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二十七章:武功高也犯了错
    暮色正浓,金煮的光线把骤然冷清长街后染得极其的慵懒,有些刚入夏日时那般,总觉得睡一觉才是最好,石桥长铺青石缝间仿佛都透着股暖意,催着人们归去归去。
    前些日子总是热闹的客栈里这时也没人了,只有柜台旁有个掌柜的在打盹,一个店小二正在清洗杯子,看到杜若进来,急忙喊道:“杜公子回来了。”
    杜若在这客栈住得久,又是这家客栈里唯一一个举人,客栈里不论是厨子跑堂还是掌柜的没有不认识他的。
    小二的声音把掌柜的也给惊醒了,掌柜的也打了招呼。
    杜若笑着回应了一句,就往楼上去,刚踩到楼梯上,突然又停下,调转到柜台前,对那掌柜的说道:“马掌柜,明天就不需要送檀香去我房间了。”
    “啊,杜公子,可是这檀香您不满意?”马掌柜问道。
    杜若为了睡觉能够凝神静气不失眠,从来客栈之后就要求了每日都点檀香,这掌柜也每日都专门去寺里为杜若购买,近一个月了,从未断过。
    “那倒不是,”杜若轻笑道:“我明日就准备离开了。”
    “哎哟,”马掌柜一拍额头,道:“看我这脑子,哈哈!”
    杜若笑了笑,就往楼上去,刚走了两步,王缺突然出现在上方,看到杜若便大喊道:“杜兄,你可回来的晚了一点啊!”
    杜若疑惑道:“王兄此话何意?”
    王缺慢慢走下来,说道:“就在一炷香之前,薛捕头才来找过你,不过因为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就先离去了,托我给你带个话,说她有要事,离开金陵了,让你多保重。”
    王缺一边说着,一边坐下倒茶,打着哈欠,道:“杜兄,你和薛捕头啥关系啊,你俩是不是那个啥……”
    “她往哪走了?”杜若问道。
    “啊,哦,那边……”王缺遥遥一指。
    杜若想也没想便跑了出去。
    看着杜若匆匆离开,王缺握着茶杯,撇了撇嘴,嘀咕道:“这还不肯承认,肯定有奸情,一定有奸情!”
    此来金陵,最大的收获当然莫过于心想事成考取了举人功名,但是,这却并不是最开心的事情,最大的惊喜,就是在金陵遇到了这个叫红衣的姑娘。
    杜若本想着明日便去道别,可现在连这道别都给错过了。
    他马上要回蜀中,路途千里,
    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都只能看天命,
    所以,这相识一场的道别,
    错过了,真的挺遗憾。
    …………
    金陵北城城门口,薛红衣骑着一匹枣红马,同行有二三十人,浩浩荡荡向着城外而去。
    “大人,”薛红衣身旁一个捕快说道:“这白莲教余孽的事情,应该是军方的事儿,怎么上面还让咱们辑邢司来管了。”
    薛红衣白了那个捕快一眼,说道:“苏州出了哪个乱子不该我辑邢司管的?”
    “不是不是,”那捕快解释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疑惑,以往发现白莲教余孽都是直接大军镇压,怎么这次就让咱们辑邢司去了。”
    薛红衣说道:“你放心吧,不会让你去跟白莲教拼杀,就咱们这点人,都不够给人塞牙缝的,我们只是配合军方调查罢了,其他的你别管那么多,到时候就知道了。”
    夕阳下,最后一抹金黄洒在城墙上,微微照亮了溅起的灰尘。
    就在薛红衣出城之际,城外有五个人骑着马迎面而来,溅起了很大的灰尘,到了城门口时,那几人下马接受了检查才又上马。
    薛红衣注视着那一行人,领头的是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青年,背上背着一把大戟还有一根碗口粗细的铁棒。
    擦肩而过时,薛红衣与对方领头的那人对视了一眼,顿时便能够确定,这人是个高手,很高很高的那种。
    匆匆一瞥,擦肩而过。
    “驾!”
    出了城,薛红衣一鞭子打在马屁股上,策马奔腾而去。
    那背着大戟的青年又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他旁边一人问道:“吕大侠,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就是看到了一个高手。”
    “高手?能被吕大侠称为高手,那定然是江湖一方人物了。”
    “不管那么多了,希望山姜此次乡试成功,还在金陵!”
    “我家帮主文曲星下凡,一定高中!”
    这背着大戟的青年就是之前护送孟青平和顾氏母女前往京城的吕阳,另外跟他一起的那几个人就是杜若之前派去帮忙的那四个聚义帮帮众。
    此前在金陵时,那几个帮众是知道杜若住在哪里的,甚至于杜若客栈就是他们找的,所以一行人火急火燎的直奔向状元街。
    下马进了客栈,吕阳走到柜台前,直接就开口问道:“掌柜的,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叫做杜若的客人?”
    那掌柜的看着吕阳,没来由几分胆怯,急忙道:“有有有,不过杜公子刚出去了,你要想知道他去哪里了,你得问那位公子。”
    吕阳眉头一皱,转过身,就看到靠窗那边正坐着喝茶的王缺,顿时眼睛一凝,他和王缺有过一面之缘,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王缺是个危险人物,现在这王缺居然巧合的和杜若扯上了关系,他心中莫名一紧。
    正巧,王缺也听到这边动静,他也记得吕阳这个人,知道是杜若的朋友,就微微一笑,十分和善。
    吕阳顿时心头“咯噔”一声,
    这人在淫笑,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挑衅?或者,知道我今天要来,故意等我?
    那,岂不是说,山姜有危险!
    “卧槽,你干什么!”
    王缺正笑着,还准备站起来打个招呼,可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看到对面那人居然脚下一点,腾空而起,一拳头砸了下来。
    那沙锅一样大的拳头!
    王缺吓得急忙避开。
    “轰隆”
    一声巨响,一张桌子直接四分五裂,满客栈到处横飞着飞屑,刺破了很多酒坛子,还把窗户纸给打得不成模样。
    吕阳再一跺脚,一拳头直奔刚站起来的王缺的面门,劲风都让王缺的脸给变形了,嘴皮仿佛兜风一样摇摆。
    “大哥大哥,我是杜若的小弟!”王缺急忙大吼。
    劲风停下,那砂锅拳头停在了王缺额前半寸处,飘摇的长发垂落下来,王缺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十分委屈道:“你们这些人咋回事嘛,来一个就要打我,来一个就要打我,我招惹谁了我!”
    吕阳缓缓收回拳头,道:“那你对着我淫笑干嘛?”
    “我哪有,”王缺不服气道:“我那是微笑,微笑好不好,我对你笑,那是释放善意,你还打我!”
    吕阳拱手道:“你的武功很高,你出现在我兄弟身边,我是肯定怀疑的,但是,如果等会儿我兄弟来了,一切都明了,如果是我不对,我一定向你道歉!”
    王缺努嘴,生无可恋的趴在另一张桌子上,嘀咕道:“武功高,是我的错咯,我承认就是,可我的笑容这么好看……”
    看着王缺这模样,吕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在,就在这尴尬时,杜若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了吕阳,惊喜道:“大哥,你回来了……额,这是咋回事儿?遭贼了?”
    “杜公子啊!”瑟瑟发抖的掌柜扑了出来,声泪俱下。
    “杜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