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 304、二年三月17日 晴 三军大呼阴山动
    预计傍晚的开闸放水并没有实施,因为城里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宋北云现在已经命人抵近城门三百丈以内了,这是八牛弩的射程范围,正常来说是比较危险的,但现在看来……守城的士兵不光心不在他们身上,眼睛都还不在他们身上。
    “三三阵型!我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三三阵三三阵!不然人家一波箭雨过来,你们都得去领抚恤!”
    宋北云把几个凑到一起的大头兵给踹到分散开来,而他自己则在蛮牛的掩护下迅速跳入了战壕之中。
    “动作都快点!快点挖!深度不能小于七尺!”
    张罗完战壕的事,宋北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到已经近在咫尺的城墙,他长出一口气:“兄弟们!一个时辰之内,得给我掘进到三十丈内!快!”
    宋北云大概估算了一下城墙的高度和抛射物的重量,不管是热水热大便还是石块,最远距离大概就是十几丈左右而护城河则为十五丈,三十丈大概就能够处于相对安全的范围之内了。
    一个时辰之后,宋北云他们终于来到了城墙下头,仰望高高的衡阳城,宋北云舒了一口气,踢了一脚身边正在啃饼子的蛮牛。
    “别吃了。喊话问上头,城里发生什么了。”
    “大帅,他们能答应么?”
    “让你喊就喊,废话忒多。”
    蛮牛放下饼,取下竹筒做到水壶喝了一大口,仰头冲着城墙上大声喊了起来:“城里的弟兄!能听见吗?”
    虽然城里的声浪正在翻涌,但谁也经不住这惊雷一般的炸响声,宋北云吃过亏,所以在他喊话之前就跑得远远的,而在那蛮牛身边的大头兵差点被这一嗓子给喊出了脑震荡。
    他的声音传到了城墙上,被守卫城墙的兵丁听见,其中有人回头一看,却是发现外头已经被挖出了一条壕沟,从城墙上根本见不到人,但时不时露出来的兵器却说明里头少说是有几百号人的。
    那兵丁连忙跑去提醒镇守城墙的指挥使,然后指挥使也匆匆的赶了过来,刚过来就听闻下头有个大嗓门在喊着。
    他也试着让人冲下头对话,但他手底下到底是没有蛮牛那样的顶级人才,在比试嗓门这个环节上,输的很彻底。
    不过这指挥使也不笨,他连忙找来纸和笔写了一封短信,让人挂在火把上扔向了王师的方向。
    “去,把那火把捡来。”
    宋北云指着不远处的火把对蛮牛说:“快点,别被人放了冷箭。”
    “哎,好嘞。”
    蛮牛一个健步跳出战壕,直接在地上翻滚了起来,而城楼上的指挥使看着城下的那个不断在地上打滚的人,表情渐渐的凝重了起来,完全不明白这人为何要这般……
    取到了火把,那蛮牛还站在原地看了一圈,确定上头有封信之后,又一次趴在地上开始翻滚着往回跑……
    “嗷……”宋北云用手捂着脸:“没想到小小的军营里竟然有如此神勇之人……”
    等一身尘土的蛮牛翻回了战壕,他将火把递给宋北云,还炫耀似的说:“大帅,你看俺可还成啊?”
    “你娘的……”宋北云不想跟他说话,毕竟就刚才那一手,城里有人想要干他,他现在都被钉得跟豪猪一样了。
    打开火把上绑着的纸条,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看了一圈,宋北云的眼睛豁然睁大。
    “大帅,写了啥?俺不识字。”
    宋北云把他巨大的脑袋推开:“说是城中被挟持兵士正效仿王师以红布起义,正在与叛军开战,其中还有深明大义的百姓。”
    宋北云眯起了眼睛,从怀里拿出一簇手持的信号烟花:“铁牛,你跟城楼上的人说,让他们打开城门!义军与王师皆以红布绑臂。”
    蛮牛点头,深吸一口气朝上头喊了起来:“俺们大帅说了!你等打开城门,让兄弟们以红布绑臂,王师助你等一臂之力!”
