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愿你我兵戈相见
    杜若慢慢饮茶,眼神很平淡,直到茶杯里的水都喝光了,他才缓缓开口道:“如果这是在蜀中,我的计划绝对万无一失,你信不信?”
    “我信!”薛红衣很肯定道:“这就是我今天要你来见我的原因。”
    “从你来金陵之后,我们俩接触了很多,你这个人,具备了成为一个大人物的所有素质,或许是豪杰,或许是枭雄,但是,你缺乏了一个契机。”
    杜若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薛红衣继续道:“我调查过你,包括你之前在蜀中的一些情况,我挺庆幸你心里一直都把自己当成读书人,但是,我又了解了此次你离开蜀中一路来到金陵的所作所为,我现在都在怀疑,你需要的那个契机,你已经主动创造好了。”
    薛红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当初犯下过大错,我不想你也犯错,很多时候,一个人,会因为一时念头,而走向完全不一样的极端之路,杜若,你能力很强,素质很高,也很聪明,你若是一时念头差了,我不敢想象你会成为什么人,即便是说哪一天,你创造了一个新的白莲教我都不会觉得诧异。”
    杜若没有说话,他不想反驳,也不想解释什么,更不想为了宽慰薛红衣的担心而对她说谎,甚至,看到薛红衣关心,心里还没来由有点开心。
    他很清楚薛红衣说的没错,甚至,他还觉得薛红衣有些低估他了,这白莲教,江湖人戏称造反专业户,从大秦一统战国时代的纷乱之后,这个白莲教就一直活跃,数百年来,不知道造过多少次反,偏偏一直都是野火烧不尽。
    杜若对这个白莲教有所了解,也挺佩服这个白莲教的,但是,他自认,如果他入主白莲教,虽然不敢保证一定造反成功,但是,绝对能够造一次白莲教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反。
    薛红衣见杜若不说话,又继续说道:“我仔细研究了你的情况,虽然很多细节不太清楚,但我发现,你真正出现很大变化,是在几个月前,跟奕剑门起冲突,被凌萧萧和卓不凡提剑堵在聚义帮羞辱以后才变的。”
    “我知道,一个人心里有了委屈,有了愤恨,如果得不到释放,就会像我当年那样,一念之差,成为一个魔头,我不希望你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我会帮你出口气!”
    “当我猜测到是你在故意挑起奕剑门和姑苏南宫的矛盾时,我选择帮你助推波澜,你放心吧,不管之后,你会让姑苏南宫和奕剑门有多大冲突,他们都不可能查到你身上。”
    “我安排了更多人挑起飞鸿帮的怒火,把你之前缺人手的漏洞补上了,也故意派人去搜查飞鸿帮的场子,现在,飞鸿帮内,肯定是群情鼎沸,后天的谈判,肯定是不欢而散,至于你之后会怎么做,我也不问你,我也相信你你会做得很干净。”
    薛红衣紧紧的看着杜若,说道:“杜若,我这么做,其他的什么都不求,只求你能够把心里那份恨意放出来,我……我不想……哪一天,你我二人兵戈相见!”
    薛红衣说的很认真,脸上的表情也很严肃,眼神里透露出深深地担忧。
    杜若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证,这一辈子,我的刀,绝对不会指向你,永远不会!”
    “我也希望!”
    杜若放下茶杯,望向薛红衣,恰巧薛红衣也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
    一瞬间,薛红衣急忙就底下了头,拿起早已经没有茶水的杯子,放在嘴边,眼神望向其他的地方,道:“那……那……就这样吧,你……你领着你那个傻大个快离开吧,我……我还有公务要处理!”
    杜若怔了一下,道:“我想跟你说……”
    “没什么好说的了,”薛红衣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背对着说道:“你……你快点回去吧,我……你,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那个护卫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看着薛红衣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杜若嘴角狠狠一抽,嘀咕道:“跑这么快干嘛,我就想跟你说,别忘了后天说好的一起去看榜……”
    …………
    辑邢司外,黑头蹲在路边,两只呀眼睛圆鼓鼓的看着大门,当看到杜若出来的时候,乐呵呵的咧开了嘴,黑漆漆的脸上,几颗牙齿很是明亮。
    “公子爷,对不起。”黑头走到杜若身旁,说道:“都怪我不小心,被薛捕头发现了。”
    “没事儿,”杜若拍了拍黑头的肩膀,说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也没有任何差错,是我这里出了点问题。”
    “公子爷,我……”
    “真没事儿,你不用自责,况且,被抓了你也没有透露出去,就已经很不错了,另外,好好准备一下,后天的事情,也不能出任何失误!”杜若说道。
    “公子爷放心,苦力活我最拿手了。”
    …………
    薛红衣的出现,的确在计划之外,不过好在事情的发展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了。
    本来,当知道黑头被薛红衣抓走的时候,杜若都已经准备放弃计划了,虽然他有把握将自己和黑头洗得干干净净,但是也怕薛红衣泄露计划,到时候让飞鸿帮和奕剑门提防起来,就没办法下手了。
    不过,如今,得到了薛红衣的助推波澜,这个计划就更完美无缺了。
    基本上是万事俱备,只差王缺那里不要失手了。
    客栈里,杜若靠着窗户静静地坐着。
    他在反思,虽然薛红衣觉得他的计划很完美,但是,杜若自己很清楚,其实,破绽很多很多,但是,以他目前的底蕴,只能够做到这样了。
    这里是金陵,是苏州。
    如果是在蜀中,他都能够让计划更完美,而如果是在凤阳郡,他甚至可以保证做到真正的万无一失。
    在这金陵,他不但却钱,更缺人,这两点,也是最大的漏洞。
    慢慢站起来,把窗户关上,杜若缓缓展开宣纸,提起笔,叹了口气,轻声道:“看来,禹辰提议的的那笔大生意,是该好好考虑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