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武侠江湖大冒险 > 292 险象环生
    闻声,苏青嘿然轻笑。
    “正要领教!”
    他右臂陡震,扶摇一摆,臂上本已破烂的衣袖,顷刻四散飞扬,如飞灰散落,片片飘坠。
    只这一摆,周身袭来的诸多身影,便似被一条神鞭抽中,手掌、臂腕竟全然“噼里啪啦”绽开朵朵鲜艳血花,而后踉跄急退。
    一臂方抬,苏青再抬一臂,左臂亦如前者,挥震一摆,手臂宛若柳枝飘絮,绵软若水,似这血肉里没有骨头。
    双臂齐抬。
    迎着八思巴所拍掌劲,立见苏青的双臂似两条惊世神鞭,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姿势,像是脱离了凡躯的钳制,刹那抽出。
    双臂一出,看似绵软阴柔,然双手所落之处,却是“嘭嘭嘭”惊起无数声擂鼓般的异响,那如石磨大小的掌印,便像是泡影般,僵持不过半息,而后轰然溃散。
    但这一击还未结束。
    一双极为的白净宽厚手掌,蓦然像是磁石般吸住了苏青的双手,掌心一对,竟是要与他斗内力。
    不过眨眼,苏青身下便似掀起一股狂风大浪,吹的他发丝倒扬,筋肉抖颤,方圆尘沙尽皆倒冲。
    不好,这八思巴是想要借自身内力将他逼下石去,苏青心一沉,身躯陡震,上身青衫登时步了双袖的后尘,布帛俱如蝴蝶般四散碎裂。
    再瞧去,但见他那暴露于天地间的血肉之躯上,一身筋肉就如虬龙根根浮起,盘旋回转,仿若他皮肉下有龙蛇在动,只把一干喇嘛和尚瞧的无不大惊失色。,
    众人眼中,就见他那筋肉走势仿似波涛一般,自背后一起一伏,遂又如大浪冲至双臂,臂上肌肉立似粗涨一圈,旋即如浪头般冲向双手,泄力于掌心。
    “嘿!”
    一声沉喝。
    八思巴风轻云淡的模样,顷刻就没了,一身黄色袈裟呼的鼓胀如球,皮肉之下,筋络隐有浮出之相,袖中似风云涌动,呼呼激荡,他瞪目睁眼,似金刚伏魔之相,口中蓦然暴喝道:“唵~”
    面容都似扭曲了。
    二人至此,两股磅礴大力相撞,齐齐下陷数寸。
    再瞧去,遂见不知不觉间,八思巴的双脚已下陷数寸,而苏青身下的大青石,也无声无息的陷入土中。
    一人浑身筋络外扩扭动,狰狞如魔神在世,另一人却是怒目而视,如有伏魔之力,与之针锋相对。
    眼见二人竟是斗的这般激烈,余者众喇嘛此刻已缓过神来,正欲上前,却听八思巴道:“你们都退下!”
    他说完,只看着面色沉凝如水的苏青,缓缓道:
    “檀越佛缘深厚,非但身怀佛门大法,更是修持有白骨观,不若与我去吧,皈依我佛,自得彻悟,需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苏青轻轻一笑,沉声道:“皈依?既是泡影,何来皈依,天下人,天下法,我自行我道,我自求我法。”
    他扫了眼那支香,已燃近半。
    八思巴也看见了。
    他叹了一声。“既如此,本座得罪了!”
    话甫落,已然掌下一滑,欺身而上,双手连结数印,似生玄妙奇力,苏青一见,立觉目眩神摇,但他功力虽散,然心性意志又岂是等闲,转眼一定心神,却是道:“精神法?”
    他双手一并剑指,已与那身前玄奥手印前冲直撞,四只肉掌相遇,竟似是碰撞出雷火,虚空生电,引得山雾乍现瑰丽奇景,骇的旁观之人泪流不止,难以直视。
    气劲碰撞明灭,却见苏青脸色蓦然一白,紧抿的唇间,溢出血水,原本外扩扭转的筋肉,瞬间又不见踪影,恢复如常。
    却是苏青久斗多时,又连番经车轮战,一身气力损耗渐剧,心中不由一叹,暗自苦笑。
    八思巴见他逆血倒流,手下结印攻势再提,同时心中暗惊,但觉苏青一招一式,已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穷极变化之妙。
    苏青苦苦支撑,又与之斗了数十上百招,便觉浑身竟是久违的传来一阵滞涩,动行稍缓,气息渐喘。
    眼看那细香已快燃尽,八思巴突然后撤一步,却非是停手,而是双掌一摊,立见山间浓雾竟被他牵引来两股,冲泻直来,宛若游龙腾飞而至,又如两条白茫茫的水汽长河,径直落入他双手之中。
    却见八思巴双掌再合十。
    两股浩瀚山雾蓦然交融幻化,竟是幻化出一尊与八思巴一模一样的人来,双手合十垂目,袈裟分明,须眉毕现。
    只把那些喇嘛佛徒瞧的瞠目结舌,而后皆呼“妙哉”。
    “此乃本座所悟八思巴印,万法归真,不过本身,去吧!”
    八思巴言语方毕,那山雾所化之身立时迎风便散,却不是消散于无形,而是化作诸般玄奥手印,随风而至,自结阵势,如劲风飙射,朝苏青冲去。
    看似虚幻缥缈,不似真实,然手印之下,却是皆含莫大威能。
    白茫茫的山雾甫一碰触苏青肉身,立见皮肉下陷,浮出一个个轮廓清晰分明的掌印、拳印、指印……
    “噗!”
    一口鲜血喷出。
    苏青身形摇摇欲坠,然他却猝然一展双臂,看着八思巴轻笑道:“多谢国师送我一程!”
    八思巴一听此言,脸色立变,脚下飞赶,便欲伸手。
    可苏青的身子已是腾空而起,不光是他的人,就连他身下的石头,仿佛都与之长在了一起,一人一石,俱是被这一印冲飞出去,飞出了山顶,坠下了万丈陡壁。
    也在此时。
    细香所燃青烟,就此戛然而断,香尽烟灭。
    “是本座输了!”
    八思巴怅然一叹,收回了落空的右手,双手合十。
    “且吩咐下去,放那群汉民去吧,若是此人还能活着,准他先行一盏茶,再作追击!”
    他迈足走到山崖边缘,但见山雾浓厚,似深不见底,居高临下一瞧,连他也看的一阵心神摇晃,不由又叹了一声。
    只说苏青自山巅坠下。
    却是忙稳身形,奈何下坠之势甚急,他更与那山壁凸出棱角接连碰撞,立觉筋骨受损,咳血不停。
    一双手却是下意识凭空抓捏,只连探连抓,然指下所握山石,竟然不是粉碎便是自山壁脱落,几番摩擦,饶是苏青双手坚逾金石,竟也隐有血迹。
    正像是折翼飞鸟般贴着山壁翻悬直坠。
    苏青却是猛的惊觉背后突有一团棉柔劲力自下而上推来,当下重心一稳,坠势一缓,双手已扣入山壁之中,继而朝着山脚飞快攀爬而下。
    蒙古骑兵见他下来,俱是纷纷拔刀。
    “国师有令,让他先行一盏茶,再作追击。”
    山上传来吼声。
    只在一众骑兵惊疑不定中,苏青哈哈一笑,已是飞身越过骑兵,只往东方狂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