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似乎已经有心上人了
    这一日,金陵城里起大风,卷起千堆落叶,壮丽无比,大约卯时时分,状元街上出现了很大一批衙役差人帮闲,将江南贡院至夫子庙周围全都张灯结彩。
    这一日,客栈内的学子书生纷纷换上簇新的生员服,换上最为虔诚的表情,向着夫子庙的方向跪拜焚香。
    客栈大堂一个靠窗的桌上,杜若也换了一身生员服,坐在桌上喝着米粥吃着小菜,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面色平静,神态自若,吃得很香。
    客栈大堂此时坐满了学子生员,所有人都时不时的看向门口,眼睛也都是红红的,如饿狼一样。
    这一日是乡试放榜的日子。
    乡试不同于童生试人那么多,乡试放榜按照惯例都是由衙役差役先行到客栈等学子落脚的地方报喜,向所有新中举人报喜完毕之后,才会在贡院前张贴完整的榜单。
    也不用担心差役找不到路,所有生员在考试前都把自己的暂住信息、籍贯等等提前登记到衙门了。
    “报喜差役出动了!”
    大约刚至辰时,就听到外面一声激动的呼喊。
    然后客栈大堂内的所有人都激动的往门外探头,都可以称得上一声望眼欲穿了,如果是一些普通人或者向往才子佳人的大家闺秀,看到如今这些读书人的模样,恐怕都不敢相信。
    杜若倒是能够理解,每一个读书人都幻想着自己能高中举人。
    一朝身为举人,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那是另一个世界,名字叫做权力。
    举人,和秀才不一样,举人已经意味着半只脚踏进了官场,即便是考不上进士,也是有望成为官的,而不是吏,从此之后鱼跃龙门!
    时间仿佛变的很慢。
    大堂内的众位生员左等右等,感觉等了上万年,却还未听见任何喜报声。
    终于“乡试捷报!贺......”
    大堂的众人迫不及待的看向门口,甚至还有人离开桌椅往门口飞奔而去。
    然而众人只看到一位衙役手持红卷从客栈门口呼啸而过,往别的客栈走去了。
    “唉......”客栈内响起了一阵叹息声。
    当众人的叹息尚未完全离开嘴唇的时候,又是一声清晰响亮的报喜声传来,直奔客栈大堂而来。
    很快,状元街各处都轰动了起来,已经有好几个举人出现了,不过,也随着一处轰动,也就很多人黯然,因为只有二十个名额,每出现一个就意味着少了一个。
    而杜若所在的这家客栈里,却是一直没出现一个举人,倒是有不少考中了副榜,不过,这副榜意义不大,也就是获得了明年参加乡试的机会,而若是没中的,就要等三年之后才可以考。
    不过,副榜也不弱,值得开心的是,中了副榜的人,很有可能入书院就读,将来中举的机会更大了几分。
    就在杜若都等得隐隐有些着急的时候,一阵哒哒的清脆马蹄声,敲碎了他苦等的心扉。
    只见门口两匹健马嘶鸣停在了客栈门口,两位衙役翻身下马,口中高喊着乡试捷报,直奔客栈而来。
    “乡试捷报,恭喜凤阳府杜山姜杜老爷高中乡试第七名。”
    客栈里顿时响起了一阵轰动,很多人都大声嚷了起来,特别是这客栈里就没有人不认识杜若,见到杜若中举,很多人都恭贺了起来,当然这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心,谁也说不准。
    不过,大秦的读书人,一向都是最为有骨气也是最有心胸的,加上本来这举人就难考,名额太少,其实很多人都是没什么打算的,心里落差倒也还不是很大。
    再加上杜山姜杜一脚的名头,在这状元街还是挺亮的,不但在府衙杀人,更是跟着鹤山书院的学子仗剑走金陵,后来又只身杀连环杀人凶徒陈月,这一份凶名在这里,也没几个人敢触霉头。
    杜若对于恭贺的学子都一一还礼,心里也是起了波澜,很是高兴,这第七名的成绩,倒是不算惊喜,也不算失望。
    只是有几分小瞧了天下人的惭愧。
    若是之前没有陈月那连续杀人事件,他的名次定然都排到了十几名去了,这与当初他出蜀中时的意气风发完全不一样。
    不得不承认,小觑天下英雄了。
    杜若很豪爽的给了两位报喜差人一些银两,然后坐下静静地等待着。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一家客栈里的众多学子似乎都有些流年不利,除了杜若中了举人之外,居然只有三个中了副榜,其他人,全都落冷。
    “发榜了,发榜了。”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客栈外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叫喊,然后客栈内的生员又升起希望来,差役报喜也不一定全都及时送到啊,可能我的还没来得及呢,有个副榜也不错啊,所有生员争先恐后的往客栈外涌去。
    “走走走,看看去。”
    一众人都开始出去,有人大声喊道:“杜兄,你可是高中了,不去让大家见识见识可不对啊!”
