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何日请长缨 > 第四百零八章 带着诚意来的
    刚刚送走前来视察的总公司领导回到办公室的82厂厂长范朝东听罢姚锡元和宋雅静二人的汇报,当即就爆了粗口:
    “特喵的,这个姓唐的也欺人太甚了,跑到老子的地盘上来骂人,这是活腻了吗!你们俩也是,人家都骂到咱们头上来了,你们就这样让他们走了?打个电话给保卫处,直接把他们全给铐了,谁敢说你们一句不对?”
    姚锡元和宋雅静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主辱臣死,人家当着你的面把厂长给骂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这也的确说不过去。可要说让保卫处来把唐子风一行给铐了,借这二人两个篮球那么大的胆,他们也不敢啊。
    唐子风可不是厂子边上那些村子里的农民,说铐也就铐了。人家是堂堂正局级的集团公司总经理,你敢对人家动铐子?
    别看范朝东现在说得这么狠,换成他在现场,他也同样不敢。
    “这姓唐的是什么意思?”常务副厂长柯国强岔开关于铐子的话题,问道。
    “意思?示威呗。”范朝东说,“这次的事情,他们吃亏了。这姓唐的年轻气盛,忍不下这口气,这不,就跑来骂街来了。”
    “这个唐子风,多大年龄?”柯国强问。
    “很年轻。”宋雅静说,“我刚刚让人上网查过了,71年出生的,今年是33岁。”
    柯国强吸了一口凉气:“33岁的集团公司总经理,有什么来头吗?”
    宋雅静说:“这个就不清楚了。有人猜测说,他可能有点背景,也有人说,他纯粹就是能力强,所以得到重用了。”
    姚锡元说:“我们过去和滕机的人接触的时候,听他们说起过,这个唐子风在集团里还是很有威望的。据说当初临一机濒临破产,就是他一手救活的,那时候他才20几岁。后来滕机能够从严重亏损变成现在这种蒸蒸日上的样子,听说也和他有关,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这么神?”范朝东嘟哝了一句,然后问道:“老姚,小宋,你们俩觉得,这个唐子风的威胁,靠谱不靠谱?”
    “这个……”姚、宋二人对了一个眼神,齐齐地摇着头,“我们真的看不出来。”
    “他能怎么做呢?”柯国强问。
    范朝东冷笑道:“还能怎么做,告状呗。如果他真的有背景,估计就是找他的背景出来,去向科工委告状,说我们不守约定。不过,这件事,我们是征得了科工委同意的,我们一点责任都没有。科工委如果要我们换滕机的床子,那我们就换,到时候新产品的工期延误了,让科工委自己去向部队解释。”
    “科工委不可能让咱们换的。”柯国强说,“部队急着要这批装备。用博泰的铣床,生产效率能比用滕机的铣床高出一倍,这一点科工委是知道的。我想,唐子风的背景来头再大,也不可能要求我们采用效率更低的机床吧?这可是直接影响到国防定货的,谁敢担这个责任?”
    “我也是这样想的。”范朝东说,“这家伙,估计也是知道拿我们没办法,所以才会这么失态。一个总经理,在别人单位像个泼妇一样骂街,也真是可笑。”
    “我倒是觉得,咱们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柯国强提醒道。
    “过什么分?”范朝东问。
    柯国强说:“唐子风好歹也是临机集团的总经理,而且少年得志,估计自我感觉良好。咱们就安排了老姚和小宋去接待他,让他面子上挂不住了。他这次发难,恐怕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不满意咱们的安排呢。”
    范朝东说:“总公司领导来视察工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们总不能放着总公司领导不陪,专门去陪他这位唐总吧?”
