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三十三章:剑名从前,今当为缺
    凌萧萧似乎因为上次跟杜若打赌输得一塌糊涂导致心里有些阴影了,居然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了。
    杜若嗤笑道:“你们奕剑门的人,都还是挺会打算盘的,可惜了就是太过于自以为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杜若手无缚鸡之力,而你凌萧萧,堂堂宗师之女,却要跟我比斗?”
    杜若话音未落,王缺突然来兴致来,“嗷”的高呼一声,喊道:“来来来,来呀,来看看这天下顶级大派,堂堂奕剑门的脸皮啊,真是太不要脸了,不敢打就直说嘛,认个错道个歉就算了。”
    “要实在是拉不下脸呢,你就直接说让我们三局比斗之前先让你们一城好了,没关系的,我们虽然没有你奕剑门家大业大,但是,也不像你们奕剑门那么喜欢欺负人,让一让也没关系的。”
    “何必呢,何必呢,”王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杜老大啊,你看,咱们这是不是太欺负他们了,还没动手,他们就想着算计手段了,好歹还是苍云山十二侠,奕剑门高徒呢,居然连我和吕兄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都怕。”
    “凌萧萧大小姐,冒昧问一句,你们这奕剑门的名声都是怎么来的,不会都是欺负我杜老大这种文弱书生换来的吧,我听说奕剑门的凌惊蛰老宗师当年一把剑纵横青州江湖,不会都是纵横的士林学子吧,哈哈,佩服佩服,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给我闭嘴,你你你胡说八道!”
    凌萧萧气得当场就想砍死王缺了,当然,这也怪不得凌萧萧,实在是王缺这张嘴,那神情,连杜若和吕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张芝山和陈松意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师妹被人这么欺负,就准备站出来说话。
    只不过,他们遇到王缺,想要在口头上争赢是根本不可能,王缺压根就不会给他们机会,两人刚准备说话,王缺就开口了,说道:“停停停,你们俩别说话,要么就承认奕剑门弱,不敢动手,我们就发慈悲让你们一城,要么就直接来跟我们动手,手底下见真章,老是逞口舌之利有什么意义,丢不丢脸!”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
    全都是一脸惊骇的看着王缺,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世上还有人睁眼瞎话到了这般炉火纯青的地方,毕竟,论说话,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没他一个人说得多,可偏偏,听起来,似乎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连张若虚这古稀之年的老者都是非常服气的嘀咕了一句“行走江湖数十年,此时才算明白何为言敌千军,这小子,是个人才!”
    护在他前面的王逸少嘴角一抽,说了一句诸葛武侯的千古名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杜若和吕阳默默竖起大拇指,千言万语只能在心里汇聚两个字“佩服”!
    然而,王缺却是理由在手一挥长剑,道:“敢不敢打,不敢打就直说,我们都是读书人,可不是你们这些文盲,我们大人大量,给你们机会便是!”
    陈松意本就是个脾气暴躁之人,当即一跺脚,踩破一块石板,怒道:“三师兄,你别拉我,我要砍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
    凌萧萧也是气得脸色通红,一把推开陈松意,用剑指着杜若,说道:“杜若,你到底要怎样才跟我打?”
    “我呸……”
    王缺又破口准备舌战天下,却被杜若给拦住了,他诧异的看了杜若一眼,道:“杜老大,你……”
    杜若轻轻拍了拍王缺,走到前面,拱手道:“凌女侠,虽然刚刚王兄的话是有些粗糙,但是,话糙理不糙,我们定三局两胜,自然是双方自由出人,可你非要先跟我打,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如同王兄所说,你这要求,很有一份对你奕剑门没有信心,对你两位师兄没信心的意思,需要先打赢我这个常年提笔写字的书生来为你奕剑门赢一局。”
    凌萧萧急道:“我没有!”
    “我自然知道凌女侠没这个意思,”杜若轻笑道:“凌女侠恐怕只是单纯想打我一顿,或者断我一臂一腿的,想要出口气,我都明白。”
    “只是,不巧的是,我对我大哥,对王兄都有十足的信心,我不认为你的两位师兄能够打得过我的兄弟,所以,我没有跟你比斗的意义,毕竟,我是个读书人,当初凌女侠不分青红皂白在我聚义帮杀人,如入无人之境的英姿,我此生难忘。”
    凌萧萧开口:“你……”
    “不过,”杜若微笑道:“我这人有一个嗜好,就是赌,小到赌一块糖果,大到赌命,我都玩过,而且,戒不掉,如果凌女侠愿意跟我放个彩头,我也不介意跟凌女侠斗一场。”
    凌萧萧一愣,道:“你想要什么?”
    杜若上上下下打量了凌萧萧一番,然后指了指凌萧萧手里的剑,问道:“这把剑,染过我不少兄弟的血,请问,叫什么名字?”
    凌萧萧说道:“剑名从前,乃是我爹年请剑师吴夫人所铸造,以深海珊瑚精金为底料,配合蛟龙血,天下少有神兵。”
    “从前,从前,”杜若低吟了两句,说道:“好名字,从前,方为失去,意为此时无,便当作缺,好名字,好名字!”
    杜若抬起头,说道:“那就以此剑为彩头如何?”
    凌萧萧看了看手里这把千金难求的宝剑犹豫了。
    杜若看凌萧萧为难的模样,说道:“若是凌女侠自认打不过我,就此作罢吧!”
    凌萧萧受不得激,当即冷哼道:“谁不敢了,答应你便是!”
    张芝山急忙拦住凌萧萧,道:“不可,师妹,这剑……”
    凌萧萧摇头道:“师兄,你放心吧,我不会输的,这杜若我见过,之前不过一个病痨,就算好了又如何,我堂堂宗师之女,还能打不过他这么一个穷酸书生吗?”
    张芝山还是犹豫。
    “好了,就这样吧,师兄,我今天一定要要废了这杜若,这口气不出,我一生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