “跟人打了一架,碎了一把剑,境界掉落了。”王缺说道。
    “一把剑?”
    “心里的剑!”
    杜若心领神会,明了的王缺的意思,他以前是个剑客,后来,剑丢了,他就是个人了,江湖中,有一些人,与众不同,就像吕阳曾经说过,南宫琥珀也有一把剑,一把谁都看不见的剑,若是丢了那把剑,她就不是宗师了。
    “那以前有多高?”杜若问道。
    “好几层楼那么高!”王缺答。
    “现在呢?”杜若问。
    “不高。”王缺答。
    “那你打得过谁?”
    “不知道。”
    “打得过薛红衣吗?”
    “打不过,曾经,或许可以一试。”
    杜若又拿起筷子,夹起了菜,说道:“那就不用了,你帮不了我。”
    王缺皱眉,道:“你要杀薛红衣?”
    杜若摇头。
    “那我可以帮你。”王缺说道。
    杜若又放下筷子,问道:“你现在武功很高?”
    王缺摇头,道:“不高。”
    “那你帮不了我。”
    “我帮得了你!”
    “帮不了。”
    “帮得了!”
    “真帮不了。”
    “真帮得了!”
    杜若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转过头,转过头,凑到王缺旁边,轻声道:“我要杀飞鸿帮帮主,能吗?”
    王缺坐直了身体,端起了碗,吃起了饭,不再说话。
    杜若微微笑了笑,也没有再说话,如果王缺是之前在花船上见到的那时候的王缺,或许还真能帮他的忙,只是可惜,时机不对,偏偏,这时候的王缺,境界被打落了。
    王缺快速的扒饭,一口气吃了七八碗,当碗里最后一粒米吃下时,突然把碗给放下了,擦了擦嘴,打了一个饱嗝,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牙签,挑了挑牙齿,说道:“什么时候动手,记得给我找一把剑。”
    杜若微微一愣,缓缓道:“你确定?”
    反正杜若是很不确定。
    飞鸿帮放在江湖里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帮派,但是,能够在金陵这座府城中雄居一方,实力自然是不可小觑,反正以聚义帮这样的帮派,来十个都不够打。
    王缺咬着牙签,道:“当然,我这人说什么都当真的。”
    “你知道飞鸿帮吗?”杜若问道。
    “知道啊,”王缺说道:“金陵城三帮两堂四武馆,七大势力之一嘛,生意挺大,帮主徐天乐,一手霹雳乾坤掌还不错,取了个媳妇儿,是宗师南宫琥珀的堂姑,在这金陵城是一方豪杰。”
    杜若放下筷子,说道:“那你还?”
    王缺翘起一个二郎腿,掀开裤管,轻轻的挠了起来,不以为意道:“不过也就紧紧是那样了,你不要以为他是金陵城最大几个势力之主就太瞧得起他,飞鸿帮也就只是在金陵城中有点意思而已,出了这座城,单单就是金陵郡里,比他飞鸿帮强的势力就不少。”
    杜若有些疑惑,道:“不至于吧,金陵好歹是千古名城,繁华似锦。”
    王缺说道:“就是因为金陵太繁华了,还是苏州的府城,不论是提刑司还是缉刑司总部都在这儿,更何况,就薛红衣一个人,就足够江湖人喝一壶了,有得选择的人,都不愿意在这里混江湖,混不走的,被官府拿捏得太死了!”
    杜若微微沉思了一下,暗道自己又走进了一个思维误区,江湖帮派虽然也是为了利益,但终究是混江湖,黑色东西太多了,这种大都市,确实不太可能发展太大,就比如天下第一雄城长安,还真没听说过长安城里有什么上得了排面的江湖势力。
    杜若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有把握?”
    王缺吐掉牙签,说道:“我说话,一向都当真的。”
    “好。”
    …………
    夜里,窗外风吹得很大。
    房间里,王缺轻轻的擦拭着一把长剑,一把很普通的长剑,这剑,是黑头吃过晚饭之后在街上随便买的一把铁剑,花了五钱银子。
    王缺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这剑,然后丢在了一旁,望向坐在窗边的杜若,说道:“所以,你是让我用奕剑门的剑法杀了徐天乐,嫁祸给奕剑门。”
    杜若点头,道:“就是如此,不过,你自己注意点,我也只是看奕剑门弟子出手过一次,只能大致记得她的一点点剑招。”
    王缺摇了摇头,道:“你也知道只是一点点啊,你让我怎么模仿,我只能帮你杀了徐天乐,其他的,不敢保证。”
    杜若皱了皱眉头,道:“真不行?”
    “不行。”
    “那就另外计算一个好的时间再动手,到时候杀了他就行,那个锅,必须让奕剑门背下。”杜若说道。
    王缺问道:“你不是跟徐天乐有仇,是跟奕剑门有仇吧!”
    杜若点了点头。
    “很大?大到要挑起奕剑门与南宫世家的冲突?”
    杜若摇了摇头,道:“这不过只是出口气而已,有朝一日,我会亲上奕剑门。”
    王缺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杜若,说道:“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很佩服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记得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来看看热闹,哈哈!”
    杜若抬头,望向窗外,昏黄的灯光照耀着细雨蒙蒙。
    王缺拿着那幅画,接着房间里烛火的微弱光芒看得很仔细,画中那个女子,宛若仙女下凡,微弱的光泽洒在画上,更添了几分色彩,仿佛随时都会从画里走出来一般。
    “这画上的姑娘,是你什么人?”杜若问道。
    王缺缓缓将画卷收好,放进画轴里,递给杜若,说道:“你先帮我收好。”
    “这姑娘是谁,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见过一次,是在我一次喝醉酒的时候见到的,她和我聊了很多很多,只是,醒来之后,却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见到她那次,其实,是准备自尽的,刀都已经架在了脖子上,是她出现阻止了我,跟我讲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遇到了真正懂我的人,也给了我活下来的理由,她给我留了一个‘悦’字在地上。”
    “所以,我叫她悦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