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他走在人间 > 第一百三十五章:我就是为你找一把剑
    空气中,大雨里,莫名浮现一股微妙的感觉,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从何而来,很是压抑,沉闷,仿佛在期待时机而爆发。
    凌萧萧一剑插进抢里,正好这一个停顿,她看到了杜若那血红的双眼,那一瞬间,她浑身一阵冰冷,头皮发麻,这个大小姐,终究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在决斗中,居然露出了一丝胆怯。
    杜若的双眼,仿佛有鲜血流了出来,
    这是一股恨意,发自内心深处的恨意!
    他是真的恨,恨凌萧萧的高高在上,他忘不了那一天凌萧萧仗剑杀人,他无能为力,
    他忘不了奕剑门卓不凡一句话,他就得放人的憋屈,
    他忘不了自己手下死伤那么多,却还得规规矩矩的请人离开的侮辱,所以,他恨!
    这刀,会让他更恨!
    为了恨而恨!
    只见他手腕一翻,刀锋化作一道白光。
    宁缺的刀终于出了。
    在躲避了这么久,不断格挡中都已经成了残刀之后,终于斩出了第一刀,刀刃已经算不得锋利,从下往上邪劈而去,轻松到达凌萧萧面前,斩风斩雨斩过往,一往无前斩向凌萧萧的脖颈。
    凌萧萧急忙抽出长剑,立剑格挡,这是她进攻了几十招后第一次防守,还是这么猝不及防的防守,她都已经习惯了她进攻杜若防守的战斗,突然间转换,她有些茫然,只能被迫抵挡。
    刀剑相交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刀刃上的雨水滴滴溅射而出。
    凌萧萧眼中出现一抹惊骇,
    一次相碰,她的身体后退了七八步,依旧还是踉跄,握剑的手臂在微微发抖,她实在想不到杜若这弱不禁风的身子板怎么可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但是,杜若一如她之前得理不饶人一样,根本不给任何反应的时机,奔跑在雨中,拔刀,斩下,一气呵成!
    没有技巧,没有华丽的招式,
    就只是一刀,
    可偏偏没有招式,凌萧萧反而看不出任何破绽,她能想到的,只有硬扛!
    磅礴大雨之中,杜若双手握刀,面无表情向前再向前,劈颈斩首割腹,唐刀搅动着风雨,与凌萧萧手中的剑依偎冷酷地互相磨擦拖拉。
    锃锃锃锃锃!
    一刀,一刀,一刀,又一刀,
    杜若就像一个机器一样,不停的挥刀,斩下,挥刀,斩下,双手握住刀柄,或是劈,或是斩,或是挑,或是割,每一式都用尽全力,每一式,都朝着致命的部位去。
    凌萧萧的弱点,暴露无遗,
    她没有生死战的经验,在杜若掌握了主动权时,她就只能抵挡,还是在慌乱中抵挡!
    杜若没出一刀,她都会心惊胆寒,
    她怕死,她怕受伤,
    她怕看到杜若那不要命的攻击!
    杜若眼中血海翻涌,没有任何情绪,他看着凌萧萧,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这时候的他,没有任何顾忌,他不会在意什么奕剑门,也不会在意会不会受伤。
    他只想杀了这个人!
    刀,本就是杀人最好的工具,
    从他反击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找准了凌萧萧的弱点,让他更轻松的是,这个凌萧萧没有生死决战经验,居然在进攻被打乱之后,所有都乱了,
    包括,心也乱了!
    没有任何反击,甚至于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锃锃锃锃锃!
    仿佛打铁一般,刀剑相碰。
    凌萧萧一再被震飞,杜若不停挥刀!
    嘶啦声起,薄袍被切开,
    一滴血飞了出来,
    血珠碰到一颗水滴,瞬间爆炸,
    血雨混合水雾飘散!
    剑被震落,风雨中闷哼之声连绵响起,
    凌萧萧胸口出现一条很长的伤口,鲜血浸出来,在那须臾之间宁缺劈出了十三刀,而凌萧萧挡住了前十三刀。
    最后一刀,划过胸口。
    然后刀声消失无踪,只剩下风声雨声。
    凌萧萧摔倒在地上,身上满是污泥水渍,清秀的苍白脸上多了几滴血。
    “小师妹!”
    陈松意和张芝山急忙冲过来,张芝山扶住凌萧萧,而陈松意则是直接提剑就坎向杜若。
    “嘭”
    那一剑被一柄大戟挡住,吕阳出现在杜若面前,冷声道:“怎么,陈七侠这么迫不及待就要第二战了吗?”
    陈松意后退了一步,冷声道:“要是我小师妹出了事儿,你们就等着陪葬吧!”
    王缺走了过来,嘲讽道:“真是搞笑,愿赌服输,生死由命,你们奕剑门连这点江湖规矩都不懂吗?”
    陈松意黑着脸,刚准备说话,就被张芝山给呵斥住了,喊道:“老七,够了,他说得对,比武场上,生死各安天命!”
    “可是,三师兄……”
    “没什么可是,”张芝山将凌萧萧交给春江道场里赶过来的大夫,朝着杜若拱了拱手,道:“我看了小师妹的伤口,也看到杜公子刚刚那一刀,多谢杜公子手下留情!”
    杜若双眼已经变得清明,拱手道:“不用谢,要谢就谢你奕剑门了不得,陈七侠说得对,凌萧萧女侠若是出了事,恐怕我得陪葬,所以,我不敢杀凌萧萧,所以,刚刚这一刀她才没死,你不用谢我!”
    张芝山说道:“杜公子倒是快人快语,不过,不管如何,刚刚我小师妹的确是没有留手,而杜公子留守,这一声谢是必须的。”
    王缺嘟囔道:“一句谢有个毛用,都说了我们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好了,这第一局我们赢了,另外,杜兄的战利品,我们也该笑纳了!”
    一边说着,王缺飞快的就跑过去把落在雨水里的从前剑捡了起来,一边摸着,一边啧啧赞叹:“好剑,好剑,果然不愧是奕剑门,财大气粗,这种神兵利器,我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几次,这是真正的千金难换啊,难得难得,杜兄,这下,你发财了!”
    张芝山和陈松意看着王缺那副嘴角,心里都在滴血,恨不得一剑砍死这人,得了便宜还嘚瑟。
    早知道,这把神剑,即便是奕剑门也找不出几把,至少,苍云山十二侠,也算是有头有脸,除了代掌门之外,谁的佩剑都比不了这把剑,可下现在却输了!
    王缺摸着从前剑,舔着嘴唇,念念不舍的递到杜若面前,眼睛都在放光了,砸吧着嘴,说道:“来,杜老大,恭喜获得宝剑!”
    杜若缓缓捡起地上的刀鞘,把唐刀放回去,都没有看从前剑一眼,说道:“我不用剑,大哥也不用剑,我说我是为什么赢这把剑来的?”
    王缺瞪大了眼睛,吞了吞口水,惊道:“杜老大,你……你不会是给我吧?”
    杜若撑开伞,回头微微一笑,道:“在金陵的时候,我曾说过,有机会帮你找来一把剑,只是,心里那把剑,我没办法帮你找,我打这一架,就是为你找一把手中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