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楚氏赘婿 > 290 大雾和拂晓
    很快,一个月过去。
    朝廷的出兵命令,一道一道发往丹阳城。催促骠骑将军楚天秀和卫将军李虞,抓紧渡江北上,击溃十路诸侯。
    皇帝和大臣们都不想看到江北还掌握在众诸侯王的手里,这样的情况持续的越久,对朝廷自然是越为不利。
    可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没有胜算就渡江,岂不是去送人头?!
    楚天秀以时机不成熟为由,延缓发兵。贸然出兵北上,只会导致渡江失败,依然按兵不动,在丹阳县城埋头苦干。
    朝廷的众大臣们除了发牢骚之外,也没人敢替代他,去和江北十路诸侯五十万大军开战。
    楚天秀不动。
    对岸的十路诸侯的五十万大军也不敢轻举妄动,都在拼命的进行训练士卒,调兵遣将,挖掘壕沟、加固营寨,运送大批粮草物资抵达乌江大营,准备和小昏侯进行大决战。
    楚天秀当然更没有闲着。
    丹阳县城,举城热火朝天。
    几万新矿工在矿山拼命挖铁矿石,运送到县城内,由丹阳全城的上万名铁匠熔炼为钢铁,打造小钢炮、火药枪。
    一名铁匠平均只需十天便可造一支枪管,用楚天秀的流水线生产方式,效率当然极高。
    农具生产已经停止。
    所有的钢铁都被用来打造这两样“神兵利器”,一口气生产了五百门小钢炮、十门青铜主炮、五十门青铜副炮,以及两万支火药枪。
    楚天秀将五百门小钢炮、十门千斤青铜火炮、全部搬上了五十艘大型战船,将它们改造成了新一代的炮舰。
    五十艘大型战船,这样一支舰队足够在大面上横着走了。
    两万只火药枪,也装备给了朝廷的两个轻骑兵大营,将他们改造成了火枪轻骑兵,并且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射击训练。
    骑兵训练是以年来算的,一名精锐骑兵至少要二三年的苦练。否则根本没办法在马上进行军事战斗。
    练习枪击则简单多了,一个月足以初步掌握,射击可以有模有样了。
    骑兵下马可以当步兵。
    但是步兵,绝对没办法上马当骑兵来用。
    原先的六千丹阳火枪兵只能是火药枪步兵,无法训练成骑兵。
    火枪轻骑兵有一个极大的好处。
    那就是他们快速靠近敌方百步,开完枪之后拔马便跑,等跑出一千米之外停下,自己装完弹药之后又可以杀回来。
    如果遇到敌方轻骑兵,那更简单了,直接对射。在猛烈的火力之下,敌方轻骑兵的弓箭只有挨打的份。
    看起来好像打的有点慢,但绝对是极为高效的杀伤战术。
    一个万人火药枪轻骑兵大营,只需要一轮散射攻击,就可以击溃敌方一个精锐的刀甲兵大营。
    凭借火药枪巨大的威力,可以直接洞穿一切薄弱的轻甲,寻常的甲兵根本抵挡不住。
    除非是手持大木盾的重铁甲兵,才能勉强抵挡一下。
    但是重甲兵移动速度极慢,追不上火药枪轻骑兵,显然无法跟火药枪轻骑兵抗衡。
    楚天秀花了一个月时间,令水军改造了五十艘大型战船,训练出两个万人火药枪轻骑兵大营。
    ...
    拂晓。
    大雾笼罩着江面,十里大江的江面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乌江大营的诸侯士卒们,一路往常一般在大江岸边巡逻着。
    大雾蒙蒙之下,不辨方向,很容易发生碰撞,很少有船只敢在此时渡江。诸侯联军的士卒们颇为放松。
    忽然,有士卒隐隐约约看到江面上出现大船的影子。
    “船!”
    “不好,是朝廷的大船!快,快禀报大王,小昏侯派战船过来了!”
    士兵们惊恐大叫。
    立刻有一名士兵飞奔往乌江大营主帐,惊恐大声喊叫着。
    乌江大营营寨,驻扎在离江岸五里之地。
    主帐内。
    众诸侯王们顿时被惊醒,冲出主帐,看到大江浓雾笼罩有些懵。
    江面上只有几个非常模糊的影子。
    其余根本看不见。
    “大王,要不要放箭,以防敌舰靠近?!”
    “不,小昏侯定然是箭矢不够,想要草船借箭,消耗我军箭矢!我军在岸边按兵不动,等大雾散去便可!”
    楚王项戊摇头。
    过了一个时辰,大江雾气果然渐渐散去,终于露出了大江上船只的影子。
    仅仅五十艘大型战船,悬挂着朝廷的水军战旗、骠骑将军、卫将军战旗,离他们这边的江岸距离大约一里左右。
    朝廷战船的阁楼顶上,站着一些朝廷将领,手里拿着一些棍子,朝着乌江大营指指点点。
    ...
    旗舰。
    四楼观望台。
    楚天秀手里拿着一支望远镜,仔细的打量对岸的乌江大营营寨。
    却见这些营寨,以万人为一个大营寨驻扎着,在江边形成一条绵延的防线...至少有五六十里长吧,看不到边际。
    这些营寨全都是以一丈高的大圆木为木桩,做了一个极为简陋的木头城寨。木头墙是冲不进去的,必须从木寨大门攻进去。
    所以这些营寨虽然简陋,却也有极好的防御力。可见,诸侯们也是下了极大的功夫,打造这座乌江大营。
    周橹和十余名将领们,在他旁边,都拿着望远镜,好奇的观望对面大营。
    “这...这是侯爷发明的千里眼?”
    “太神奇了!”
    “数里之外,居然也能看清楚,士卒提着刀剑在走动。”
    离岸边一里,船只在如此近距离,大模大样的观看诸侯联军大营,这在以前是绝无可能的。
    诸侯王们的船只,比朝廷的船还多了几倍,一旦大举出动,很容易被诸侯包围。
    不过现在,五十艘战船全部改装成了炮舰,他们当然不在乎这些。
    不怕联军舰队不出动,就怕联军不敢派出战船来战。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炮击大营?”
    周橹道。
    楚天秀摇头道,“乌江大营在岸边五里之外,青铜主炮也只能打三里,打不到他们的大营。
    他们有长江天险,又有营寨的高墙防御。我军直接登陆上岸,肯定会被他们打下水!
    先找到他们的战船,把他们所有的战舰全部摧毁掉!诸侯没了战船,就拔掉了牙齿,只能防守,没力进攻。”
    ...
    乌江大营的众诸侯王们,看到只来了五十艘大型战船,不由松了一口气。
    区区五十艘大型战船渡江,就算船上全部站满了士兵,估计也就一二万人左右,这一点兵力还不够塞牙缝呢。
    “小昏侯派这么一点兵力过来送死,这是想干什么?”
    “哼,说不定是想试探一下我们的反应,窥探军情!”
    “来人啊,立刻让我水军三百余艘大型战船、五百艘中小型战船出战,灭了这五十艘朝廷战船,不要让其逃回对岸水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