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二十章:台下人笑看台上人
    “不行,这步棋走错了,我从新下过!”
    薛红衣一把掀开杜若的手,将棋盘上的棋子给拿了起来,顺带着还把杜若的几颗棋子都给取了。
    杜若举着手放也不是,收也不是,为难道:“红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讲究落棋不悔也就罢了,怎么,你那颗棋子还是刺客?功成身退杀了我的兵?”
    薛红衣阴笑着摊开手,只剩下一堆白灰被她轻轻一吹,杜若猝不及防,满脸都给浮上了白灰,嘴里也吞了不少,呛得肺都差点咳嗽出来。
    看着杜若狼狈的样子,薛红衣忍俊不禁,道:“你说什么棋子呀,我不知道呀,哪有,哪有,你的证据呢?没有吧,没有就别说话!”
    杜若喝了一口水,轻轻抹了抹脸上的灰,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的都有理,不过,这次可说好了,不准悔棋了!”
    “呸,我什么时候悔棋了,你这人怎么冤枉人呢?你给我说清楚了,我啥时候悔棋了,你的证据呢!”薛红衣说道。
    杜若指着棋盘,一一指了起来,说道:“这里,你刚刚毁了一步,还让我抹了一颗棋子,还有这里,你干脆直接毁了三步,还有……”
    “没有没有,明明没有,”薛红衣一拍桌子,道:“都是你胡说八道,明明没有……”
    杜若目瞪口呆的看着薛红衣的手,然后,那棋盘在他眼中慢慢的裂开一条裂缝,第二条、第三条裂缝跟着出现,慢慢的,直接向着四面八方分散而去。
    终于……
    “咔嚓”
    棋盘直接四分五裂开,不论谁的棋子都全部落在了地上,哗啦啦落了一地。
    “哎呀!”
    薛红衣惊呼一声,说道:“真是可惜了,咱俩这也算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只是可惜这棋盘太差了,居然就这么碎了,看来今天是注定分不出胜负了,可惜了,可惜了……”
    杜若嘴角狠狠一抽,慢慢竖起大拇指,佩服道:“红衣,你赢了,我甘拜下风!”
    薛红衣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嗯,看在你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份上,我就帮你收拾一下好了。”
    “哎呀!”
    薛红衣缓缓转身,却一脚踩在了垂落在地上的裙摆,猝不及防就朝着桌子倒了下来。
    杜若急忙伸出手,想要扶住薛红衣。
    可他的手却伸在薛红衣胸上定格住了,因为,薛红衣并没有栽倒,微微一翻身,倾斜着趴下来,单手撑在了桌子上。
    薛红衣这矫捷的身姿很潇洒,可杜若就尴尬了,双手伸在空中,正好摸在薛红衣胸上,而薛红衣正保持一个俯冲的姿势,杜若就在面前,两张脸,距离很近很近。
    四目相对,然后薛红衣视线缓缓下移,在那一双咸猪手上定格了几息,目光又移了回来,淡淡问道:“舒服吗?”
    杜若吞了吞口水,脑海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回答道:“还好,就是有点小……”
    话没说完,杜若脑门一冷,瞪大了眼睛,勉强扯出一抹笑容,道:“如果我说,都是一个误会,你会信吗?”
    薛红衣微微摇头,道:“我觉得我不会信,我跟你说,上一次碰我身体的那一双手,已经被砍下喂狗了,你觉得你这双手喂什么比较好?”
    “不是,红衣,你听我说,真是误会。”
    “那你还不取开?”
    “额,好的,我这就……”
    就在杜若收手那一瞬间,“嘭”的一声,门开了,两张笑吟吟的脸浮现出来。
    “杜兄,恭喜高中……额,不好意思,打扰了,告辞!”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禹师兄,我好像眼瞎了,你顺手关一下门!”
    “嘭”
    门再一次关上了,禹辰和楚天放两人出现得非常巧合,然后两人自言自语前前后后不到十个呼吸,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杜若回过头,看着与自己距离不过一寸的薛红衣,鬼使神差地,那一双还没有收回来的手,突然,捏了一下!
    “啪”“啊”“嘭”“咔嚓”
    一个耳光,一声惨叫,一个落地摔,一道骨裂!
    四道响亮的声音传出来,吓得正走在楼梯上的禹辰和楚天放这一对是兄弟浑身一颤!
    …………
    “徐天乐,出来跟老娘一决生死!”
    长街上,凌萧萧长剑出鞘,往前几步,执剑拦住了徐天乐的马车。
    徐天乐几个手下急忙抽出刀拦在前面。
    “怎么回事儿?”
    马车里,传来徐天乐的询问。
    马车外一个手下说道:“帮主,奕剑门的大小姐凌萧萧拦在了前面,看样子来势汹汹啊!”
    马车突然又有了一点微微的摇晃,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只听到里面传来徐天乐浑厚的声音:“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别管她,直接走!”
    拦在车前的凌萧萧顿时气的脸都涨红了,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一挥长剑,脚下一点,蜻蜓点水一般,瞬息跨越一丈。
    长剑破空,一抹雪亮。
    “徐天乐,你给我去死!”
    一剑瞬息化作三柄雪亮的剑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在空中盘旋飞舞刺向马车,在庭间像野蜂般高速穿梭飞舞,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
    然后,迅速融合成一柄剑,直取车帘。
    就在这时候,马车里传来徐天乐的声音:“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车帘掀开一角,一把剑破空刺进!
    “呲”
    一声轻响,凌萧萧握剑的手微微一怔,然后,马车里,一个人影滚了出来,鲜血喷洒而出!
    “哐当”
    凌萧萧的剑落在了地上。
    从马车里滚出来的人正是飞鸿帮帮主徐天乐,这个人凌萧萧是见过的,但是,现在的徐天乐却是躺在地上,脖子上一道剑痕,鲜血淋漓。
    徐天乐瞪大了眼镜,紧紧捂住脖子,指着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凌萧萧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一张嘴,就是鲜血涌出来,身体抽搐了几下,死不瞑目!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了,谁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飞鸿帮帮主徐天乐会就这么死了,死得这么简单。
    “遭了!”
    奕剑门一个弟子最先反应过来,快速冲过来,一把拉住凌萧萧,大喊道:“小师姑,别楞了,快走!”
    “帮主!”
    “快,快通知南宫长老!”
    “走,叫人!”
    大街上,瞬间一片混乱,杂乱无章,飞鸿帮的那几个人抬着徐天乐的尸体就跑,其中一个直接解开马车上的马,策马离去,街上行人也都快速离开,议论纷纷。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被忽略的马车后面有一个提着剑的年轻人,咬着一根牙签叹着气慢慢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