    “话是这样说,可是……”柯国强拖了个长腔,后面的话也不用再说出来了。
    总公司领导来视察,要求厂领导要陪同,这是事实。但如果范朝东告诉总公司领导,说临机集团的总经理唐子风来了,要安排一位副厂长去接待一下,总公司领导也是不可能不同意的,这是起码的人情世故啊。
    范朝东以陪总公司领导为由,只安排了两名中层干部去接待唐子风,这就有点欺负人了。他原本是想用这种方法给唐子风一个暗示,让唐子风知难而退。可谁知道唐子风竟是如此强势,直接拿这件事当把柄,反将了82厂一军。
    体制内的事情,都是要讲点道理的。唐子风如果抓住这一点,声称82厂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然后到上头去告状,上头出于安抚唐子风的考虑,肯定要给82厂一个处分。再如果唐子风真的有很硬的背景,对方拿这事做文章,范朝东将会是非常难受的。
    早知道有这样的风险,范朝东就不该耍小聪明。踏踏实实让柯国强去应付唐子风一下,也不至于闹出这样的妖蛾子。
    “老柯,你的意思是什么?”范朝东问道。
    柯国强说:“姓唐的临走之前,跟老姚他们说他会在周水市区等我们,这就是向咱们递话了。估计这小年轻是觉得折了面子,需要咱们去给他圆回来。以我的看法,咱们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大不了就是去见他一回,让他有了面子,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你是说,我们去向他赔礼道歉?”
    “这倒不必。咱们去一趟,就说因为陪总公司领导,怠慢他们了,其他的话也不用说。我们做到这个程度,如果他还不满意,还要去告状,那就由他去。咱们该做的都做了,谁也挑不出咱们的礼。”
    “说得也是。那么,老柯,要不就辛苦你跑一趟吧?”范朝东开始派活了。
    柯国强苦笑道:“老范,如果是在唐子风骂人之前,由我去见他倒也无所谓。现在他发了脾气,撂了狠话,如果你这个正职不露面,估计他是不会接受的。这种年轻领导的心理,我多少也懂一点,咱们就别再去刺激他了。”
    “喵的,老子居然还被他给要挟了!”范朝东恼道,“他骂了老子,还要老子上门去见他,他好大的脸!”
    话归这样说,范朝东最终还是妥协了。正如姚锡元说的,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在范朝东等人看来,唐子风就是一个小人,大家还是别惹他为好。
    唐子风他们到82厂来,事先是打电话联系过的,所以宋雅静手里有熊凯的电话号码。她打电话问清了唐子风一行在周水市区下榻的酒店,然后便陪着范朝东、柯国强,驱车来到了这家酒店。
    “唐总,这是我们厂范厂长、柯厂长,他们是专程来看你的。”
    在熊凯把范朝东一行带进唐子风住的大套间后,宋雅静在脸上强装出一缕微笑,向唐子风介绍着范朝东和柯国强。少女心现在仍然在滴血,宋雅静实在是不想和唐子风说任何一句话。
    “哦,久仰,二位请坐吧。”
    唐子风向范、柯二人随意地拱了拱手,示意他们在长沙发上落坐,自己则先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范厂长,柯厂长,二位请。”
    熊凯又招呼了一次,范朝东和柯国强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绷着脸坐下了。唐子风连手都没和他们握,而且自己比客人更早地坐下,这就是在对他俩甩脸子了。他们此前冷落了唐子风,现在反过来被唐子风冷落,也算是一饮一啄,两不相欠。
    “唐总,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主要是总公司那边来了……”柯国强开始向唐子风做解释了。
    “柯厂长不用解释了,原因我知道。”
    唐子风不客气地打断了柯国强的话。他说知道原因,可以解释为他知道总公司领导视察的事情,也可以解释为他知道82厂的用意。他不让柯国强讲下去,就是拒绝了82厂讲和的意图,这就是一种比较强硬的态度了。
    “范厂长,柯厂长,大家都很忙,绕弯子的话,就不必说了。我这次到82厂来,就是来谈滕机那批精密铣床的事情的。我不在乎和谁谈,但我需要和能够做主的人谈。82厂安排了两位做不了主的人来和我们谈,我认为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同时也是浪费82厂的时间。
    “我现在想问一句,你们二位,能不能做82厂的主?你们如果能做主,咱们就开始谈。如果你们俩也做不了主,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听到唐子风这直截了当的问话,范朝东的脸一下子就变成黑色,他说道:“我当然能做82厂的主,难不成,我们82厂还要麻烦唐总你做主不成?”
    “如果范厂长同意,我可以代劳。”唐子风应答如流。要论斗嘴,这世间能和他匹敌的还真不多。
    柯国强说:“唐总,范厂长和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咱们就别做这种意志之争了。唐总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我们提出来,你看如何?”
    唐子风说:“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滕机为了开发专用精密铣床,投入了4000万的研发经费,我希望82厂能够给我们弥补这部分损失。至于方法,无论是82厂照原来的约定采购200台铣床,或者是82厂直接向我们支付4000万的设计费,我们都可以接受。”