    “对啊,杜兄,一起前去啊!”
    杜若微微一笑,他当然要去,肯定要去,毕竟,他可是与凌萧萧还有赌约在身,不去怎么行。
    只是,杜若却摆了摆手,道:“各位兄台且先去,在下……还在等人!”
    杜若一直都紧紧的盯着门外,从他收到捷报开始,他就一直望着门外,只是,贡院都已经放榜了,他等的人,似乎还没有来!
    他现在,心里自然是喜悦的,
    但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喜悦,无法表露出来,
    他挺想跟人分享,
    但是,那个人似乎失约……
    “来了!”
    杜若平淡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儒雅的微笑,有多儒雅呢,就是仿佛这深秋寒冷里,出现了一缕夏日的阳光,一如……
    一如门前那一抹火红色!
    “我来晚了,本来是很早就来的,结果刚出门,衙门里突然急召,害得我穿着这一身就去衙门了,可丢人了,连知府大人都偷笑了好几回!”
    火红色长裙,仿佛那街边火桑树,一缕映照半边天。一眼望去,仿佛火光闪烁在眼眸里,带着水雾,睫毛很长,轻轻颤动。
    杜若站起来,喃喃说道:“好看!”
    薛红衣轻轻提起长裙,走到杜若面前,拿起桌上的茶壶,狠狠灌了一口,然后将茶壶往桌子上一砸,恶狠狠说道:“臭小子,你跟我嘴贫是不是?”
    杜若看了看已经已经陷进了桌子里的茶壶,急忙举手告饶道:“冤枉,绝无此意!”
    “哼,谅你也不敢!”薛红衣说道:“刚刚我已经得到消息了,你中了第七名,恭喜你了,从此之后,可就是举人老爷了!”
    一边说着,薛红衣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说道:“来得匆忙,没准备礼物,刚刚在街口随手买的,送给你了,意思意思,地摊货,你要不要?”
    杜若看着薛红衣手里的玉佩,有些楞楞出神。
    “嫌弃就算了……”
    只不过,薛红衣话没说完,杜若就伸手抢了过去,塞进怀里,说道:“怎么不要,地摊货就不是玉佩了,好歹也值两三钱银子不是!”
    薛红衣撇了撇嘴,看了看杜若身后,疑惑道:“咦,你那几个护卫呢,怎么不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跑哪去了?”
    杜若随口道:“我安排他们做别的事情去了。”
    薛红衣微微一愣,然后就没有追问了,杜若没有明说,但她大概是明白,肯定是为了奕剑门和姑苏南宫今日的谈判。
    “走吧,去看榜,今天我来当你的护卫,免得待会儿被人榜下捉婿了,不过,你有没有成亲的打算,要是有,我就不阻拦了,成全你一段姻缘!”薛红衣调侃道。
    杜若走在薛红衣身旁,微微侧脸看了看薛红衣,然后走出客栈门,摇了摇头,说道:“那还是麻烦红衣你保护我了,不过,这榜下捉婿,也应该捉解元才对,捉我干嘛?”
    薛红衣笑了笑,说道:“这就是你不懂了,所有人都盯着解元,可解元只有一个,而且,中举的人中,像你这样年轻又长得好看的可不多见,所以,你可要做好准备,你这样的才是最抢手的。”
    杜若轻笑,这他倒是知道,虽然一同乡试的年轻人的确挺多,可上了年纪,早已经成家立业的更多,能够中举的,更多的其实也是功底深厚的老学子。
    “那你可要把我看紧了,要是真被人抢走就麻烦了。”
    薛红衣捂嘴轻笑道:“什么麻烦啊,敢来这里捉婿的人家可都不简单,说不定你还能找到一个厉害的岳丈,从此以后平步青云,说不得还能得到一个美娇妻呢!”
    杜若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薛红衣笑吟吟的拍了拍杜若的肩膀,悄声道:“要不,这样,苏州这些大户人家我都很了解,要是有合适的,我就放水让他们把你捉去,你放心,一定是家里小姐特别漂亮的,你绝对不吃亏。”
    杜若微微侧脸看了薛红衣一眼,摸了摸鼻子,说道:“可是,我似乎并不喜欢特别漂亮的,而且……”
    “而且什么?”薛红衣问道。
    “而且,我似乎已经有心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