    听到下头的话,城墙上的人便开始以火把打出了旗语,表示接到了指令。
    宋北云则拿出那柄烟花引燃,一簇明亮的火光冲天而起,接着在天空中炸了开来。
    远处大营中的人看到这个信号,二话不说立刻整队开始前进,而在他们前进的过程中,原本紧闭的城门吱吱嘎嘎的打开了,并且里头的人拿出了长条的木板开始在护城河上铺设临时的通道。
    宋北云半蹲在战壕中看到这一幕,心中暗自好笑。这帮人到底是鬼精鬼精的,他们是叛军还是义军,宋北云心里有数,他们心里更有数。
    但这一招显然就是直接扭转了整个舆论风向,就把他们从叛军变成了被迫无奈的义军,之前没有反叛是因为敌在核心区,他们赢不得,可等王师一到他们便里应外合。
    这合理么?其实是不合理的,但成年人的世界大部分时候不讲道理,讲道理那是小孩子干的事,成年人是要台阶的。
    事后刑部会怎么追查,那其实也不会把这些人怎么样,法理之外也是需容情面可讲,造反是真的造反了,但起义也是真的起义了。原因无外乎就是妻儿老小被人操控啊、手下兵丁被人威胁啊、身边将领被人策反啊。
    官么,以后肯定是没的当了,但至少命绝对是能保下来的,大宋别的不行,这一点还是很到位的,那就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不会去霍霍这种给自己也给朝廷台阶下的人。
    这要是放大明朝,这座城铁铁的要打上几个月的,里头的人就算是吃人也绝对不会轻易开门,因为开门不开门都得是一个死,不开门还能有一搏之力。
    这个事吧,有利有弊,弊端也许就是因为大宋的习惯性找台阶,所以三百年历史里发生了四百多次兵变,但优点也不是没有啊,四百多次兵变一次都没成功。
    不过宋狗关心这个?他一点都不关心,等到攻城炮出现之后,未来就不会有兵变这种东西了,从根上挖断它。毕竟不管什么年代都讲究一个穷则攻心为上,富则地毯轰炸。
    哪怕对方城里有一百个诸葛孔明能够舌战一万群儒,但只要喀秋莎一响便成了“反方辩友您好,这是我方论点”。
    所以现在么,他不需要治本,就治治标得了,治本的事留给火箭弹和攻城炮。
    大门洞开,红巾军如潮水一般轰鸣着奔涌而去,原本已是力有不逮的城内“红巾军”一下都傻了,他们都没有预料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然,比他们更傻的是那些没有佩戴红巾的叛军,他们都不知道从什么鬼地方突然窜出如此多的叛军中的“叛军”。
    宋北云部这几天主要作战力量都在休整,虽然吃的算不得多好,但顿顿有而且管够,再加上偶尔吃些肉,这体能可不是城里这帮被围困多日的家伙能比的。
    这王师进城之后,其实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感觉,毕竟他们中绝大部分人当时就是这样给打蒙的,如今受虐者成了施暴者,那还不得狠狠的干回去?
    所以这帮人下手极狠,玩命的拼杀,那些原本城内的“红巾军”看到这帮人一个个举着长枪嗷嗷叫着往前冲,小老弟们都吓傻了,这么些年都没见过打仗这么卖力的。
    满腔愤恨的王师冲起来之后那叫一个摧枯拉朽,原本城市巷战还是比较麻烦的,但这帮人生生打出了那种在草原上饿急眼了去掏兔子洞的气势。
    宋北云在浩大的攻势之中进入了城中,城墙上的部队已经换了防,他毫无顾忌的走在凌乱的街道上,闲庭信步的样子还颇有些名将的风采。
    如果身上没有穿步人甲没让三个壮汉持盾保护他就更好了。
    “你看见没,其实当这些人失去控制之后,他们是有多恐怖。”宋北云对男装的妙言说:“你还总是觉得无所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把你护在身边了吧?”
    这时一队头盔上插着羽毛的士兵提着长枪进入城门,他们列队整齐,一边小跑着从道路两边分开,一边高喊着:“注意军纪,掠夺者杀、奸淫者杀、纵火者杀、扰民者鞭……注意军纪……”
    这是宋北云部特有的职能部门,叫宪兵队。他们不用打仗,就是专门出面维持军纪和处理一些纠纷的。
    这帮人的权限很大,即便是指挥使看到他们都头皮发麻。但也正是因为这个队伍的存在,宋北云所到之处并没有激起民愤,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支混血混到都认不出来的杂牌军到现在还能维持相当的训练度和组织度。
    “报!云帅!虞城拿下,守将已被斩杀!”
    宋北云哦了一声:“宪兵队指挥使呢?迅速接管城市!”
    “得令!”
    大队的人马分了出去,开始在各个街口形成驻扎和防御圈,防止城里的叛军死而不僵。
    而这时,前锋跑了回来,其中一人手中拖着一个木板,木板上放着的是一个人头还有大印、兵符等东西。
    “嗯?”宋北云愣了片刻:“傅怀古这么年轻???你们他妈的是不是冒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